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教会生活

基督里的同伴

哈佛大学的成人发展研究是一个长达数十年的计划,研究的成果让我们更了解良好的人际关系之重要性。这项研究始于1930年代,以268个哈佛大学的大二学生为研究对象,后来拓展到456个波士顿市区内的居民。研究人员每隔几年就会和参与者见面谈话,并仔细研究他们的就医记录。结果他们发现,亲密的关系是影响快乐及健康的最大因素。换言之,如果我们身边有关系密切的同伴,我们或许就可以经历到更深的喜乐。

家人

许多国家正兴起“租赁家人”的行业,以满足孤独者的需求。有些人会雇用他人来充当自己的家人,为要在某些社交场合维持幸福家庭的假象。另外,也有人因与家中某些成员关系冷淡,会聘请演员扮演这位亲人的角色,暂时享受渴盼的家庭之乐。

隐藏伤痛

某次我到一间教会证道,分享如何将自己的伤痛诚实地带到上帝面前,接受祂的医治。那间教会的牧师在做结束祷告之前,站在会堂中间的走道上,深深地注视会众的眼睛,说:“我身为你们的牧师,可以在周间探访你们,倾听令你们伤痛心碎的经历。然而,在主日敬拜中,我却看到你们隐藏自己的痛苦,这真令我感到难过。”

彼此相爱

有一间我很喜欢的教会,几年前他们只是服事前囚犯的一个事工团体,协助他们回归社会。如今这间教会十分兴旺,会友来自社会各个阶层。我喜爱那间教会,因为这让我联想到我想像中的天堂,充满各式各样的人,全都是蒙恩得赎的罪人,因为耶稣的爱而相聚在一起。

同心合意

尼可拉斯·泰勒(Nicholas Taylor)在澳洲伯斯搭乘火车时,不慎将脚卡在月台和车厢之间的空隙。工作人员无法使他脱困,便召集大约50名乘客,在车厢旁边一字排开。众人一起数到三,同心协力地把车厢推开一点,最后终于让泰勒脱困。

安全之处

一名日本青年有心理问题,不敢踏出家门。为了躲避人群,他白天睡觉,晚上看电视。他是一位蛰居族,或称现代隐士。问题起源于他因成绩不好而辍学,后来逐渐脱离人群,时间越长,他就越觉得自己与社会格格不入。最后,他甚至与所有的家人和朋友都断绝联络。后来他接受帮助走向康复,他参加东京一所称为“安全之处”的青年俱乐部。在那里,心灵破碎的人可以学习重新踏入社会。

主里合一

当我们看到圣经里一长串的人名,往往会想要略过不读。其实,我们可从中寻到宝贵的真理,比如耶稣所召的十二个使徒的名字。这些奉主名服事的使徒,有许多是为人熟知的,例如被耶稣改名为彼得的西门;身为渔夫的雅各和约翰两兄弟;出卖耶稣的加略人犹大。但很容易被我们忽略的是,税吏马太跟奋锐党人西门必定曾经是敌对的。

彼此扶持

在新约圣经中,多次出现“基督的身体”这一个充满奥秘的词语,使徒保罗特别用这个词语来形容教会。耶稣升天之后,祂将传福音的使命转交给教会,就是我们这些不完全、拙口笨舌的信徒。耶稣成为教会的头,却将手、脚、眼、耳、口的职责,全交给还不够成熟的门徒,以及你和我。

犹疑的变色龙

当我们想到变色龙,自然会联想到它们会随着环境而改变颜色。但是这种蜥蜴有另一种有趣的特性。有好几回,我看着变色龙在地上爬行,心想它们什么时候才能到达目的地。只看到变色龙勉强地、慢慢地伸出一只脚,然后又好像改变心意缩了回去;接着它们再试一次,小心翼翼踏出那踌躇不前的一步,仿佛只要一踩下去就会天崩地裂。于是,就有人打趣地说:「不要成为教会的变色龙,常说:『今天我要去教会。噢,不!下星期再去好了。算了,还是改天再去吧!』」这样的形容,总是让我不禁会心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