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介绍

查看所有
David H. Roper

罗大卫

罗大卫(David H. Roper)曾牧会30余年,目前负责管理美国爱达荷州一项事工(Idaho Mountain Ministries),专为牧师或传道夫妻提供一个安静退修之处。他喜欢钓鱼,以及跟妻子卡洛琳在山林溪谷边漫步。

文章 罗大卫

我们重要吗?

这几个月来,我一直与一位年轻人以书信交流,他对信仰很有追求。有一回他写道:“我们充其量不过是历史洪流中极微小的一个光点,那我们重要吗?”

又失败了!

记得以前常常要上台证道的时候,有好多主日的早晨,我都觉得自己实在不配为主证道。因为在前一周,我并不是一个最好的丈夫、父亲或是朋友。我觉得在上帝能使用我之前,我必须树立美好的生活见证。所以我发誓要尽力完成证道,并试着在下一周在各方面做得更好。

等候收成

我的一位朋友计划在当地的公园举办活动,并邀请附近的所有孩子来参加。她为著有机会与邻居分享自己的信仰而感到兴奋。

真丢人!

我人生中最丢脸的经验是发生在神学院。那是神学院的50周年纪念日,我对着教职员、学生和朋友们发表演说。我拿着讲稿走向讲台,望向底下一片黑鸦鸦的群众,接着我的目光落在前排那群声誉卓著的教授们身上,他们穿着学位袍,一脸严肃地坐在那里。突然之间,我脑中一片空白,瞠目结舌、思绪断线。开始时,我不知所云地讲了几句话,接着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讲到哪儿了,便开始乱翻手中的讲稿,时不时迸出一句无厘头的话,把台下听众搞得一头雾水。等到终于没头没脑地讲完之后,我爬回自己的座位死盯着地板,满心羞愧,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

主前起舞

几年前,我和妻子卡洛琳参加了一间小教会的聚会。在唱诗赞美时,有位姐妹在走道上跳起舞来,接着很快就有许多人加入她一起跳舞。卡洛琳跟我对看一眼,心照不宣地有了共识:“我是不会去跳舞的!”我们来自敬拜讲究严肃庄重的传统教会,这种敬拜的形式确实让我们觉得很不自在。

别着急!

我和父亲过去经常一起用双人锯砍树并切割成小段木头,当时年轻的我精力旺盛,总是使劲地将锯子强行切入。我父亲就会对我说:“别着急,让锯子来做工。”

伐木工的烦恼

我在念大学时,有一年我做了一份临时工,需要砍伐、堆叠、贩售和运送柴火。那是一份辛苦的工作,让我对列王纪下第6章所提到的那位倒霉的伐木工,心生同情。

吼叫的“田鼠”

多年前,我和儿子们到爱达荷州北部的原野露营。那虽是灰熊的栖息地,但我们特别带了防熊喷雾剂,同时保持营地干净整洁,让灰熊没有翻找垃圾觅食的机会,因为我们一点也不想要碰到灰熊。

老旧的瓦器

这些年来,我收藏了好几个老旧的瓦罐,其中最喜爱的一个乃是出自亚伯拉罕时代的遗址。在我家至少这物件年纪比我大!这个不起眼的瓦罐上有污渍、裂痕和缺口,需要来一次彻底擦洗。我保留这个罐子,是提醒自己不过是由尘土所造,纵然脆弱易碎,却装着莫大的宝贝──耶稣。正如哥林多后书4章7节说:“我们有这宝贝[耶稣]放在瓦器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