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介绍

查看所有
Anne Cetas

施安妮

施安妮(Anne Cetas)于2004年加入撰写《灵命日粮》的行列,目前她是本刊的主编。她和丈夫卡尔喜欢骑脚踏车同游,他们也是一城乡宣教机构的资深顾问。

文章 施安妮

结出好果子

某个协会提倡园艺教育,其创办人建议﹕“应该让孩子们随意在花园任何一个角落撒下一粒种子,看日后会长出些什么。”虽然这并不是悉心耕作的良好示范,但却真实反映每颗种子潜在的生命力。自2004年起,这个协会便为低收入地区的学校和社区建造美丽的花园,让孩子们透过园艺学习营养的概念并获得工作技能。这位创办人说﹕“在市区有一片生机盎然的绿地,可以让孩子们有机会在户外做一些美好且富生产力的活动。”

由祂决定

奈特和雪琳去纽约玩的时候,很喜爱一家“无菜单料理”餐厅(omakase restaurant)。日语omakase的意思是“一切由您决定”,也就是上门的顾客不点餐,一切由餐厅的主厨来决定为顾客准备哪些餐点。他们虽是第一次尝试去这样的高级餐厅用餐,而且似乎有点冒险,却相当满意主厨为他们预备的菜肴。

不要忘记

我的外甥女带着她四岁的女儿嘉莉来访,我们一起度过一个美好的星期六下午。我们欢乐地在户外吹泡泡,在公主画册上填颜色,一起吃花生酱加果酱三明治。当他们上车准备离开时,嘉莉摇下车窗,甜甜地喊着说:“姨婆,不要忘记我喔!”于是,我赶紧走到车子旁边,轻声对她说:“我绝对不会忘记妳。我答应妳,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喔!”

当然愿意!

辛苦的一天终于结束了,雪莉安适地窝在躺椅上。她望着窗外,看到一对较年长的夫妇正奋力地挪动一截别人放在前院、供人免费取用的旧围栏。雪莉赶紧拉着丈夫一起去帮忙。他们一边把围栏弄上推车,走过街道,推到那对夫妇位在街角的家,一边为四人推围栏的模样开怀大笑。当他们继续要推第二截围栏时,那位太太问雪莉说:“妳愿意做我的朋友吗?”雪莉回答说:“当然愿意!”雪莉后来得知,这位越南朋友只懂一点英文,她的孩子长大了又住得远,所以她常感到孤独寂寞。

现在开始

在2017年2月底,我大姐的切片报告证实她得了癌症,当时我就告诉朋友们:“从现在开始,我得尽可能多花点时间陪伴大姐。”有些人说,我反应过度了。然而,不到十个月的时间,大姐就过世了。虽然我已经花了许多时间陪伴她,但如果深爱一个人,总还是会觉得爱得不够多,相处的时间不够长。

可以放松了!

达明走进物理治疗师的诊疗室,知道接下来必须饱受皮肉之苦。自几个月前受伤后,达明的手臂就无法自然弯曲,必须接受物理治疗。治疗师拉着他的手臂,做各种伸展、弯曲的动作,而在做了每个让达明疼痛不已的动作之后,治疗师总是温柔地对达明说:“好,你可以放松了!”达明之后回忆说:“每次物理治疗时,『你可以放松了』这句话,我至少会听到50次!”

看到什么?

在一个天寒地冻的冬日,丽德站在湖边,眺望远处被白雪覆盖的美丽灯塔。当她掏出手机要拍照的时候,眼镜起了雾而朦胧一片,因为看不清楚,她便把手机的镜头对准灯塔,从不同的角度拍了三张照片。过后,她看了所拍的照片,才发现她先前把相机设定在“自拍”模式,结果拍了三张自己的照片。她笑着说:“我的焦点都是我、我、我,我看到的都是自己。”丽德的照片让我想到相似的错误:我们若只看到自己,也可能会以自我为中心,以至看不到上帝更大的计划。

无法测度的救主

去年,我和几位朋友为三位罹患癌症的姐妹祷告。我们知道上帝有医治的能力,所以我们每天祷告,求上帝治愈她们。我们曾亲眼见到上帝使人痊愈,也坚信祂能再次施行医治。在抗癌过程中,她们似乎都有好转的迹象,我们也欢欣喜乐。但到了秋季,她们全都离开人世。有人认为,这是最“终极的医治”,从某方面而言,也的确如此。但她们的离世仍让我们心痛,我们多么希望上帝在今世就医治她们,但因着某些我们无法明白的因由,神迹并未降临。

盼望何处寻

莎莎经过多年与毒瘾奋战,终于戒毒成功。为了帮助别人戒除毒瘾,她开始在所居住的城市各处,留下不具名的纸条,有时是压在汽车挡风玻璃的雨刷下面,有时是黏贴在公园的电线杆上。过去莎莎曾四处找寻能带给她希望的事物,而今她也到处留下能帮助人找到盼望的纸条,她的其中一张纸条写道:“满满的爱,燃起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