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e5%9f%ba%e7%9d%a3%e9%99%8d%e7%94%9f

孤单的圣诞节

我曾在加纳北边我祖父的小村屋里,度过最寂寞的圣诞节。那年我刚满15岁,父母和兄弟姐妹离我大约有一千公里远。以前我跟家人及村里的朋友在一起时,圣诞节总是既盛大又令人难忘的节日,但这一年的圣诞节却是一片寂静凄凉。在那个圣诞节清晨,我躺在地垫上,想起一首当地人唱的歌:一年又过去,圣诞节来临;上帝爱子降生,平安喜乐归于人。我沮丧地唱着,一遍又一遍。

圣诞的意义

在迈入十二月之前,我们北方的城镇早已弥漫圣诞的欢欣气氛。有一间诊所在树木和矮树丛上,挂上一串串五颜六色的灯饰,到了晚上就成了叹为观止的缤纷夜景。还有一间公司把办公大楼装饰成一个巨大且华丽的圣诞礼物。圣诞的氛围随处可见,而圣诞的商品促销活动,要人不注意也难。

博士的礼物

话说有一对极相爱的年轻夫妇,生活十分贫困。当圣诞节临近时,两人都挖空心思为对方预备礼物,以表达爱意。最后,在圣诞节前夕,妻子将及膝的长发剪下来卖了,为丈夫祖传的手表买了条白金表炼。然而,丈夫却正好卖了这个手表,为妻子美丽的长发买了一套昂贵的梳子。

圣诞习俗

在这个圣诞节,当你品尝拐杖糖的时候,别忘了感谢德国人,因为这个习俗最早起源于德国科隆;漂亮的圣诞应景盆栽圣诞红原产于墨西哥;法国人在教堂圣乐中迎接圣诞节的到来;英国人挂起槲寄生花圈,增添浓郁的圣诞节气息。

黑暗中的盼望

范信达(Reginald Fessenden)投入多年心力,才实现了无线电通讯的梦想。当时,许多科学家认为他的构想是异想天开、荒诞无稽,也不相信他会成功。但他宣称,他要在1906年12月24日,首开先例以无线电播送音乐。

上帝同在

在公元五世纪,爱尔兰主教圣派翠克写道:“基督与我同在,基督在我前面,基督在我后面,基督在我里面,基督在我下方,基督在我上方,基督在我右边,基督在我左边……。”当我读到马太福音耶稣降生的描述时,这些句子不断在我心中回荡,就像温暖的拥抱,让我知道自己永不孤单。

心灵沉静

早在约瑟夫·莫耳和弗兰兹·格鲁伯创作大家耳熟能详的圣诞颂歌《平安夜》之前,波兰修士安格勒斯·希莱修斯(Angelus Silesius)就写下了这首诗:

领我回家

有一年圣诞节,我因工作而到了偏远的黑海地区。那天,我顶着强烈的寒风,步履维艰地从工作地点走回住宿的房间。那时候,我迫切地想念那温暖的家。

打破沉默

在旧约圣经的结尾,上帝似乎隐藏了起来。在长达四百年的时间内,犹太人不断等候、猜测。但上帝似乎沉默冷淡,对事漠不关心,而且对祷告充耳不闻。犹太人只剩下最后一线希望,那就是上帝从古时就应许的弥赛亚。他们将一切的盼望都寄托在这个应许上,终于有一件大事发生了,天使宣告一个婴孩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