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灵命日粮

没有秘诀

一位同事向我坦承,他认为自己不是“信耶稣的料”。我静静地听他描述他所谓“舒适又爱自己”的生活,但这种生活却又如何无法满足他。他说:“问题是我一直努力要当个好人,关心别人,但却办不到。好像我想做的事,都做不到;不想再做的事,却一直去做。”

期待弥赛亚

因为车子无法启动,我们找了汽车维修员。那维修员看起来很年轻,似乎不能为我们解决问题。丈夫丹恩低声跟我说:“他只是个孩子!他行吗?”可见我丈夫心存怀疑。他的反应与当时拿撒勒人怀疑耶稣是谁的反应十分相似。

属耶和华的

我们不难发现,刺青在现今社会非常流行。有些人的刺青图案很小,小到几乎没有人会注意到。但有些人,包括运动员、演员,甚或普通人,会选择大面积的刺青,以不同颜色的墨水,刺上各式各样的文字和图案,这股流行趋势似乎会一直延续。在2014年,美国刺青行业的净收入就有30亿美元,还有额外六千六百万美元的收入则来自清除刺青的图案。

不变的爱

每当我砰地一声关上车门,奔向校园时,爸爸总会大叫:“我爱你!”当年我只是个六年级的学生,每天早上,我们几乎都重复着同样的方式道别。车子一到学校门口,爸爸就会说:“希望你有个美好的一天!我爱你!”而我只是简单地说:“再见。”我并不是生他的气或故意忽略他,我只是沉醉在自己的思考中,没有在意他所说的话。尽管如此,我爸爸的爱依然不变。

最近,我有位从事房屋买卖的朋友佩琪因癌症过世。当我和妻子追忆佩琪的往事时,妻子回想起多年前佩琪曾带领一位男士信主,后来他还成为我们共同的好友。

上帝的手

我的一个朋友从小就被一对美国宣教士夫妇收养,在加纳成长。当他们全家搬回美国后,他进入大学就读,但却因学费问题而必须辍学。后来他与军队签约,不但获得补助缴付大学学费,还有机会周游列国。自始至终,上帝都在工作,装备他担任一个特殊的职务。如今,他撰写并编辑有关基督信仰的文学作品,向全世界的读者宣扬福音。

孤单的圣诞节

我曾在加纳北边我祖父的小村屋里,度过最寂寞的圣诞节。那年我刚满15岁,父母和兄弟姐妹离我大约有一千公里远。以前我跟家人及村里的朋友在一起时,圣诞节总是既盛大又令人难忘的节日,但这一年的圣诞节却是一片寂静凄凉。在那个圣诞节清晨,我躺在地垫上,想起一首当地人唱的歌:一年又过去,圣诞节来临;上帝爱子降生,平安喜乐归于人。我沮丧地唱着,一遍又一遍。

扶持的手

在我们爱达荷州的冬日里,后院宛如滑冰场,我的孩子们很享受飞舞其上的兴奋感。他们年纪还小的时候,教导他们溜冰是一大挑战,要说服他们从容不迫地踩在又硬又滑的冰面上,真的很困难,因为他们知道跌倒会有多痛。每次他们的脚失控一滑,我或是我丈夫就会伸手把他们扶起来,让他们站直、站稳。

圣诞的意义

在迈入十二月之前,我们北方的城镇早已弥漫圣诞的欢欣气氛。有一间诊所在树木和矮树丛上,挂上一串串五颜六色的灯饰,到了晚上就成了叹为观止的缤纷夜景。还有一间公司把办公大楼装饰成一个巨大且华丽的圣诞礼物。圣诞的氛围随处可见,而圣诞的商品促销活动,要人不注意也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