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介绍

查看所有
Bill Crowder

柯贝尔

柯贝尔(Bill Crowder)担任圣经教导副总裁一职。他写过多本探索丛书,也为探索出版社写过几本书。他和妻子玛琳有五个孩子和几个孙儿。

文章 柯贝尔

苏格拉底俱乐部

英国牛津大学的苏格拉底俱乐部成立于1941年。这个俱乐部的成立,是为了鼓励基督徒与无神论者或不可知论者之间相互辩论。

怒气攻心

毕卡索(Pablo Picasso)最重要的政治画作《格尔尼卡》,可说是一幅现代主义作品,描绘了1937年被摧毁的西班牙小镇格尔尼卡。在西班牙革命与二战即将爆发的时候,西班牙民族主义军队允许纳粹德国的战机对这小镇进行轰炸演习。这些引人非议的轰炸夺走了许多人的性命,这种以平民为轰炸目标、滥杀无辜的不道德行为也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关注。毕卡索的这幅画激发了世人的想像力,并引发更多关于人类自相残杀的争论。

建造房屋

在1889年,美国历来最庞大的私人豪宅兴建工程开始了。施工现场每天生产约32,000块砖头,工程一直持续到六年后,乔治.凡德彼尔特二世(George Vanderbilt II)的避暑庄园完工为止。这座位于北卡罗莱纳州的著名比尔特摩庄园,直到今日仍是美国最大的私人住宅,拥有250间厅房(包含35间卧室和43间浴室),占地面积广达16,226平方公尺。

着陆点

黑斑羚是羚羊家族的成员,能够跳到三米高、九米远。它这不可思议的本领,无疑是在非洲荒野求生的利器。但在动物园里,许多黑斑羚却被圈养在仅有一米高的围栏里。这么矮的围栏怎么能关得住这些跳跃高手呢?原因是,除非黑斑羚能够看到着陆点,否则它们绝不会起身跳跃。它们被困在围栏里,是因为它们看不到另一侧是什么。

受教的心

许多人不仅抨击不同的观点,也攻击那些抱持不同看法的人,而且很可悲地,这已成为一种“正常”现象。这种情况就连学术界也不例外。基于这个原因,当我看到神学家暨学者理查德·海斯(Richard B. Hays)写了一篇文章,大力抨击他自己多年前所写的一本著作时,令我感到非常震惊!在海斯近年所写的一本书中,他展现出极大的谦卑,纠正了他过往的观点,藉着终生学习调整了自己的看法。

与众不同

在1742年11月,英格兰斯塔福德郡发生一场暴动,抗议查理·卫斯理所传讲的福音信息。因查理和他哥哥约翰似乎正在改变教会长期以来的某些传统,让许多市民怒火中烧。

祢真伟大!

长久以来,指纹都被用以辨识个人身份,但却会被复制假冒。同样地,眼睛里的虹膜也是辨识身份的可靠特征,直到有人用隐形眼镜改变虹膜的纹路,伪装成他人。就算用生物识别技术来辨识身份,还是不太可靠。那么,还有什么独特点能用来辨识身份呢?现在,我们知道每个人的血管脉络分布都不一样,几乎不可能伪造。你的“脉络分布图”就是独一无二的辨识符号,让你与任何人都不一样。

祷告的本质

当林肯就任美国总统时,他担负的重任就是要带领一个分裂的国家。他被视为一个英明的领袖及道德高尚的人,但他有另一个特质,或许是他为人处世的一切基础。他知道自己不足以肩负这项重任。他如何回应这些不足呢?林肯说:“每当我走投无路,深觉自己的智慧和才干,都不足以帮助我渡过难关时,唯一能做的,就是屈膝祷告。”

绝不忘记

当我们提到历史上开拓福音荒地的宣教士时,可能不会想到非裔美国牧师乔治•利斯尔(George Liele,1750-1820年)。其实,他的事迹应该让更多人知晓。利斯尔生来就是个奴隶,于美国独立战争爆发前,在乔治亚州信主并获得自由。后来,他将福音带到牙买加,牧养在当地农园里工作的黑奴。他也是乔治亚州萨凡纳两间非裔美国人教会的创堂牧师,其中一间教会被视为“黑人浸信会友的母会”。

真正的盼望

在1960年代初期,美国举国上下都对未来充满盼望,觉得前景一片光明。年轻的总统肯尼迪(John F. Kennedy)提出了“新疆界”、“和平工作团”,以及登陆月球的计划。蓬勃发展的经济,使许多人期盼未来的好时光能持续不断。但不久后越战升温,国内局势动荡,肯尼迪遭人暗杀,而原本乐观的社会所接受的一些常态,也就此瓦解。持乐观主义并不足以面对现况,随之而来的是盼望的幻灭。

美丽的破碎

游览巴士终于到达了我们期待已久的目的地──以色列的一个考古挖掘场,我们将在这里自己进行一些挖掘工作。该遗址的负责人解释说,我们挖掘出来的任何物品,都已有数千年没人碰触过。因此当我们挖出一片片陶器碎片时,感觉就像是在触摸历史。过了好一阵子,负责人带我们来到一个工作站。在那里,工匠们正将很久很久以前破碎的巨大花瓶重新组装起来,恢复其原貌。

感谢的心

古罗马伟大的哲学家辛尼加(Seneca,公元前4年-公元65年)曾被王后指控犯了通奸罪。当元老院裁定他死罪之后,或许是因革老丢王认为此乃错误的指控,而只将辛尼加放逐到科西嘉岛。这样的减刑让辛尼加对“感恩”有深刻的感受,他写道:“世上一直有杀人犯、暴君、小偷、通奸者、盗贼、亵渎者和叛徒,但其实最可恶的是不懂感恩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