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感激

感谢的心

古罗马伟大的哲学家辛尼加(Seneca,公元前4年-公元65年)曾被王后指控犯了通奸罪。当元老院裁定他死罪之后,或许是因革老丢王认为此乃错误的指控,而只将辛尼加放逐到科西嘉岛。这样的减刑让辛尼加对“感恩”有深刻的感受,他写道:“世上一直有杀人犯、暴君、小偷、通奸者、盗贼、亵渎者和叛徒,但其实最可恶的是不懂感恩的人。”

铃声响起

历经了痛苦难熬的三十轮放射治疗后,医生终于宣告黛岚的癌症已治愈了。她迫不及待地拉响“除癌铃”,这是医院的一个传统,表示治疗结束并庆祝她恢复健康。黛岚激动地用力拉响欢庆的铃,甚至连铃铛上的绳子都拉断了,引发满室欢声笑语。

感恩与盼望

莉莎看到许多秋季的装饰都带着死亡的气息,有时甚至看似阴森,令人毛骨悚然。因此,她想方设法要改变这晦暗的季节,为人们带来盼望!

代价

米开朗基罗的作品呈现了耶稣生平的许多层面,但其中最触动人心的作品,却是一幅最朴实简单的画作。在1540年代,米开朗基罗为朋友画了一幅圣殇素描,描绘耶稣的母亲抱着死去的基督。素描勾勒了马利亚轻托着耶稣毫无生气的躯体,向天仰望。在她身后竖立的十架上,引用出自但丁在《天堂》一书中的话说:“他们没想到这需要付上多少血的代价。”米开朗基罗表达出深刻的观点:当我们纪念耶稣的受死,也需要想到耶稣付上的代价。

气息

智恩罹患罕见的自体免疫疾病,以致全身肌肉无力,甚至几乎丧命。在患病期间,他领悟到能正常呼吸实在是宝贵的恩典。因为有超过一周的时间,他都不能自己呼吸,必须倚靠一台机器每隔几秒把空气灌入他的肺部,而且这样的治疗令他十分痛苦。

说话与赞美

手术后的中风使谭陌失去说话能力,面临漫长的复健之旅。几周后,在教会的感恩节礼拜中,我们喜出望外地看到他,更叫人惊讶的是他竟站起来开口说话。即使他边想边说时,言语杂乱、内容重复且时序颠倒。但有一件事很清楚:他在赞美上帝!此时便显明了人在遭难时仍然蒙恩。

常常感恩

在17世纪的战乱和瘟疫中,马丁·林卡特(Martin Rinkart)于德国萨克森州担任牧师三十多年。有一年,他主持了4,000多场葬礼(其中也包括他的妻子)。有时,食物非常匮乏,以致他全家人都必须挨饿。尽管他可能因此而绝望,但他对上帝的信心却仍坚定不移且时时献上感谢。他甚至还写了一首德语诗歌表达对上帝的感恩,后来被翻译成为广受欢迎的赞美诗《齐来谢主》。

艰难时期

我蜷缩在躺椅上,身心灵都疲惫不堪。我们一家人跟随上帝的带领,长途跋涉从西部的加州搬到中部的威斯康辛州。抵达之后,我们的车就故障了,以致两个月无车可用。我丈夫不得已而做了背部手术,无法行动自如,而我又有慢性疼痛,致使我们无法尽速安顿下来。虽是搬新家,但房子过于老旧,需花一大笔经费整修。家中的老狗健康情况不佳,而初来乍到的幼犬,虽带给我们很多欢乐,但养一只充满活力的小毛球,所需的精力实在超过预期。这些情况使我意志消沉,不禁思想,走在崎岖难行的道路上,如何能有坚定的信心呢?

完全关注

现今的科技往往让我们持续不断地关注,攫取了我们所有的注意力。网路这个现代奇迹给了我们不可思议的能力,只要一机在手,就能获取各方资讯和许多知识。但对很多人来说,这种科技所带来的方便可能需要付上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