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介绍

查看所有
Xochitl Dixon

邓书琪

邓书琪喜欢教导并鼓励读者思想上帝的恩典,帮助他们与耶稣基督和他人建立更亲密的关系。身为作家、讲员和博客作者(www.xedixon.com),她喜欢唱歌、阅读、摄影和育儿,她和她最好的朋友邓艾伦博士结为夫妻。

文章 邓书琪

管理的特权

在某次度假期间,我和丈夫沿着海滩散步,发现有一大片的沙滩被临时围篱围了起来。一个年轻人向我们解释,他和一群志工不分昼夜地轮流驻守这里,是要竭力保护每一个沙窝里的海龟蛋。因为小海龟孵化后从沙窝里爬出来,周围的动物和人类就会对它们造成危害,威胁它们的生存机会。这名年轻人说:“就算我们做了所有的努力,科学家们预估这些刚孵化的小海龟,只有五千分之一的机率能顺利长大。”但他却没有因为这么低的存活率而泄气,反而不辞劳苦、细心保护这些小海龟。他无私付出的热情,使我更重视、更想保护这些海龟。现在我会配戴一个海龟造型的坠子,提醒自己上帝交付给我的职责,是要管理祂所造的万物。

操练信心

有一次去动物园时,我在树獭展厅前停下来稍作休息,看到一只树獭头下脚上地倒挂着,似乎很满足于这种全然静止的状态。我叹了口气。因我健康状况不佳,常被迫要静止不动,但我多么想要动一动,只希望能做点事,什么事都好。我受够自己身体的限制,渴望能停止这种无力感。但就在我盯着树獭时,我看到它伸长一只臂膀,抓住旁边的树枝后,就再次不动了。实际上,保持静止不动是要花力气的。我若想要像树獭一样,满足于缓慢移动或静止不动,就不只是需要惊人的肌力。要将我生活中每个缓慢的步伐都交托给上帝,我需要的是超自然的能力。

太空圣餐

在1969年7月20日,阿波罗11号的鹰号登月舱降落在月球的宁静海。几个太空人并没有马上踏上月球表面,因为他们需要一点时间从飞行中恢复过来。在等候期间,太空人伯兹·艾德林(Buzz Aldrin)拿出他事前获准带上月球的饼和酒,预备守圣餐。他读完圣经后,品尝了人类首次在月球上享用的食物。后来,他写道:“我把酒倒进了我们教会给我的圣餐杯中。因月球的重力是地球的六分之一,所以酒是慢慢地、优雅地卷曲在杯壁上。”艾德林在外太空守圣餐,以具体的行动表明他相信基督在十字架上的牺牲,并且相信耶稣会再来的应许。

上帝的供应

每个星期,三岁的波波都会和他妈妈到教会,帮忙社区关怀事工部把福音车上的食品搬下来。一天,波波在家无意中听到妈妈告诉外婆,载送食品的福音车坏了。波波着急地说:“哎呀!那他们要怎么送食物?”妈妈向他解释说,教会应该会让大家奉献买一辆新的卡车。波波高兴地说:“我有钱!”然后,他到自己房里,拿了一个贴着彩色贴纸的塑胶罐给妈妈,里面装了约39美元的硬币。虽然波波的钱不多,但上帝使用他的慷慨付出连同其他人的奉献,让教会买了一辆新的冷藏卡车,使教会能继续服务他们的社区。

希望的彩虹

在一次的度假旅途中,我的慢性疼痛复发,以致假期开始几天都必须留在房间里休养。那时,我抑郁的心情就像天空那样阴霾。几天后,我终于可以踏出房门与丈夫到附近的灯塔观光,可惜浓密的乌云遮挡了大部分的美景,只能看到阴暗的山脉和暗淡的地平线,但我还是拍了几张照片。

穿越风暴

在2021年春天,龙卷风侵袭美国德州,几位风暴追逐者拍摄到龙卷风旁边出现彩虹的影片和照片。在其中一个短片里,田野长长的麦秆在旋风的威力下折腰,一道绚丽的彩虹划过灰暗的天际,拱立在龙卷风旁边。在另一段短片里,几个旁观者站在路边,凝视着那道象征盼望的彩虹在旋转的漏斗云旁巍然屹立。

永远值得分享

我信了主之后,很积极地跟母亲分享福音。然而,她非但没有照我所预期的决志信主,还整整一年都不跟我说话。她与一些声称是跟随耶稣的人有过不愉快的经验,使她不再相信基督徒。我持续为她祷告,而且每周都打电话给她。在这段时间,圣灵安慰我,并继续在我心里动工,因为母亲总是对我不理不睬。最后母亲终于肯接听我的电话了,我更全心爱她,时时把握机会跟她分享圣经真理。在我们和好的几个月后,她说我整个人都变了。大约再过了一年,她接受耶稣为个人的救主,我与母亲的关系也因此更加亲密。

爱值得冒险

有位十几年的朋友不加解释就和我断绝来往,自此之后,我又开始像以前那样与人保持距离。在疗伤期间,我抽出书架上一本破旧不堪的书,鲁益师所写的《四种爱》。鲁益师提出了一个强有力的观点:爱就是要预备受伤害。他认为,爱的付出是需要冒风险的,绝不是稳赚不赔的投资;当你选择去爱,就可能会内心烦恼纠结,甚至还会带来悲伤心碎。读着鲁益师的这些话,让我对耶稣复活后第三次向门徒显现的这段描述(约翰福音21章1-14节),有了新的体认。这时的彼得不只一次背叛耶稣,而是三次(18章15-27节)。

上帝的大爱

朋友举办了一个提倡贞洁的研讨会,邀请我在会上与一些少女交流,但我拒绝了。我十几岁时曾离家出走,过去败坏的行为让我内心挣扎和纠结,羞耻的烙印一直挥之不去。结婚后,我因流产而失去了第一个孩子,当时我认为这是上帝在惩罚我以前的罪过。在30岁那年,我终于将生命的主权交给基督,我承认了我的罪,忧伤痛悔⋯⋯一次又一次。尽管如此,内疚和羞耻仍吞噬了我。然而,如果连我自己都无法完全接受上帝所赐的洪恩大爱,我怎么能与人分享上帝的恩典呢?值得感恩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上帝挪去了在我认罪以前束缚自己的谎言。靠着祂的恩典,我终于能坦然接受上帝那早已赐给我的赦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