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介绍

查看所有
Kirsten Holmberg

洪可婷

洪可婷拥有许多身分,她是一位作者、讲员、朋友、母亲、妻子和基督徒。在不同的人生阶段,这些不同的角色对她来说都是难能可贵的,她非常感恩,也享受其中。可婷的父亲在她九岁时过世,当时,她决定要逃避这位让她经历如此巨大失丧的上帝。将近十三年的时间,她都活在愤怒和哀伤中,后来她因降服耶稣基督而得到了医治。1995年,可婷在美国科罗拉多州的博尔德市与丈夫麦可结婚,现在他们与孩子住在爱达荷州树城。她常利用宝贵的空档时间来阅读、跑步、摄影,或和朋友一起喝杯不含咖啡因的摩卡咖啡。

文章 洪可婷

患难中的喜乐

朋友在手机的语音信箱设置了一段录音,表示她未能接听电话,欢迎对方留言,最后她以欢欣愉快的语气说:“祝你有个美好的一天!”其实,我们无法使每一天都变得“美好”,有些处境的确令人烦扰不堪。但如果我们进一步深思,就会发现无论日子好坏,生活中总有一些美好的事。

投资回报

在1995年,美国股市投资人的平均获利高达37.6%,创下历史新高。但到了2008年,投资人却惨遭高达37%的亏损。在这些年间,投资报酬率起起伏伏,使股市投资人战战兢兢,因为不知他们的投资最后会不会血本无归。

安静敬畏

我的生活总是异常忙乱,匆忙地赶着赴约,在路途中回复电话,查核那看似永无止尽的待办事项清单。直到某个星期天,我精疲力尽地瘫倒在我们家后院的吊床里,孩子、丈夫和手机都不在身旁。起初,我只打算待上一时半刻,然而在那毫无搅扰的寂静中,我觉得身旁的事物似乎皆在邀请我逗留得久一点。我能听见吊床轻摇摆动的嘎吱响声,蜜蜂在薰衣草边嗡嗡作响,鸟儿在天空上方拍动着羽翼。蔚蓝的天空,云朵随风而飘动。

复兴

在2003年,摩门蟋蟀群袭美国多个地区,造成了超过2500万美元的农作物损失。这些摩门蟋蟀大军压境时,数量多到人们无立足之地、举步难行。这种像蝗虫的昆虫在1848年侵袭了摩门教徒落脚的犹他州,大量农作物惨遭吞噬,这些蟋蟀也因此得名。摩门蟋蟀的身体虽然只有5-7公分长,但一生可吃掉约17公斤的植物。昆虫所造成的灾害对于农民的生计,以及对一个州或国家的整体经济,都可说是一场浩劫,造成极大的伤害。

紧闭双眼

我三岁的外甥显然知道自己不该这么做,因为我从他的表情能清楚看到,他明白自己犯错了!可是当我和他一起坐下来,想要讨论他所犯的错误时,他竟然紧闭双眼不看我。他坐在那里,用三岁的逻辑想着:如果他看不到我,我一定也看不到他;假如他在我面前隐形了,他就可以避开接下来的对话和后果。

丰富或患难

安·福斯坎(Ann Voskamp)在她的著作《一千次感谢》中,鼓励读者每天检视自己的生活,纪念上帝为他们成就的一切。在书中,她每天都注意到上帝丰盛且慷慨地赐与她大大小小的恩典,小至洗碗槽里缤纷美丽的泡泡,大至祂奇妙无比的救恩,拯救像她这样的罪人(还有我们!)。安认为,感恩是人生最悲惨时还能看见上帝的关键。

扶持的手

在我们爱达荷州的冬日里,后院宛如滑冰场,我的孩子们很享受飞舞其上的兴奋感。他们年纪还小的时候,教导他们溜冰是一大挑战,要说服他们从容不迫地踩在又硬又滑的冰面上,真的很困难,因为他们知道跌倒会有多痛。每次他们的脚失控一滑,我或是我丈夫就会伸手把他们扶起来,让他们站直、站稳。

按自己的能力

朋友在家里举办节日庆祝活动,热切邀请亲朋好友来参加。每个受邀的人都很期待同享盛宴,但他们也希望能提供食物以减轻我朋友的负担,毕竟要为这么多人预备餐点的开销不小。因此,有人带面包,有人带沙拉或小菜。但其中有一位客人经济拮据,无法准备餐点,却仍希望能与好友共度这个夜晚,所以她愿意帮忙打扫清理我朋友的家以表达谢意。

彼此勉励

说起汤普森纪念馆的蜈蚣越野赛,确实与众不同。赛程共五公里,每七人合成一个队伍,他们要共同握住一根绳子跑到三公里处。然后松开绳子,各队队员各自按自己的速度跑到终点。所以每个人的成绩,就是团队的速度加上自己跑到终点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