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圣经

预报者的失误

在1854年,年轻的俄罗斯炮兵军官列夫.托尔斯泰(Leo Tolstoy)从设置炮台的山坡上,遥望山下战场的残酷杀戮。过后他写道:“看着人们彼此残杀,我竟然有一种很奇异的乐趣。每天上午和傍晚,我都会花几个小时观看。”

起飞

当我们参观一艘航空母舰时,一位喷射战斗机飞行员解释说,飞机需要时速56公里的风,才能从如此短的跑道上起飞。为迎向这种稳定的风,舰长要将航舰转成逆风方向。我问道:“飞机不是要顺风起飞吗?”飞行员回答说:“不是。喷射机必须逆风而飞,而这也是唯一能起飞的方法。”

热爱学习

当有人问一名男士他如何成为一名记者时,他分享了一个故事,讲到从小他的母亲如何致力让他获取知识。他母亲每天乘坐地铁时,都会收集留在座位上的报纸,然后交给他。虽然他特别喜爱阅读体育版的新闻,但其他的报导也让他接触到世界上的各种知识,最终使他开阔眼界、打开思路,有了广泛的兴趣。

言行一致

当最小的儿子维维上幼儿园的时候,我便开始读圣经给我两个孩子听。我会寻找机会进行教育,分享适用于我们情况的经文,并且鼓励他们与我一起祷告。维维常常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够牢记经文。当我们陷入困境、急需智慧时,他会脱口说出一些绽放上帝真理亮光的经文。

上帝的指南针

在二战期间,锡曼诺夫(Waldemar Semenov)在美国一艘商船上担任初级工程师。在距离北卡罗来纳州海岸约480公里处,一艘德国潜水艇浮出水面并向该商船开火。商船被击中后,随即起火燃烧并开始下沉。锡曼诺夫与船员们将救生艇放到海中,靠着救生艇上的指南针驶向航道。三天后,一架巡逻的飞机发现了他们的救生艇,通知美国海军舰艇于隔日将众人救起。幸好有那个指南针,锡曼诺夫与其他26名船员才得以获救。

相信圣经

葛培理是位著名的美国布道家,有次提到自己曾无法相信圣经全然无误。有天晚上,他在圣贝纳迪诺山上的退修中心,独自在月光下漫步静思时,他双膝跪地,将圣经摆在树墩上,然后磕磕巴巴地祷告说:“上帝啊,圣经里有许多事我根本无法理解!”

安度人生风暴

在1999年7月16日,小约翰·肯尼迪驾驶的小飞机坠入大西洋。调查人员判定,事故起因是一种称为“空间迷向”的常见失误。当飞行员由于能见度低而迷失方向,忘记依靠仪器帮助他们成功到达目的地时,就会出现这种现象。

用真理对抗谎言

我把圣经放在讲台上,看着台下一张张热切等着我开始分享信息的脸庞。我已为此祷告,也预备了讲章。为什么我会说不出话来呢?

比蜜更甜

在1893年10月,芝加哥举办的世界博览会人潮汹涌,当地的剧院全都暂停营业,因为剧院的业主认定所有人都会去参加世界博览会。但布道家德怀特·慕迪(Dwight Moody,1837-1899年)仍想按计划举办布道会,在芝加哥另一端的音乐厅里讲道与教导。当时慕迪的朋友叨雷(R. A. Torrey,1856-1928年)怀疑他能否在博览会当天吸引人群。虽然有超过70万人前往博览会,然而靠着上帝的恩典,也有许多人来参加布道会。事后叨雷总结说,众人之所以前往,是因为慕迪熟知那本世人最渴望了解的书──圣经。叨雷盼望人们也像慕迪一样喜爱圣经,全心投入并持之以恒地阅读。

关怀书信

数十年前,美国精神科医生杰利‧莫多(Jerry Motto)发现表达关怀的信具有莫大的影响力。研究显示,寄信给曾企图自杀的出院患者表达关心,可让病患的再自杀率降低一半。近来,医务人员也发现在跟进重度忧郁症患者的治疗时,发送关怀的简讯、明信片、影片或图像,也具有同样的效果。

记这些事

在1943年9月7日,荷兰犹太裔女作家贺乐孙(Etty Hillesum)在明信片上写道:“主是我的高台⋯⋯我们唱着歌离开集中营。”她从火车上丢出这张明信片,而这也是她留下的最后一份文件。同年11月30日,她在奥斯威辛集中营遭杀害。贺乐孙在日记中描述在集中营的经历,这些日记后来被翻译与出版。她从自己的角度记述了纳粹占领下的恐怖事件,以及上帝所造世界的美好。这些日记被翻译成67种语言,让许多读了这些日记的人,可以相信在邪恶之外仍有美善。

永不放弃

南苏丹的克利科族主教尼戈(Semi Nigo)用“战争频传,遥遥无期”,形容他的教会渴望拥有克利科语的圣经,但却一再被延误的情况。事实上,在这之前,他们未曾有过克利科语的文字印刷。几十年前,尼戈主教的祖父勇敢地开始翻译圣经的工作,但因战争和局势动荡而使翻译事工一再受挫。然而,尽管他们所处位于乌干达北部和刚果民主共和国的难民营屡屡受到袭击,主教和信徒们仍坚持进行圣经翻译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