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介绍

查看所有
Arthur Jackson

简恩德

简恩德和妻子雪莉在美国芝加哥地区牧会长达28年,他们在2016年回到恩德出生、成长的堪萨斯州居住。简恩德除了为《灵命日粮》撰写文章,目前也在一个专门服事牧者的机构PastorServe,担任中西部地区的总监。此外,他也在一所机构Neopolis Network任职总监,这所机构位于芝加哥,致力在全球各地建立教会。

文章 简恩德

绝不沉默

在1963年夏天,民权人士芬妮.露.哈默(Fannie Lou Hamer)在坐了通宵的巴士后,和另外六位黑人乘客在密西西比州威诺纳的小餐馆吃饭,却遭执法人员强制驱离,过后还将他们逮捕入狱。但羞辱并没有因非法逮捕而告终,他们全都遭到严重殴打,芬妮更是身受重伤。在粗暴的攻击几乎让她丧命时,她突然唱起诗歌:“保罗和西拉被关在监狱里,让我的人民离开。”她不是独自一人歌唱,其他的囚犯身体虽受限但灵魂却是自由的,都开口和她一起敬拜。

上帝奇妙的手

从纽约飞往圣安东尼奥的航班启程二十分钟后,原本平静的机舱陷入混乱,飞机也不得不改变原定的飞航计划。因为飞机的一具引擎发生故障,引擎碎片砸破飞机一扇窗户,导致机舱迅速减压。有几名乘客受伤,还造成一名乘客不幸丧命。若不是在驾驶舱内有一位冷静、干练,接受过海军战斗机飞行员培训的机师,情况可能会更悲惨。当地报纸为这则新闻定的标题是《在奇妙的手里》。

新一波动力

五十四岁时,我怀着两个目标参加密尔沃基(Milwaukee)马拉松比赛。第一个目标是跑完全程,第二个目标是在五小时之内抵达终点。如果我后半段的表现能跟前半段一样好,我会有骄人的成绩!可惜,赛程过于艰苦,我原本预期后半段能有新一波的动力,但最后并没有如我所愿出现。到达终点时,我原本矫健的步伐已变成了痛苦的步行。

世上的光

在2015年的夏天,我和教会里的一些弟兄姐妹前往肯尼亚首都奈洛比近郊的马萨瑞贫民窟,当地的见闻足以发人深省。我们参观了一所学校,校舍的地板污秽不堪,四周的铁皮墙板均已锈蚀,课室里只有木头板凳。在如此简陋的环境下,却有一个非常突出的人。

姆妈的影响

我祖母不只名字很长,她的寿命更长。她名叫玛德莱.哈莉叶特.欧尔.洁克荪.威廉丝,她活到101岁,比她的两任丈夫还更长寿,她的两任丈夫都是牧师。我和我的兄弟姐妹都与祖母十分亲密,昵称她为姆妈,小时候我们都住在她的家,直到她再婚而搬离家里,但她的新家距离我们也不超过80公里。祖母擅长唱圣歌、背诵教义问答和弹钢琴,而且她十分敬畏上帝。她的信仰深深影响了我们。

牵我的手

某个主日,我在教会里看到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自己踩着阶梯,拾级而下。她看来还不到两岁,就这么一阶一小步,慢慢往楼下走。她的目标是要走到楼下,最终大功告成了!当我细想这小女孩如此胆大独立时,便不禁莞尔。她之所以无所畏惧,乃是因为她知道自己慈爱的母亲正看着她,随时都会伸手扶助她。这幅景象恰如其分地描绘出上帝随时会扶持祂的儿女,帮助他们在人生的种种不确定中寻找出路。

行在光中

由于一件工作项目的需要,我和同事必须开车到400多公里远的地方。回程的时候,已日落西山。我年纪大了,体力和视力都大不如前,要在夜间开车让我略感不安。尽管如此,我还是决定前半段路程先由我驾驶。我的手紧握着方向盘,眼睛紧盯着明亮度不足的路面。车子行驶在路上时,我发现当后方车辆的大灯照亮前路时,我就可以看得更清楚。轮到我同事开车之后,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就在那时,他发现我刚才开车时竟然只开着雾灯,而没有开车头的大灯!

要到几时呢?

一群人一起出游,无论是在长途或短途旅行,通常当中都有人会问:“到了吗?”或是问:“还要多久才会到?”不管是小孩或大人,只要是热切期望到达目的地的人,都会问这些问题,不是吗?在遇到生活中无穷尽的挑战,疲乏不堪的时候,任何人都会问相似的问题。

属耶和华的

我们不难发现,刺青在现今社会非常流行。有些人的刺青图案很小,小到几乎没有人会注意到。但有些人,包括运动员、演员,甚或普通人,会选择大面积的刺青,以不同颜色的墨水,刺上各式各样的文字和图案,这股流行趋势似乎会一直延续。在2014年,美国刺青行业的净收入就有30亿美元,还有额外六千六百万美元的收入则来自清除刺青的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