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祈祷

坦诚倾诉

雅兰和达丰非常渴望拥有自己的孩子,但医生说他们无法生育。雅兰向一位朋友透露﹕“我近来都很坦诚地向上帝倾诉。”在一次“倾诉”之后,雅兰和达丰把他们的情况告诉牧师,而牧师跟他们说,教会正在做领养儿童的事工。一年后,他们顺利领养了一个男婴。

寻求上帝的帮助

在19世纪末,蝗虫大军突袭美国明尼苏达州长达五年之久,让当地的农作物惨遭浩劫。农民虽试图用焦油围困蝗虫,并将农地烧毁以杀死虫卵,但都无法彻底消灭蝗虫,致使许多人处于饥饿边缘,并对此深感绝望。于是,他们渴盼全州的人民能在某一天同心祷告寻求上帝的帮助,而州长最终同意将4月26日定为祷告日。

信心的祷告

经过多年的努力,素珊终于怀孕了,她和丈夫凯华欣喜若狂。当凯华知道素珊的健康状况可能会危及胎儿,就每天晚上彻夜不眠为妻儿祷告。直到某天夜里,凯华觉得自己不需向上帝苦苦哀求,因上帝已应允看顾一切。但一周后,素珊流产了。凯华伤心欲绝,不禁猜想,是否祷告得不够才会失去孩子?

阻隔祷告

探测火星的漫游车机遇号自2004年登陆火星后,便一直与美国太空总署喷气推进实验室的科学家保持联系。十四年来,它在火星表面移动了45公里,拍摄数千张照片,并分析许多物质。但2018年,一场强烈的沙尘暴使机遇号的太阳能板铺满尘土,以致失去动力,也中断了它与科学家之间的交流。

不再无父

约翰·斯沃斯(John Sowers)在他的著作《无父一代》(Fatherless Generation)中写到:“没有哪个世代像现代一样,有那么多自愿缺席的父亲,有多达2,500万个孩子生长在单亲家庭中。”就我个人而言,即使哪天巧遇父亲,我也不认识他。因为在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父亲的照片全被烧毁。多年来,我都觉得自己没有爸爸。直到13岁那年,我听人诵读主祷文(马太福音6章9-13节),便告诉自己:你或许在世上没有父亲,但如今你在天上有上帝作你的父亲。

祷告不匆忙

夏威夷的基督徒爱丽丝讲了一个故事,谈到夏威夷人在进入庙宇敬拜神祇之前,会先在外面静坐好一段时间以做好预备。进了庙宇,会缓慢爬行到祭坛前祈祷。过后,他们又回到外面静坐很长一段时间,好将“生命气息”吹入他们的祷告。所以当宣教士来到夏威夷时,夏威夷人觉得这些宣教士的祷告很奇怪。宣教士站着说几句话就是在“祷告”,说完“阿们”就结束了。夏威夷人形容这些祷告“没有生命气息”。

上帝听见了

美国罗斯福总统在任期间,经常得面对到访白宫的许多来宾,他们都排着长龙与他握手。有个小故事说,罗斯福抱怨没有人认真聆听他所说的话,所以他决定在某次接待过程中,做个小试验。他对队伍中每位与他握手的宾客说:“今早我谋杀了我的祖母。”宾客的回复大多类似:“太棒了!继续努力。愿上帝祝福你!”直到队伍的最后,一位来自玻利维亚的大使才真正听进罗斯福总统所说的话。这位大使错愕地低声回答:“我相信她是自作自受。”

花时间亲近上帝

在诺曼·麦克林(Norman Maclean)的经典小说《大河恋》中,描述了生长在蒙大拿州西部的一对兄弟和父亲之间的温馨故事。诺曼的父亲是长老教会的牧师,诺曼和弟弟保罗每个星期日上午都会去教会听父亲讲道,而他们的父亲在晚上还有证道服事。在两堂聚会的空档,兄弟俩会和父亲到小溪山林间散步,父亲也能借此暂离工作并放松心情。父亲这样的特意安排是要退到大自然当中,恢复精神和体力,为晚上的服事作充分的准备。

矫正视力

在我做了一个左眼的小手术之后,医生建议我作一次视力检查。我信心满满地遮住右眼,轻松地辨认视力检查表上的每一行字母。但当我遮住左眼时,却倒抽了口气。我怎么一直都没发现自己的视力竟然那么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