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上帝的爱

亲手制作

我祖母是个满有恩赐的女裁缝师,在她家乡德州赢得多场比赛。在我的一生中所有特别的日子,她都会亲手缝制衣物为我庆祝。高中毕业时,她送我紫红色的毛衣;结婚时,她送给我蓝绿色的被子。祖母会在这些衣物的某个角落,绣上“祖母特别为妳缝制”这几个字。从祖母针脚细密的衣物,我感受到她对我的爱,也体会到她对我往后的人生充满信心。

自我价值

在一个电视节目里,几个年轻人扮成高中生,想更了解青少年的生活。他们发现,社交媒体会深切影响青少年对自我价值的判断。其中一人说:“这些学生的自我价值与社交媒体息息相关,乃取决于有多少人会在自己的照片按『赞』。”这种期盼被人接纳的渴求,可能会驱使他们在网络上采取极端的行为。

永不放弃

有位电台主持人在节目中问道:“有哪样东西是你无法放弃的呢?”听众纷纷打电话回应,答案五花八门。有人不能放弃他的家人,有人无法放下对离世妻子的追忆。也有人无法放弃他们的梦想,如做个全职音乐人,或成为一位母亲。我们每个人都有珍视的事物,是我们无法放弃的,可能是一个人、一股热忱,或是一份产业。

全方位的爱

我静静地躺在软垫上不动,被推进类似太空舱的圆筒形机器里,在轰轰的机器声响中,按着所听到的指示调整呼吸或闭气。我知道许多人都做过核磁共振(MRI)的检查,但对于我这个患有幽闭恐惧症的人而言,我必须全心专注于那位伟大的上帝,才能撑得过去。

天国的情歌

在1936年,美国词曲创作人比利·希尔(Billy Hill)发表了一首烩炙人口的流行歌曲,名为《爱的荣耀》(The Glory of Love)。不久,全美都在传唱这首歌,歌词描述两人因爱而为对方付出,即使做一些小事也会带来快乐。50年后,另一名作词者彼得·赛特拉(Peter Cetera)又写了一首歌名相近、但更浪漫的歌曲。他想像着两个人永远生活在一起,相知相惜,他们所做的一切都为着爱的荣耀。

不变的爱

每当我砰地一声关上车门,奔向校园时,爸爸总会大叫:“我爱你!”当年我只是个六年级的学生,每天早上,我们几乎都重复着同样的方式道别。车子一到学校门口,爸爸就会说:“希望你有个美好的一天!我爱你!”而我只是简单地说:“再见。”我并不是生他的气或故意忽略他,我只是沉醉在自己的思考中,没有在意他所说的话。尽管如此,我爸爸的爱依然不变。

打工记

在大学时期,我在暑假时曾到科罗拉多州的牧场打工。一天傍晚,在割了一整天的干草后,我又累又饿,开着割草机到草坪上。那时,我想像自己正开着跑车,把方向盘向左急转,再猛踩左边的刹车,让割草机在草坪上快速旋转。

一个母亲的爱

舒婷还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由于监护权和其他法律事项的争执,导致有一段时间她必须住在儿童之家。那时,她被里头一些较大的孩子欺负,常感到孤独和被遗弃。她母亲每个月只来看她一次,她父亲则几乎从未现身。然而几年后,舒婷才由母亲的口中得知,尽管儿童之家的规定让她无法频繁地去看舒婷,但她每天都会站在栅栏边上,希望能看到舒婷的身影。她说:“有时,我只是看着妳在花园里玩,只想知道妳过得好不好。”

笨羊和好牧人

朋友查德在怀俄明州当了一年的牧羊人。他告诉我:“羊真的很笨,它们只吃眼前的食物。即使面前的草全吃光了,也不会转头到其他地方去找草吃,而是开始吃泥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