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介绍

查看所有
Kirsten Holmberg

洪可婷

洪可婷拥有许多身分,她是一位作者、讲员、朋友、母亲、妻子和基督徒。在不同的人生阶段,这些不同的角色对她来说都是难能可贵的,她非常感恩,也享受其中。可婷的父亲在她九岁时过世,当时,她决定要逃避这位让她经历如此巨大失丧的上帝。将近十三年的时间,她都活在愤怒和哀伤中,后来她因降服耶稣基督而得到了医治。1995年,可婷在美国科罗拉多州的博尔德市与丈夫麦可结婚,现在他们与孩子住在爱达荷州树城。她常利用宝贵的空档时间来阅读、跑步、摄影,或和朋友一起喝杯不含咖啡因的摩卡咖啡。

文章 洪可婷

躲避上帝

记得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跟同学们一起玩捉迷藏。我一紧闭双眼、大声数数,大家就立即跑去躲起来。我搜遍所有的柜子、箱子和壁橱,感觉就像过了好几个钟头,但连一个人都找不到。直到小萍终于从天花板垂挂下来的那盆花边蕨类植物后面跳出来时,我不禁好气又好笑。因为那盆植物其实只遮掩她的头,但她的身形却清晰可见!

与上帝亲近

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之后,我要取出银行保险箱的物品,就得经过比以前更繁复的手续。首先我得预约,抵达时要电话联络才能进入银行,接着交出身分证明并签名,然后等候一位指定的银行人员陪我进入保险库。在进去之后,厚重的门会再度上锁,直等到我从金属箱中找出所需要的物品。若不遵循这些严格的规定,我是无法进入保险库的。

虚拟的同在

随着新冠病毒在全球蔓延,卫生专家建议增加人与人之间的身体距离,以减缓病毒的传播。许多国家要求国民自我隔离或留在家中。许多公司都尽可能地让员工在家办公,但有些人却因疫情而失去工作以致经济拮据。我和其他人一样,透过网络平台参与教会和小组在线上聚会。在这个世界上,尽管我们无法实体见面,但仍能以新的形式聚在一起。

我不要离开!

当赞德和他母亲一同朝着停车场走去时,赞德却突然挣脱母亲的手,转身冲向教堂的大门,因为他根本不想离开!他母亲追上他,试着对他好言相劝,想要尽早离去。但当母亲好不容易将4岁的赞德搂进怀中,准备离开时,赞德靠在母亲的肩上哭泣,还伸长着双手渴望要回去教堂。

铃声响起

历经了痛苦难熬的三十轮放射治疗后,医生终于宣告黛岚的癌症已治愈了。她迫不及待地拉响“除癌铃”,这是医院的一个传统,表示治疗结束并庆祝她恢复健康。黛岚激动地用力拉响欢庆的铃,甚至连铃铛上的绳子都拉断了,引发满室欢声笑语。

青春期的信仰

当孩子进入青春期的时候,或许对父母和孩子来说,都是一生中最痛苦的阶段之一。记得我在青少年时期,就很想摆脱母亲而成为独立的个体。那时,我会公开否定她的价值观、违反她的规定,总觉得这些规则就是要让我痛苦难受。虽然后来我们对这些规定达成共识,但那段时间我们的关系仍然非常紧绷。母亲对我不愿遵从她那充满智慧的教导,必然伤心不已,因她深知那些教导能让我的身心灵免受不必要的痛苦。

完整的图画

当柯林打开他购买的一盒镶嵌玻璃组件时,看到的不是他为了某个计划所订购的零碎玻璃片,而是拼接好的整扇玻璃窗片。在他探究这些玻璃窗片的来源时,得知是从一间教堂完整地拆卸下来,以免这些窗片在二次大战期间遭到炸毁。柯林对这些玻璃窗片的精致工艺,以及“玻璃碎片”组合成的美丽图画,赞叹不已。

传递恩惠

在被我们领养之前,儿子是住在儿童之家。当我们准备带儿子回家时,也要求带走他的个人物品。但叫人感到难过的是,他竟然一无所有。我们让他换上特别为他购买的新衣服,同时也把一些衣服留给其他的孩子们。当我为他所拥有的竟如此之少而悲伤时,也为我们今后能满足他身心的需求而欣慰。

分享的内容

艾伟很害怕公开演讲,希望我能给他一些建议。他跟许多人一样,碰到这种情况时,就会心跳加速、口干舌燥,满脸通红。演讲恐惧症是最常见的社交恐惧症,很多人都有这种害怕的心理。有些人甚至开玩笑说,在众人面前说话比死还可怕!为了帮助艾伟克服对“表现”不佳的恐惧,我建议他专注于要讲的内容,不要在意自己讲得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