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22年4月

夜间守望者

凌晨三点钟,在一间急症医院里,一名焦虑不安的病人在一小时内四度按下紧急呼叫按钮。夜班的护士耐心应对,毫无怨言。没多久,另一名病人开始哭闹尖叫,想要引起关注。这位护士早就习以为常。五年前,她要求上夜班,想避开白天忙乱的尖峰时段。但后来她才发现,夜班通常要承担更多的工作,比如要独自抬起病人或协助病人翻身,而且还得密切注意病人的情况,好在紧急时能立即通知医生。

正确判断

我岳父罹患胰腺癌,他先前做的化疗见效,但后来肿瘤再度复发,让他必须做攸关生死的决定。他问医生:“是否要做更多化疗?还是吃别的药或试试做放射治疗呢?”

最熟悉的外星人

最熟悉的外星人

文/李玉明

 

耶稣说:“所以我告诉你们,凡你们祷告祈求的,无论是什么,只要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马可福音11章24节

我们家里有一位正值青春期的男孩,他就像失速的火箭撞上火星一样,熊熊烈火一波未熄、一波再起。他的个头、身量与我相当,但是拥有惊人的体力,超过我十余倍之多。正值青春期的男孩,情感纤细又敏锐,情绪开关真的是随时一触即发。我发现这个时期的儿子,无法用人类正常的语言沟通,打不得也骂不行。面对如此熟悉的外星人,我的内心真的非常焦急又无助,不时还要接收突如其来的炸弹炮轰。

感谢上帝伸出恩手,拉起我和儿子的手,当我们任何一方软弱,是主撑住我们不致跌倒;当我们任何一方刚硬,是主用爱融化我们的石心,成为柔软的肉心,并坚固我们的信心。

感谢上帝伸出大能的手,阻挡一切谎言与怀疑的扩散,以怜悯来拯救我们的嘴唇,有主的大能天天运行在我们家,按着祂永远长存的慈爱、恩惠,加添力量,让我有智慧与儿子应对进退。

当我穿上主所赐的全副军装,戴着属天的“智慧眼镜”,超自然地透视这位外表熟悉但内心又陌生的外星人,其实在上帝的眼中,他的内在本质是尊贵、有价值,且值得被爱

面对这位似近忽远也是我最爱的外星人,我每一天向上帝献上感谢并这样祷告:

感谢主用更大的爱来宽容我,让我可以从挫败中重新站立起来,并且能越挫越勇。

感谢主用更大的爱来安慰我,即便做母亲的尊严荡然无存,是耶稣钉痕的手扶持我,在流泪中被上帝饶恕,也学习饶恕人。

感谢主用更大的爱来鼓励我,帮助我重新调整焦距,用从上帝而来盼望的眼光看待这位最熟悉的外星人,相信终究有一天,他会成为最贴心的儿子

 

 

当上帝带走他们5岁的女儿

当上帝带走他们5岁的女儿

口述/Naw Day Day(罗恬恬,缅甸)
整理/Ng Jing Yng(新加坡)
翻译/Xining Wang(爱尔兰)

 

身为父母,当面对突如其来的悲痛,最大的安慰是什么?

对于罗恬恬和她的先生黄勤达来说,2020年1月,悲剧从天而降,夺走了他们心爱的5岁女儿黄睿祈。

悲剧的发生

回忆1月15日,当时睿祈感到胸、腹疼痛,然后开始发高烧,到了下午却突然癫痫发作,并失去意识。这时,罗恬恬察觉不对劲,决定打电话给先生赶紧送女儿去医院。平时鲜少在社群媒体发布贴文的罗恬恬,开始请亲友们为睿祈祷告。

经急诊医生诊断后,睿祈立即被送入加护病房。黄勤达和罗恬恬不断祷告恳求主的医治,但她与先生祷告的内容却是截然相反。

黄勤达祈求上帝完全治愈睿祈,抑或上帝亲自来将她带走,因他不忍心看见他活泼可爱的女儿变成植物人。与之相反,罗恬恬则祈求上帝让她能继续当睿祈的妈妈。

经过数小时漫长的等待后,他们终于瞥见女儿一眼,当能靠近睿祈时,黄勤达当时泪如雨下,他发现她的身体很冰冷,身上绑着呼吸器和生理监视器。他来到床边坐下,在睿祈耳边唱起诗歌,这是她经常在教会唱的歌曲。他唱着:“有了基督,我们可以在暴风雨中微笑。”并称赞女儿在这场暴风疾雨中坚强而勇敢。他盼望女儿能听见并确信,若在天家遇见耶稣,就不再有痛苦。

 

1月17日凌晨,睿祈在住院约36小时后逝世。她的病情后来被诊断为罕见的神经系统疾病,被称为儿童急性坏死性脑病(ANEC),该疾病仅见于东亚原本健康的婴儿和儿童中,特征是呼吸道或胃肠道感染以及高烧,快速丧失意识,并癫痫发作。目前尚未有针对这种疾病的治疗或预防方法,只有不到10%的患者能够完全康复。纵使幸存下来的孩子也须倚靠长期的医疗方式来维持生命。

