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介绍

查看所有
Mart DeHaan

狄马汀

狄马汀(Mart De Haan)是我们的创始人马汀·狄汉医生的孙子,前总裁理查·狄汉的儿子。你可以在“圣经探索”广播节目中听见他的声音,你也可以在电视节目“每日探索”中看见他的身影。他同时也为探索丛书写作,并在每月“个人随想”专栏中执笔,探讨一些热门话题。他和妻子黛安妮有两个已成年的孩子。

文章 狄马汀

英雄、暴君与耶稣

贝多芬本来打算将他的第三号交响曲命名为《波拿巴》,呈献给拿破仑·波拿巴。因当时法国人在宗教与政治上饱受暴政压迫,贝多芬将拿破仑视为人民的英雄、自由的捍卫者。但当这位法国将军自行称帝时,这位知名的作曲家就改变心意,怒不可遏地谴责自己昔日眼中的英雄是个恶棍和暴君!他用力擦掉乐谱上波拿巴的名字,以致在原稿上留下破洞。

伤口洒盐

在广播节目盛行的黄金年代,美国著名谐星弗雷德·艾伦(Fred Allen,1894-1956年)以带着悲观色彩的诙谐方式,为处在经济萧条和战争阴影下的人们带来欢笑。但他的幽默感其实源自于亲身遭遇的痛苦。他不到三岁就失去母亲,后来又与有成瘾习惯的父亲渐行渐远。他曾从纽约街头的车阵中救出一个男孩,并对那男孩说了一句令人难忘的话:“孩子,你怎么了?你不想变成大人,面对世间的苦难吗?”

福音的大能

古罗马有自己一套所谓的“福音”──好消息。根据诗人维吉尔的说法,众神之王宙斯要赐给罗马人一个无止境、无疆界的国度。于是,诸神选立了奥古斯都作为众神之子和救世主,开创一个繁荣太平的黄金盛世。

最伟大的交响曲

英国广播公司音乐杂志曾邀请151位世界著名的指挥家,列出20首他们认为史上最伟大的交响曲,当中贝多芬的《第三号交响曲》(Eroica)名列榜首。这首标题为“英雄”的交响曲,是贝多芬在法国大革命动荡期间写的,那时他本身也深陷困境,因当时他正逐渐失去宝贵的听力。音乐唤起他强烈的情感,表达人们在生活中面对挑战时的情绪变化。透过快乐、悲伤和获得最终胜利的跌宕起伏,贝多芬的《第三号交响曲》被视为歌颂人类精神的不朽之作。

看不见的奇迹

古太太在晚年的时候,慢慢记不清过往充满挑战和恩典的年日,思路也时好时坏。她坐在窗边,俯视密歇根州的海湾,伸手拿起了她的记事本。虽然她待会儿就不记得那是自己写的,但她仍写下:“我坐在最喜爱的椅子上,双脚靠着窗台,我的心绪漂浮,喜乐满满。阳光洒落层层波浪,海水闪烁流淌,不知流向何方。亲爱的天父,感谢祢的恩典无尽、爱不止息!这总是令我赞叹惊奇,怎么可能?我竟如此爱那我无法看见的上帝。”

拆毁这殿

在密西根州的庞蒂亚克市,有家拆迁公司拆错了一栋建筑物。调查人员认为,原定必须要被拆迁的屋主为避免自家房屋被拆毁,便把自己的门牌号码移到邻居的房子上。

射得好?

当迪士尼的经典卡通《小鹿斑比》重新上映时,不少父母都带着儿女重温自己的儿时回忆。一位年轻的妈妈也是其中之一,她的丈夫热爱打猎,家中摆满了许多让人惊叹的战利品。她与稚龄的儿女一同在电影院欣赏影片,在看到小鹿斑比的妈妈被猎人射杀时,她也与孩子一同惊呼和哀叹,但她的小儿子却天真地大喊了一声:“射得好!”至今在她的家族聚会中,家人仍会提起这件让她感到尴尬的事。

为何是我?

有一本谈论机率的书提到,每一百万人中就有一人会被闪电击中;每两万五千人中就有一人会因面对巨大的打击或损失,而患上“心碎症候群”。书中每一页都在论述成堆的各种不同机率问题,但却无法回答:“若我们就是不幸的那一个该怎么办?”

不轻易发怒

在英国广播公司的纪录片《哺乳类全传》中,主持人大卫·爱登堡(David Attenborough)攀上一棵树,以幽默的眼光观察三趾树懒。在面对树懒时,爱登堡试图激怒这世界上行动最缓慢的哺乳类动物,但三趾树懒却毫无回应。爱登堡解释说,树懒的主食是难以消化又没有营养的树叶,所以天性行动缓慢,当然也不会轻易动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