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介绍

查看所有
Kirsten Holmberg

洪可婷

洪可婷拥有许多身分,她是一位作者、讲员、朋友、母亲、妻子和基督徒。在不同的人生阶段,这些不同的角色对她来说都是难能可贵的,她非常感恩,也享受其中。可婷的父亲在她九岁时过世,当时,她决定要逃避这位让她经历如此巨大失丧的上帝。将近十三年的时间,她都活在愤怒和哀伤中,后来她因降服耶稣基督而得到了医治。1995年,可婷在美国科罗拉多州的博尔德市与丈夫麦可结婚,现在他们与孩子住在爱达荷州树城。她常利用宝贵的空档时间来阅读、跑步、摄影,或和朋友一起喝杯不含咖啡因的摩卡咖啡。

文章 洪可婷

不必担保

一个人若没有长期按时还款的记录,想要贷款购车或买房,贷方通常都不会冒此财务风险。在这种缺少信用记录的情况下,只凭借款人单方面的还款保证,对银行而言是不够的。借款人往往需求助于借贷信用良好的第三方,请他们在借贷合约上签名作为担保。这名担保人则承诺能确保该笔款项必定还清。

使之安静

每年,我会和一群人共同举办一个社区活动。我们用11个月的时间策划每个细节,以确保活动成功。除了决定日期、地点和票价,选择食品摊贩和音响技术员外,我们还得在接近活动日期时,回复民众的提问并提供指导。活动结束后,我们还需要搜集参与者的意见。意见当然有好有坏,我们为赞美之词感到兴奋,也要平息抱怨声浪。然而,有时恶意的批评实在令人沮丧,让我们真想就此放弃。

无人眷顾

小时候,每当我觉得孤单、不被接纳而自怨自艾时,母亲想让我打起精神来,就会念这段顺口溜给我听:“一条鱼,水里游,孤孤单单在发愁。两条鱼,水里游,摆摆尾巴点点头。三条鱼,水里游,快快活活笑开口。许多鱼,水里游,大家都是好朋友。”等我哭丧的脸上绽放笑容后,她便会引导我,使我想起其实我身边仍有许多值得感恩的人事物。

改变视角

我的家乡经历了三十年来最严峻的冬天。我在寒风中花了好几个钟头铲除厚厚的积雪,以致肌肉酸痛不已。然而,这一切好像白费工夫。我进到屋内,疲惫地脱下靴子时,一阵温暖迎面而来,孩子们也围绕在火炉旁。当我从温暖的家中望向窗外时,我对寒冬的视角完全改观。我看见的不再是有更多的事情要做,乃是银妆素裹的树木,以及一片被白雪覆盖的纯白冬景。

理应欢唱

我十三岁时,学校要求学生选修四门兴趣探索课程,包括:家政、艺术、合唱和木工。在合唱课第一天,指导老师要每个学生个别到钢琴旁边试唱,好依学生的音质、音域而分部。轮到我的时候,老师弹了好几个音要我试唱。可是我不但没被分派到任何音部,反而在重唱几次之后,老师就要我去重新选修其他课程。从那一刻起,我就认为自己根本不该唱歌,我的声音不适合唱歌。

听我们想听的

人类总是会寻找佐证支持自己的论点。研究也显示,我们确实会加倍搜集支持我们立场的资讯。当我们固执己见,就不会接受他人提出的异议。

然而

我的个性偏向悲观,对于生活中的种种情况总想着负面的结果。若有一项工作计划受挫,就会认为其他的计划,甚至完全无关的计划也同样会失败,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好。我为自己感到悲哀,我觉得自己是个糟糕的母亲,没有一件事做得好。我若在某一方面受挫,就会造成我在许多方面感到挫败。

上帝的嘱咐

我家老二碧兰很享受睡在她姐姐房里的大床上。每晚我为碧兰盖被时就严厉地叮咛她,不可以跑下姐姐的床,不然我就会把她送回她自己的小床。夜复一夜,我都在走廊上发现她,然后把垂头丧气的她送上她的小床。几年后我才知道,一向对她友善的姐姐,并不欢迎这个多出来的室友,所以总是跟碧兰说听见我在叫她。碧兰听了姐姐的话,就下了床出来找我,结果被送回自己的小床。

怜悯胜过审判

我的孩子们在年幼时期,常因争吵而跑来向我告状。我会将他们个别带到一旁,让他们各自说明事情发生的缘由。确定双方都有过错之后,我会在谈话结束时问他们,要怎样才是公平和合理地处置对方的行为,他们都会建议要立即处罚对方。出乎孩子们意料的是,我却用他们自以为对方应得的惩罚来处置他。瞬间,每个孩子都开始哀嚎,因为他们自以为给对方这样的责罚十分公平,但当相同的惩罚方式加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却顿时觉得不公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