面对失去女儿后的生活

罗恬恬回忆起失去爱女的经历,她认为,最难熬的不是上帝没有垂听她的祷告医治睿祈,而是她被一波又一波的内疚感所折磨。她认为最大的遗憾是没有立即将睿祈送医,或能做更多的事情来挽救她的孩子。还好有丈夫和干妈不断为她打气,提醒她上帝的良善,她才逐渐摆脱这种自责的心理。

尽管如此,失去睿祈的痛苦和悲伤仍然在蔓延。

现在,这对夫妇正努力迈步,共同创造新的回忆,同时也把与睿祈一起度过的幸福时光珍藏于心。

 

坚定对良善上帝的信心

回顾过去,罗恬恬还意识到睿祈是上帝给他们的一个“特别礼物”,在他们新婚的生活里,睿祈为他们增添了许多欢乐,并用极具感染性的笑声、快乐的陪伴祝福了他们。

面对睿祈的离开尽管很心痛,罗恬恬还是希望他们的故事可以荣耀上帝,并提醒大家珍惜家人,因为人生中可能随时会发生意外。他们承认自己所经历的事情可能没有完整的答案,但是他们可以见证,在无法理解的悲伤中,耶和华给了他们坚定不移的信心和安慰(耶利米哀歌3章32-33节)

 

盼望未来相遇的那一天

盼望未来相遇的那一天

文/赵怡婷

保护你的是耶和华;耶和华在你右边荫庇你。—诗篇121篇5节

那一刻,你眼睛轻轻阖上,原本紧握的双手,转眼间已经变得松软。看到你的脸庞滑下两行泪,似乎在跟我道别,仿佛在对我说:“妈妈,不要悲伤,我们天上见!”然后,你就躺在我的怀抱中永远沉睡了。

医生小心翼翼地拿起听诊器听你的心跳,并向前悄悄告诉我,你已经离开了。照顾你的后期,我的脑海中不断上演离别的场景,为得是让自己有充裕的心理准备,但是当这一刻真正来临时,我简直是心如刀割、痛彻心扉!

怀孕的第17周,你在我的肚子里被诊断出罹患先天性心脏病,我的心情忐忑到了极点!每天晚上,我向上帝祷告,声声的呼求开启了我们全家人更想要保护你的决心。于是,在专业的医疗评估和台湾丰硕的医疗体系中,我们开始计划你出生后的就医之路。

我们提前从高雄开车北上到台北待产,并在择定的时间剖腹。接着,你就接受开心手术,把稚嫩细小的肋骨切开,透过专业的手术将你原本错置的心脏血管接回原本对的位置。坐月子期间,我咬紧牙关,也要坐着轮椅去看你,每天总是为你祷告,期望你能快快复原,我们一起回到高雄的家。

可惜的是,医生说你术后恢复不良,手术虽然有高达九成的成功率,但仍有例外。我和爸爸持续地每一天为你祷告,上帝也持续给我们够用的恩典,使我们能陪伴在你身边。每次到你身边,我都会轻声对你说:“保护你的是耶和华,你不用害怕。

今年的母亲节,你已经不在我身边了,但我依然知道,因为我们有上帝,总有一天一定能够再相见!

 

 

他乡变故乡的恩典之路

他乡变故乡的恩典之路

文/王蓝

在人这是不能的,在上帝凡事都能。—马太福音19章26节

我出生于中国江苏,婚前我在中国有稳定的工作,经营2间服饰店,跟先生交往7年后结婚,因为怀孕准备生产于2011年来到台湾,开启了我这一生从未计划过的异地生活。

我的原生家庭比较感性,家人关系也较紧密,母亲总把生活大小事都打理得很好,致使我嫁来台湾后一切都要重新开始学习,感觉特别辛苦。自认为跟先生沟通没问题,但来到台湾后,常觉得他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能体谅我的难处,后来才发现文化差异造成我们对一句话有不同的解读,也让我觉得,尽管在台湾有家,但心里仍充满孤单,无法有稳定感。

在教养孩子方面,我学习母亲全部一把抓,大小事情都帮孩子打理得很好,算是控制欲很强的妈妈,直到儿子进入小学,才发现他不会自主预备所需物品,并且担心他会成为一个“妈宝”。学习放手的过程我也很痛苦,但是我知道唯有放手才能让他习得为人处世的道理。而且,原来其实孩子可以做得很好。

