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介绍

查看所有
Anne Cetas

施安妮

施安妮(Anne Cetas)于2004年加入撰写《灵命日粮》的行列,目前她是本刊的主编。她和丈夫卡尔喜欢骑脚踏车同游,他们也是一城乡宣教机构的资深顾问。

文章 施安妮

可以放松了!

达明走进物理治疗师的诊疗室,知道接下来必须饱受皮肉之苦。自几个月前受伤后,达明的手臂就无法自然弯曲,必须接受物理治疗。治疗师拉着他的手臂,做各种伸展、弯曲的动作,而在做了每个让达明疼痛不已的动作之后,治疗师总是温柔地对达明说:“好,你可以放松了!”达明之后回忆说:“每次物理治疗时,『你可以放松了』这句话,我至少会听到50次!”

看到什么?

在一个天寒地冻的冬日,丽德站在湖边,眺望远处被白雪覆盖的美丽灯塔。当她掏出手机要拍照的时候,眼镜起了雾而朦胧一片,因为看不清楚,她便把手机的镜头对准灯塔,从不同的角度拍了三张照片。过后,她看了所拍的照片,才发现她先前把相机设定在“自拍”模式,结果拍了三张自己的照片。她笑着说:“我的焦点都是我、我、我,我看到的都是自己。”丽德的照片让我想到相似的错误:我们若只看到自己,也可能会以自我为中心,以至看不到上帝更大的计划。

无法测度的救主

去年,我和几位朋友为三位罹患癌症的姐妹祷告。我们知道上帝有医治的能力,所以我们每天祷告,求上帝治愈她们。我们曾亲眼见到上帝使人痊愈,也坚信祂能再次施行医治。在抗癌过程中,她们似乎都有好转的迹象,我们也欢欣喜乐。但到了秋季,她们全都离开人世。有人认为,这是最“终极的医治”,从某方面而言,也的确如此。但她们的离世仍让我们心痛,我们多么希望上帝在今世就医治她们,但因着某些我们无法明白的因由,神迹并未降临。

盼望何处寻

莎莎经过多年与毒瘾奋战,终于戒毒成功。为了帮助别人戒除毒瘾,她开始在所居住的城市各处,留下不具名的纸条,有时是压在汽车挡风玻璃的雨刷下面,有时是黏贴在公园的电线杆上。过去莎莎曾四处找寻能带给她希望的事物,而今她也到处留下能帮助人找到盼望的纸条,她的其中一张纸条写道:“满满的爱,燃起希望!”

十字架观点

我的同事阿唐在办公桌上放了一个8x12吋的玻璃十字架,那是和他同为癌症病患的朋友小裴所赠,为要帮助阿唐以“十字架观点”去看待每一件事。这座玻璃十字架不断地提醒他上帝的慈爱与美意。

付出时间

利玛是一位刚移居美国的叙利亚妇女,她正试着以手势及有限的英语,向她的家教解释自己为何伤心难过。她端出一盘精心制作的中东肉馅饼,眼泪从她脸颊潸然滴下。她说:“一个人。”她先指向门口,接着又指向客厅,再指回门口,嘴里发出嗖嗖的声音。这位家教把她表达的意思拼凑起来,才知道原来有好些邻近教会的弟兄姐妹,说好要带些礼物来探访利玛和她的家人。但结果只来了一个人,而那人匆忙搁下一箱东西之后,就飞快地赶去处理别的事务。然而,利玛与她的家人正觉得孤单无助,他们渴望能接触人群,并与新朋友分享他们的中东肉馅饼。

柔声低语

一个年轻人上了飞机坐下后,便开始感到忐忑不安。他惊慌地四处张望,然后闭上双眼、深呼吸,试着冷静下来,但却徒劳无功。飞机起飞时,他慢慢地前后摇晃。走道旁坐着一位年长女士,她将手放在年轻人的手臂上,温柔地和他聊天,转移他的注意力。她低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你从哪里来?”并柔声对他说:“我们会没事的。”“你表现得很好。”这位女士可以因这个年轻人而感到烦躁或不理睬他,但她却选择用触摸和细语来安抚这个年轻人。虽然这看起来是小事,但三小时后飞机降落时,年轻人满怀感激地对她说:“真的非常谢谢妳!”

在于态度

下班后,瑞君沮丧又疲惫地开车回家。那真是很糟糕的一天,一早她就接到朋友传来一则不幸的消息。到了开会的时候,同事否决她所有的提议。当瑞君向上帝祈求时,她突然觉得最好把白天的压力放在一边,并决定带束花去探访住在照护中心的一位老姐妹,好给她一个惊喜。当这位姐妹向瑞君分享上帝多么恩待她时,让瑞君的心灵为之一振。这位老姐妹说:“我有自己的床和椅子,每日有三餐,这里的护士也会帮我。偶尔,上帝还会让红雀飞到我的窗前,因为祂知道我爱这些飞鸟,而祂也爱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