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介绍

查看所有
Mike Wittmer

韦陌格

韦陌格(Mike Wittmer)。陌格是美国大湍市神学院的系统神学教授,他有好几本著作已经在探索书屋出版。陌格和妻子茱莉有三名正值少年期的子女,因此他们忙得没时间拥有任何嗜好。但是陌格会为他所支持的克里夫兰球队加油打气,也喜欢品尝各式各样的亚洲菜肴,更热爱撰写与基督教神学相关的文章和书籍。

文章 韦陌格

这是恩典

音乐剧《悲惨世界》的第一幕让我们看到了假释犯尚万强窃取神父的银器。当尚万强被逮捕之后,他以为自己会被送返矿场,但神父却语惊四座地说,这银器是他送给尚万强的。警察离去之后,神父转身对尚万强说:“你从此不再属于罪,而是属于善了!”

因死得生

凯尔正在与癌症搏斗,需要进行双肺移植。他恳求上帝赐给他合适的肺脏,但又为此感到不安。他承认这样的祈祷有些怪异,因为必须有人死,他才能活。

让人们知道

泰国北部有一间跨宗派的国际教会(The Gathering),在一个星期天,来自韩国、加纳、巴基斯坦、中国、孟加拉、美国、菲律宾和其他国家的信徒们,聚集在一间既简陋又破旧的酒店会议室里,齐声高唱《唯独基督》和《我是天父的孩子》。在那样的环境下,这些歌词显得格外感人。

合而为一

杜伯里(Dewberry)浸信会在十九世纪曾因一根鸡腿而分裂。故事的版本五花八门,但根据一位现任会友的说法,分裂的原因是由于两个人在教会爱宴中争夺最后一根鸡腿。一个说上帝要他吃这根鸡腿,另一个人则说上帝才不在乎,他非得要吃这根鸡腿不可。两个人都极其愤怒,以致其中一人搬到几公里外的地方,成立第二间杜伯里浸信会。值得庆幸的是,这两间教会现在已经解决他们的分歧,每个人都承认分裂的原因实在太荒谬了。

耶稣的真门徒

当穆斯塔(Christian Mustad)向艺术收藏家佩勒林(Auguste Pellerin)展示他所收藏的梵高画作时,佩勒林看了一眼就说那不是真迹。穆斯塔便将那幅画藏在阁楼里,一放就是五十年。穆斯塔去世后的四十年间,这幅画仍陆续被人鉴定过几次,每一次都被认定为赝品。直到2012年,一位专家用电脑计算画布的丝线,发现这块画布与梵高另一件作品所使用的画布,都是出自同一块帆布,这才确定穆斯塔所拥有的这幅画作,一直都是梵高的真迹。

明智的基督徒

冠状病毒疫情导致全球各地有许多学校停课。为了应对这样的情况,在中国的教师们便使用应用程式“钉钉”进行线上教学。后来,他们的学生发现,如果钉钉在应用程式商店的评分过低,可能会被强制下架。因此,一夜之间成千上万的一星评论使钉钉的评分严重下跌。

新的名字

有人说,人的一生会有三个名字:父母给我们的名字,别人给我们的名字(关乎声誉),以及我们给自己的名字(关乎品格)。别人给我们的名字很重要,因为“信誉比财富宝贵;名望比金银可羡”(箴言22章1节,现中修订版)。但尽管声誉很重要,品格却更为重要。

坚不可摧

在二战期间,路易斯.赞佩里尼(Louis Zamperini)搭乘的军机在海中坠毁,机上11人有8人罹难。路易斯及其中两人爬上救生筏,在漂流的两个月内,他们奋力抵挡鲨鱼,经历暴雨,避开敌机的子弹,捕生鱼,吃活鸟。最后,他们好不容易漂到一个海岛上,却立即被敌军捉拿,成为战俘。后来的两年,路易斯过着惨无人道的生活,饱受殴打、凌虐,被迫服劳役。他非凡的经历被写成书并拍成电影《坚不可摧》。

爱你的仇敌

在她还没看到我之前,我躲进了一个房间。我虽然为躲藏而感到羞愧,但我当时实在不想应付她,以后也不想。我很想骂她、斥责她,让她看清自己的身分。可是回头想想,虽然她过去的举止令我很气愤,但很可能她对我更加憎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