印象最深刻是在怀老三时,整个怀孕生产过程使我身心灵备受煎熬,当时跟夫家的姻亲互动上有些挫折,再加上我有前置胎盘的问题,心情非常忧郁。怀孕第32周,我大量出血从死门关走一遭,女儿提早出生,因为早产儿肺部发展不完全,初期瓶喂时她常常忘记呼吸,有呼吸暂停的状况,导致脸部肿胀发紫。孩子在保温箱的那40天,因为死亡的阴影垄罩,导致我害怕面对女儿。有一次接到护士电话说孩子要输血,我就难过地哭了!我是因为心疼女儿而流泪,但却没有人安慰,反倒是被责骂哭泣不吉利,心中真是满腹委屈无处倾诉。

回顾这11年的婚姻,过去我想做一个被婆家接纳和喜欢的媳妇,融入这个大家庭,但我始终感觉被拒绝;在育儿上我总以为自己的想法是好的,试图去改变孩子,但我认识上帝后发现:“我们都不是完全人,我们也不完美。”唯有上帝才能使人生命成长(哥林多前书3章6节),祂的话语能使人的生命经历改变,让冲突紧张的姻亲关系得到恢复,有家庭的温暖;当我在教育孩子上遇到挫折、沮丧时,总能被牧师的讲道、小组姐妹的生命见证提醒,再次引领我回到上帝面前。感谢主,成为祂的女儿后,现在他乡变故乡,我终于能安心生活在台湾这片土地上了!

 

 

我和我的唐宝宝劭劭

我和我的唐宝宝劭劭

文/陈雪巴奈

我的肺腑是祢所造的。我在母腹中,祢已覆庇我。我要称谢祢,因我受造奇妙可畏。祢的作为奇妙,这是我心深知道的。我在暗中受造,在地的深处被联络,那时,我的形体并不向祢隐藏。我未成形的体质,祢的眼早已看见了。祢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祢都写在祢的册上了。—诗篇139篇13-16节

在血液筛检一周后,医生拿着报告,用我听不太懂的术语说明我的状况。他说我是属于高风险的孕妇,产下唐氏症宝宝的机率非常高,报告结果呈现阳性反应,医生建议我接受羊膜穿刺术,以确定胎儿是否患有唐氏症。又说,我的状况是可以合法进行人工流产。

我平静的回答:“我不能因胎儿不好,就拿掉,我没有权利扼杀一个生命,我会生下他的。”医生问:“你是基督徒吗?”我点点头。医生虽然明白我的想法,但还是建议我和先生商量后再做决定。

从那天起,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以及肚子里的生命。我固然相信上帝的应许,但心里总是慌乱、不知所措,最后也只能不断地祷告将孩子交托给主。经过两周后,我才和先生谈论胎儿的状况及医生的建议。只见丈夫面有愁容,但他安慰我,就算是唐氏儿也要生,因为我们要面对的是上帝。我们在人面前谈的是爱和生命,若我们自己都做不到,如何面对上帝、面对人呢?

当下我很有信心的说:“好,即便如此,我也要生下孩子。”我们给孩子取名为“劭”,年高德劭的劭,我们期盼他是上帝所呼召,满有力量,被上帝所用的孩子!

然而,劭劭出生后我每天哭红双眼,不断地问上帝为什么?祂怎能如此待我,是我做错了什么吗?一定是上帝在惩罚我!那时我无法接受任何安慰,直到看了一位姐妹给的一卷录影带,才有了改变。

影片描述一对夫妻,丈夫是位医生,他放弃高薪与妻子在自家收容被弃养或患有重症的孩子。即使孩子的生命垂危,他们仍旧细心照料,让孩子有尊严地活着,陪伴他们走完人生的最后一哩路。看到这里,我和先生不禁流下感动的泪水。这群孩子不是他们亲生的,但竟然可以全心全意地爱着他们。我深感羞愧,忘了之前曾说过,即便不好也要生。我在主面前痛悔认罪!我听见上帝说:“劭劭将是你的喜乐、你的见证!”

在劭劭的成长过程中,我们不断地经历上帝的医治,从心房的破洞,需要做心导管手术、严重的听力障碍、情绪障碍问题等,都一一被主医治,连医生都惊讶地说:“这真是奇迹。”我说:“这是神迹!

照顾特殊儿并不容易。我曾灰心绝望、想放弃,面对艰难与压力,终于我的情绪还是溃堤了,我在上帝面前大声哭喊说:“主啊!祢给的产业,我实在无力经营,我把他还给祢吧!除非,祢给我方法。”

不知祷告多久,我感受到有股暖流在我心中,圣灵让我看见劭劭纯净的心灵,以及他与主亲密的关系,这些都是我所不能及的。此时,我流下悔改的眼泪、羡慕的眼泪、充满盼望、温柔的眼泪,也是上帝加添力量给我的眼泪。

就在此刻,我明白上帝的心意。在上帝的眼中,每个人都是祂精心的创造,独一无二,我的劭劭也是。如今劭劭20多岁了,他热爱音乐,喜欢打鼓!他是上帝赐给我的珍宝。我相信,神迹奇事仍会继续发生,为要见证、荣耀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