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介绍

查看所有
Bill Crowder

柯贝尔

柯贝尔(Bill Crowder)担任圣经教导副总裁一职。他写过多本探索丛书,也为探索出版社写过几本书。他和妻子玛琳有五个孩子和几个孙儿。

文章 柯贝尔

击败生命巨龙

你有和龙打斗的经验吗?如果你觉得没有,毕德生牧师(Eugene Peterson)一定不会同意。在《天路客的行囊:恒久专一的顺服》一书中,他写道:“龙是我们恐惧的投射,泛指所有可能伤害我们的恐怖事物……面对可怕的巨龙,凡夫俗子根本毫无胜算。”毕牧师想表达什么?人生处处有巨龙,诸如威胁生命的健康危机、突然失业、失败的婚姻,或叛逆浪荡的儿女。这些“巨龙”是生命中极大的危险和破口,我们无力独自应付。

道别与重聚

我哥哥大卫因心脏衰竭突然过世,使我的人生观产生了巨大的改变。我们家有七个兄弟姐妹,大卫排行老四,但他却是我们之中第一个过世的。当时他的意外猝死让我反复思考了很多事。当然,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家未来会面对更多亲人离世,而较少迎接新生命的到来,道别的机会也会像问候那样多。

祂的死带来生命

钟娜(Joanna Flanders-Thomas)在南非最暴力的男子监狱中从事福音事工,目睹了基督改变人心的力量。杨腓力在《恩典不虚传》描述钟娜的经历:“钟娜每天都去监狱探访这些囚犯,向他们传讲简单的福音信息,是有关饶恕与和好。她渐渐赢得囚犯们的信任,了解他们在童年时期遭受的虐待,也让他们明白如何以更好的方式解决冲突。在钟娜从事关怀事工的前一年,狱方记录了279宗囚犯殴斗和攻击警卫的事件,但隔年却只有两起暴力冲突。”

形形色色

几十年来,伦敦一直是世界上最国际化的城市之一。1933年,有位记者谈及这个英国的首都时写道:“我仍然认为伦敦最美的风景,是不同肤色和语言的各族人士聚集而成的群体。”如今,这样的多元性在伦敦依旧随处可见,并藉着国际化社会里混杂交融的气味、声音和景象展露出来。这世上最伟大的城市之一,令人着迷的部分原因就在于其多元化之美。

需要引导

对爱旅游的伟立来说,扎基叔叔不仅是位朋友,更是他在广阔的撒哈拉沙漠展开严峻的旅程时,值得信赖的向导。伟立说,他们整个团队都紧随着扎基叔叔的脚步,表明他们完全信任他。事实上,他们还对扎基叔叔说:“我们不知道要走哪条路才能到达目的地,如果你让我们走失了,我们必死无疑。我们完全信任您的带领。”

群体记忆

神学家毛励策(Richard Mouw)曾提到记住过往教训的重要性。他引述社会学家罗伯特.贝拉(Robert Bellah)的话,表示繁盛的国家必定是个“记忆的群体”,为了不忘却过去,会不断述说她的故事和成长的过程。这个原则也可延伸至如家庭这样的社会群体。所谓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记忆是群体生活一个很重要的部分。

歌唱革命

发动一场革命需要什么?是枪械吗?是炮弹吗?或是游击战?在1980年代末期的爱沙尼亚,革命只需要歌曲。在爱沙尼亚人被苏联恐怖统治了几十年之后,一场革命由吟唱一系列的爱国歌曲而开始了。这些歌曲启动了“歌唱革命”,在1991年爱沙尼亚的恢复独立中扮演了关键作用。

精湛技艺

我们学院合唱团的团长才华横溢,他能同时指挥团队和为我们担任钢琴伴奏,而且游刃有余。然而,有一次音乐会结束后,他看起来累坏了,我便问他是否还好。他说:“我从来没有碰过这样的事。那架钢琴严重走音,整场音乐会我都得弹两种不同的调,左手弹一个调,右手弹另一个调!”我对他杰出的琴艺佩服不已,同时也为造物主创造了能够展现精湛技艺的人类而惊叹。

突然的转变

在1943年1月,温暖的钦诺克风(焚风)吹袭南达科他州的斯皮尔菲什市,气温立即从摄氏零下20度升至7度,在短短2分钟内,气温就出现相差27度的剧烈变化。美国有史以来,24小时内出现的最大温差是在1972年1月15日,蒙大拿州洛马市的温度从摄氏零下48度飙升至9度,其变化之大,竟高达57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