Tag  |  罪

脱困得自由

作家马丁‧莱尔(Martin Laird)外出散步时,常会遇到一个人带着四只狗,全都是可爱的凯利蓝梗。其中三只喜欢在空地肆意奔跑,但总有一只会待在主人身旁,在原地打转。有一天,莱尔忍不住询问对方,为什么这只狗会有这样奇特的举动?对方解释说,以前这只狗曾经被虐待,长期被关在笼子里,虽然牠现在已经自由了,但有时还是不停地转圈,就像被困在笼子里一样。

大儿子

灵修作家卢云(Henri Nouwen)回忆他在俄罗斯圣彼得堡参观一间博物馆时,花了数个小时仔细观看并深思荷兰画家林布兰(Rembrandt)的画作《浪子回头》。从早晨到下午,四周窗户透进来的阳光强弱不同,随着光影的变化,卢云从这幅画作中似乎看到了更多不同的画作,而每一幅都流露出父亲对浪子的爱。

缠累

许多年前,一群在酷热难耐的丛林里作战的士兵遇到了恼人问题,那就是一种广泛分布的带刺藤蔓会毫无预警地缠绕士兵的身体和装备,使他们难以挣脱。当他们拼命挣扎,试图脱身时,这种植物还会伸出更多触毛缠住他们。士兵们将这种植物称为“等等藤”,因为他们一被缠住就无法前进,不得不向队友大喊:“嘿,等等,我被困住了!”

擒拿狐狸

第一次有蝙蝠闯入我们家时,我们认为这不过是个偶发事件。然而,当蝙蝠第二次在夜间来访之后,我就开始查阅这种哺乳类动物的资料,发现它们根本不需要一个很大的入口,只要有个跟硬币一样大小的缝隙,它们就可以钻进屋内。

即时医治

在巴哈马原始森林国家公园,我一边听园区导览员为我们做的介绍,一边写下笔记。他告诉我们哪些是需要避开的有毒树木,这些树木会流出乌黑的汁液,触碰到了会让皮肤红肿发痒。但通常在有毒树木旁边就能找到解药,他说:“在这棵榄香脂树的红色树皮上割一刀,再把树脂搓揉在红肿处,马上可以得到医治。”

这里好滑!

多年前,当我刚学滑雪时,我紧跟着儿子乔许滑到了一个看来相当平缓的斜坡。因为我一路只盯着他看,没有注意到他已经转到山上最陡峭的一个山坡滑下去,我跟在他后头,完全失控地猛冲下山坡。想当然,我跌得鼻青脸肿,留下许多伤疤。

另一次机会

我家附近有一间脚踏车店,店名为“第二次机会”,有许多人会去那里义务帮忙,修理被丢弃的脚踏车。这家店的老板会将这些修好的脚踏车,转赠给有需要的孩子们和成年人,包括无家可归、身体有缺陷的人,以及努力融入社会的退伍军人。这不仅让脚踏车有第二次机会,也让接受赠与的人有新的开始。一位退役的军人就骑着焕然一新的脚踏车,去参加工作面试。

重返战场

小时候,她曾以恶毒的话伤害父母。但她万万没想到,那些恶毒的话竟是她向父母亲最后一次说的话。如今,纵然经过多年的心理辅导,她还是无法原谅自己,内心的罪咎和遗憾使她饱受煎熬。

恶性循环

海洛英成瘾绝对是个悲剧。吸毒者会产生耐药性,每次都需要更大的剂量才能达到快感,很快地他们所摄取的剂量便足以致命。上瘾者若得知有人死于吸食浓度过高的海洛英,第一个反应或许不是恐惧,而是“我可以在哪里找到这样的海洛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