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介绍

查看所有
Estera Pirosca Escobar

彭丝岚

彭丝岚(Estera Pirosca Escobar)。丝岚是位心怀世界的罗马尼亚人。她到美国念大学时,深刻体会寂寞和思乡之情,但也感受到基督徒群体对国际学生的关怀,更看到许多国际学生因受到爱心的接待而信主。现在丝岚是国际友谊组织(IFI International Friendships, Inc.)的全国禾场主任,负责协助美国IFI事工领袖推动他们在当地的事工。她和智利籍的丈夫弗朗西住在密西根州的大湍市。

文章 彭丝岚

盼望何在?

布道家爱德华·佩森(Edward Payson,1783-1827年)的一生极其艰苦。他弟弟的离世令他大受打击;他本身罹患躁郁症,且饱受严重偏头痛的折磨;一次坠马意外使他的手臂瘫痪,后来他还差点死于肺结核。但令人惊奇的是,这一连串的遭遇并未让他灰心绝望。根据他的朋友透露,佩森在过世前仍满有喜乐。这怎么可能呢?

和解之门

在爱尔兰都柏林的圣派翠克大教堂内,有一扇门述说着五百多年前的故事。在1492年,巴特勒和菲茨杰拉德这两个家族为了争夺权位而起了冲突。后来冲突越演越烈,巴特勒家族躲进大教堂避难。当菲茨杰拉德家族要求停战时,巴特勒家族不敢开门。于是,菲茨杰拉德家族在门上切开一个洞,他们的领袖则冒险从洞中向对方伸出和平之手。这两个家族终于和解,从仇敌变成了朋友。

祂平静风浪

小陈拼命地向我大吐苦水,倾诉他与工作团队遇到的各种问题:意见分歧、批判态度和误解。花了一个小时耐心倾听他的担忧后,我建议说:“让我们一起求问主耶稣,在这种情况下,祂希望我们怎么做。”我们各自安静了五分钟后,竟发生了一件奇妙的事!我和小陈都觉得上帝的平安就好像毯子一样覆盖着我们。因着经历祂的同在与引导,我们不再那么忧虑,并且更有信心面对困境。

合一

在1722年,一小群住在现今捷克共和国的摩拉维亚弟兄会基督徒,因为受到迫害,而逃到一位仁慈的德国伯爵的领地。他们在那里住了四年,人数增加至300多人。然而,他们虽然都是受迫害的难民,却没有成为互相扶持的群体,反倒充满冲突,因对基督信仰有不同的看法而导致分裂。后来,他们在祷告之后做了一个看似微小的决定,但却带来惊人的改变。他们放下歧见,转而重视他们的共同点,结果便带来了合一。

我们的新家

在1892年,安妮·摩尔(Annie Moore)是第一位通过爱丽丝岛(Ellis Island)关卡入境美国的移民。当她想到马上就有一个新家和新的开始,一定感到相当兴奋!此后,还有数百万人也都是经过爱丽丝岛进入美国。安妮那时只有十几岁,但却毅然决然地离开爱尔兰艰困的环境,展开新的生活。她手里只拎着一个小袋子,心中怀抱许多梦想、希望和期待,踏上这片充满机会的国土。

你愿回转吗?

罗恩和南希的婚姻正日益恶化。南希有了外遇,但过了一段时间后,她向上帝认罪。虽然她知道上帝要她怎么做,但仍苦苦挣扎,最后她终于鼓起勇气向罗恩坦承一切。罗恩没有要求离婚,而是选择再给南希一次机会,让南希能改变,重新赢回他的信任。后来,上帝以奇妙的方式重建了他们的婚姻!

困境中的信心

在1948年的某个早晨,哈拉兰·波波夫(Haralan Popov)根本没想到门铃响起后,他的生活竟然开始天翻地覆。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保加利亚警察就以波波夫的宗教信仰为理由,将他关进监狱。在往后13年的牢狱生涯中,他天天求主加添力量和勇气。尽管饱受折磨,但他仍深信上帝与他同在,并向其他囚犯分享耶稣的福音,带领许多人信靠耶稣基督。

不过是⋯⋯

在1877年的一个聚会中,罗德尼·史密斯(Rodney Smith)走到礼拜堂前方接受耶稣基督为救主,有人轻蔑地低声说:“不过是个吉普赛男孩。”没人看重这个双亲未受过教育的吉普赛青少年。但罗德尼并未理会那些冷言冷语,他深信上帝对他的生命有个计划,所以他买了一本圣经跟英文字典,自学阅读与写作。他曾说:“通往耶稣的道路,并非经由剑桥、哈佛、耶鲁或诗人,而是藉着那座古老的各各他山。”最后,罗德尼排除万难成了传教士,在英国和美国带领许多人归向耶稣基督。

属灵导师

当别人提到“属灵导师”的时候,你会想到谁呢?我会想到理查牧师。在我仍然缺乏自信时,他就看出我的潜能,并且相信我能做到。他谦卑和爱心的服事,为我树立了领导者的榜样。因为他,我现在也能成为别人的属灵导师,以此来服事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