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介绍

查看所有
Winn Collier

郭惟恩

郭惟恩(Winn Collier)。惟恩和妻子敏思以及两个儿子住在美国维吉尼亚州的夏洛蒂镇。他喜欢交友、品尝“公平贸易”的咖啡,也热爱具有启发性的电影、值得阅读的好书。他平常喜欢思考问题,并在山林中漫步。惟恩不仅为杂志社写作,也写了四本与信仰相关的著作,最近还出版一本小说(Love Big, Be Well: Letters to a Small-Town Church)。目前他在夏洛蒂镇的教会(All Souls Charlottesville)担任牧师。

文章 郭惟恩

分辨正确道路

没有人会想到,年仅16岁的巴西滑板运动员费利佩·古斯塔沃(Felipe Gustavo)能成为“地球上最传奇的滑板运动员之一”。费利佩的父亲认为,儿子应该要追求梦想,成为职业滑板选手。但家里没钱,他就变卖车子,然后带儿子参加佛州著名的坦帕业余滑板大赛。直到赢得比赛,大家才知道费利佩·古斯塔沃这个人物,而这场胜利也使费利佩一战成名,成为万众瞩目的职业选手。

你和你一家

詹森穿着条纹囚衣,走过热气蒸腾的监狱健身房,爬上了可携式的充气水池,让监狱的牧师为他施洗。更令他欣喜的是,他那同为囚犯的女儿兰妮,也在那天稍早受了洗,而且就在同一个水池中!当大家得知这个消息后,连工作人员都感动万分,监狱牧师说:“每个人都热泪盈眶。”在进出监狱多年后,兰妮和詹森终于接受上帝的赦免,并一同领受上帝所赐的新生命。

彼此关照

现年77岁的荷西是一位代课老师,他已经在车上住了八年。这位老人家每天晚上都睡在他那台1997年出厂的福特雷鸟车上。他会仔细检查汽车电池,因那是他晚上用电脑工作的电力来源。他省下租屋的开支,并将钱寄给住在墨西哥的众多家庭成员,因为他们比他更需要这笔钱。每天一大清早,荷西以前教过的一位学生都会看到他在后车厢翻找物品。这个学生说:“我觉得需要为他做点什么。”所以,他发起群众募资,并在几周后交给荷西一张支票,让他能租房子住。

不再是孤儿

盖尔·布莱恩(Guy Bryant)在纽约市的儿童福利部门工作,他单身且没有自己的孩子。每天,他都必须面对为许多孩子寻找寄养父母的困境,于是他决定做些事情来改变现状。接下来的十多年,布莱恩陆续让五十多个孩子寄养在他的家,还一度同时照顾九个孩童。布莱恩解释说:“每次我回头一看,总是会发现有孩子需要地方住。”他又说:“如果你有心且家里有地方,你就会去做,不会考虑太多。”那些曾寄养在布莱恩家的孩子们,现已长大成人并有自己的生活,但他们至今还有布莱恩家的钥匙,还经常在星期天与这位寄养爸爸共进午餐。布莱恩向许多孩子展现了父亲的爱。

医治所有的人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中欧的斯洛维尼亚西部偏远的峡谷中,有一个秘密的医疗设施(法兰安游击队医院),许多工作人员在此救助数以千计的伤兵,但从未被纳粹党发现。虽然能躲过纳粹党多次的侦察确实很神奇,但更了不起的是,这间由斯洛维尼亚抗争运动所创立和经营的医院,对当时对战双方(同盟国和轴心国)的伤兵皆一视同仁,有“医”无类,欢迎所有人前来就医!

深层的连结

在一场政治抗议活动中,伊拉克移民阿米娜和美国出生的约瑟夫彼此立场对立。一般认为,人们会因种族和政治理念不同而互相仇视。然而,当一小群暴徒假意找约瑟夫说话,试图令他的衬衫着火时,阿米娜却冲上去保护他,使他幸免于难。过后约瑟夫对一位记者说:“虽然我们彼此有很多不同,但在这一刻,我们都认为这是不能接受的行为。”某些比政治更深层的事物,将阿米娜和约瑟夫连结在一起。

激烈争战

在1896年,动物标本师卡尔.阿克利(Carl Akeley)在埃塞俄比亚的偏远地区,被一只约36公斤重的花豹攻击。他记得那只花豹朝他扑了过来,试图用尖锐的牙齿咬住他的喉咙。所幸花豹没有咬到喉咙,而是紧紧咬住了阿克利的右臂。为了活命,阿克利和花豹扭打成一团,展开一场漫长的激烈争战。当阿克利渐渐体力不支时,他知道如果自己先放弃就会难逃一死。于是,他集中仅存的力气,徒手勒死了那只大猫。

真的复活了

在复活节过后的那一周,我五岁的儿子伟德已经听了不少关于复活的事,但他的问题也不少──通常都是不好应付的。那天我正在开车,他坐在后座的安全座椅上,望着窗外似乎陷入沉思。“爸爸!”他喊了一声,然后顿了顿,准备给我出难题了,“当耶稣让我们复活的时候,我们是真的复活了,还是我们以为自己复活了?”

改变了一切

耶鲁大学的常任教授雅罗斯拉夫.帕利坎(Jaroslav Pelikan),以其卓越的学术贡献著称,被各界视为研究基督教历史的当代权威之一。他出版了30多本书,并因他丰富的著作而获得备受尊崇的克鲁格终身成就奖(Kluge Prize)。有一位学生回想帕利坎教授在临终前所说的话,他认为最重要的是这一段话:“若基督复活,其他的事都不重要了;若基督没有复活,其他的事也都不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