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介绍

查看所有
Patricia Raybon

雷翠霞

翠霞曾在《丹佛邮报》担任编辑,也曾是美国科罗拉多大学波德分校新闻系的副教授。她希望自己的著作能成为爱的桥梁,激励人们爱上帝也彼此相爱;她的目标是:靠主恩典,让信仰进入各民族。她热爱上帝的话语,并积极支持世界各地圣经翻译的计划。她有多本著作,也有几本书籍获奖。翠霞和丈夫丹恩有两名子女和五名孙儿,目前住在科罗拉多州。他们喜欢边看电影边吃爆米花,也爱看轻鬆的侦探剧和连续剧。

文章 雷翠霞

追随主

向日葵可以在世界各地自由地发芽生长。只要经由蜜蜂授粉,就可随性生长在高速公路旁、喂鸟器下方,甚至遍布整片田野、草坪或草原。但若希望向日葵能有所收成,就必须提供良好的土壤。有专家表示,排水良好、弱酸性且富含养分的土壤,加上有机物或堆肥,就能生产出美味的葵花籽、纯净的葵花油,并维持花农的生计。

告别嫉妒

法国艺术家埃德加·窦加(Edgar Degas)以芭蕾舞者的画像闻名世界。但鲜为人知的是,他嫉妒同为画家的朋友爱德华·马奈(Édouard Manet)。窦加说:“马奈所要描绘的总能信手拈来,而我却折腾多时仍无法画好。”

按上帝形象

当这个年轻女子美丽的棕色皮肤开始失去颜色时,她感到惊慌害怕,因为这就好像她的“自我”正逐渐消失一般。她患上了白斑症,皮肤的黑色素细胞消失,出现一片片的白斑。为了掩盖这些白色斑点,她不得不时时化浓妆。

不再孤单

一位作家朋友为印尼的传道人撰写圣经指南时,对于这个国家的团结文化深感兴趣。每个印尼人都有一种“互相合作”(gotong royong)的概念。在乡村里,村民们会一起修补屋顶或重建桥梁、小路。我的朋友说:“就连在城市里,人们也会结伴而行,例如让人陪着去看医生。这是一种文化规范,所以你永远不会孤单。”

享受美好

在一间大医院的艺术长廊,有一幅画如灯塔一般吸引了我的目光。那深沉柔和的色调突显出印第安人的形象,令我不禁停下来凝视,对我丈夫惊叹说:“哇,你看!”

上帝围绕

在繁忙的机场内,一位年轻的母亲正独自应付孩子的闹腾。这小孩大发脾气,尖叫、踢脚,甚至拒绝登机。这个身怀六甲的母亲想尽办法安抚,最后她放弃了,沮丧地坐倒在地上,捂着脸开始抽泣。

涂抹

在1770年代,还没有发明橡皮擦前,人们会用面包皮擦去纸上的墨迹。英国工程师爱德华.纳尔恩(Edward Nairne)原本要拿一块面包皮擦去错字,却误拿了一块橡胶,结果发现效果更好,而且残留的橡皮屑也可轻易用手清除。

菲卡的精神

我家附近有间名为菲卡(Fika)的咖啡屋。在瑞典语中,菲卡意为与家人、同事或朋友一起喝咖啡和吃糕点的休息时间。我不是瑞典人,但菲卡却充分描述了我最喜欢耶稣的一件事,就是祂会安歇片刻,与人一同吃饭和休息。

上帝看见了

我的第一副眼镜让我看清楚了这个世界。我有近视,意思是看近物毫不费力,但若没戴眼镜,就算是房子另一端的摆设,在我眼里都模糊不清。在12岁那年戴上第一副眼镜时,我赫然发现自己能看清楚黑板上的字和树梢上的小树叶了。更重要的是,我能看见人们的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