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介绍

查看所有
Arthur Jackson

简恩德

简恩德和妻子雪莉在美国芝加哥地区牧会长达28年,他们在2016年回到恩德出生、成长的堪萨斯州居住。简恩德除了为《灵命日粮》撰写文章,目前也在一个专门服事牧者的机构PastorServe,担任中西部地区的总监。此外,他也在一所机构Neopolis Network任职总监,这所机构位于芝加哥,致力在全球各地建立教会。

文章 简恩德

姆妈的影响

我祖母不只名字很长,她的寿命更长。她名叫玛德莱.哈莉叶特.欧尔.洁克荪.威廉丝,她活到101岁,比她的两任丈夫还更长寿,她的两任丈夫都是牧师。我和我的兄弟姐妹都与祖母十分亲密,昵称她为姆妈,小时候我们都住在她的家,直到她再婚而搬离家里,但她的新家距离我们也不超过80公里。祖母擅长唱圣歌、背诵教义问答和弹钢琴,而且她十分敬畏上帝。她的信仰深深影响了我们。

牵我的手

某个主日,我在教会里看到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自己踩着阶梯,拾级而下。她看来还不到两岁,就这么一阶一小步,慢慢往楼下走。她的目标是要走到楼下,最终大功告成了!当我细想这小女孩如此胆大独立时,便不禁莞尔。她之所以无所畏惧,乃是因为她知道自己慈爱的母亲正看着她,随时都会伸手扶助她。这幅景象恰如其分地描绘出上帝随时会扶持祂的儿女,帮助他们在人生的种种不确定中寻找出路。

行在光中

由于一件工作项目的需要,我和同事必须开车到400多公里远的地方。回程的时候,已日落西山。我年纪大了,体力和视力都大不如前,要在夜间开车让我略感不安。尽管如此,我还是决定前半段路程先由我驾驶。我的手紧握着方向盘,眼睛紧盯着明亮度不足的路面。车子行驶在路上时,我发现当后方车辆的大灯照亮前路时,我就可以看得更清楚。轮到我同事开车之后,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就在那时,他发现我刚才开车时竟然只开着雾灯,而没有开车头的大灯!

要到几时呢?

一群人一起出游,无论是在长途或短途旅行,通常当中都有人会问:“到了吗?”或是问:“还要多久才会到?”不管是小孩或大人,只要是热切期望到达目的地的人,都会问这些问题,不是吗?在遇到生活中无穷尽的挑战,疲乏不堪的时候,任何人都会问相似的问题。

属耶和华的

我们不难发现,刺青在现今社会非常流行。有些人的刺青图案很小,小到几乎没有人会注意到。但有些人,包括运动员、演员,甚或普通人,会选择大面积的刺青,以不同颜色的墨水,刺上各式各样的文字和图案,这股流行趋势似乎会一直延续。在2014年,美国刺青行业的净收入就有30亿美元,还有额外六千六百万美元的收入则来自清除刺青的图案。

在主怀中

天气越来越恶劣,手机也传来警讯,警告大家将可能有洪水爆发。在我家附近学生上下校车的地方,出现了很多的车辆,许多家长都来接孩子。校车到站的时候,已经开始下雨了。我看见一位女士下了车,从后车厢拿伞去接一个小女孩,小心翼翼地保护她不被淋湿,直到她安全上车。眼前的这一幕,正是父母保护照顾子女最美丽的写照,这也让我想起,天父对我们无微不至的看顾。

听从良言

邻家的一位哥哥关切地对他的小弟说:“你必须听我的,我是你哥哥!”对于不听劝告的弟弟,这位当哥哥的很不放心。年龄较大的兄长显然能够在当时的情况中,作出更为准确的判断。

站立得稳

在一个天寒地冻的冬日,我匆匆从温暖的车里下来,一心只想赶快进到暖和的房子里。但没想到一不小心就摔在地上,膝盖往内弯,小腿却是往外弯。虽然没有骨折,但却十分疼痛,而且疼痛越来越剧烈。直到好几周之后,我才完全康复。

我灵安静

想像这样的画面,有位父亲或母亲俯身慈爱地安抚孩子,手指轻轻地放在自己的口鼻之间,柔声地说:“嘘⋯⋯”这个简单的动作和言词,是要安抚因失望、不适或疼痛而焦躁不安的孩子,让他平静下来。在任何时代、任何地方我们都可能见过这个画面,而且我们大多都曾接受或给予如此慈爱的安抚。当我默想诗篇131篇2节时,浮上心头的正是这样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