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爱他人

关怀穷人

艾维斯·桑墨斯(Elvis Summers)一打开门就看见莫婆婆。她是一个瘦弱的游民,经常来索讨空罐拿去变卖,这点微薄的现金是她主要的收入来源。当下,桑墨斯心中有一个主意,于是问她说:“妳可以告诉我妳睡在哪里吗?”莫婆婆带他走到一幢房子旁边不到一公尺宽的肮脏窄巷。桑墨斯出于怜悯为她打造一间“小屋”,让她有个简单的庇护所,能安全地睡觉休息。过后,桑墨斯还想帮助更多游民,他建立了一个“请赞助我”(GoFundMe)的网页,并与当地教会合作,提供土地为其他无家可归的人建造更多庇护所。

伤口洒盐

在广播节目盛行的黄金年代,美国著名谐星弗雷德·艾伦(Fred Allen,1894-1956年)以带着悲观色彩的诙谐方式,为处在经济萧条和战争阴影下的人们带来欢笑。但他的幽默感其实源自于亲身遭遇的痛苦。他不到三岁就失去母亲,后来又与有成瘾习惯的父亲渐行渐远。他曾从纽约街头的车阵中救出一个男孩,并对那男孩说了一句令人难忘的话:“孩子,你怎么了?你不想变成大人,面对世间的苦难吗?”

同得安慰

女儿海莉带着三岁的孙子凯华来访,我看到凯华穿着一件奇怪的衣服,名为“防抓袖套衣”(ScratchMeNot)。这种长袖上衣的袖口连着一副手套。因凯华患有慢性湿疹,皮肤常会发痒、变得红肿粗糙,海莉解释说:“穿这种防抓袖套衣,能防止凯华抓伤自己。”

出到营外

在我成长的加纳农村小镇上,每星期五都有市集。多年后,我仍记得一个特别的摊贩,她因患麻风病而失去部分的手指和脚趾。她常蹲在席子上,用空心的葫芦舀出她的农产品。虽然有些人会避开她,但我母亲却经常特意向她买东西。我只有在市集摆摊时才会看到她,其余时间她都消失于镇外。

美好的理由

两位妇人分别坐在机舱内走道两旁的座位。飞行时间是两个小时,所以我坐在后面难免会看到她们的一些互动。她们很明显是互相认识的,甚至可能是亲属关系。其中较年轻的妇人(约六十多岁)不停从手提袋中拿出新鲜的苹果片递给较年长的妇人(约九十岁),还有自制的小块三文治,清洁用的小毛巾,最后是一份新的《纽约时报》。每个递交动作都是如此温柔,并带着尊敬。当我们站着准备离开机舱时,我告诉那位较年轻的妇人﹕“我注意到妳很关心她,真的很感人。”她回答说﹕“她是我妈妈,也是我最好的朋友。”

爱你的仇敌

在她还没看到我之前,我躲进了一个房间。我虽然为躲藏而感到羞愧,但我当时实在不想应付她,以后也不想。我很想骂她、斥责她,让她看清自己的身分。可是回头想想,虽然她过去的举止令我很气愤,但很可能她对我更加憎恨!

无惧的爱

有些照片实在太让人震憾而永难忘怀,这也是我看到一帧已故威尔斯王妃黛安娜著名的照片时的经验。乍看之下,不过是王妃正与一位不知名的人士握手,脸上洋溢温暖的笑容。但这张看似普通的照片,却有个非凡的故事。

为主绽放

我并不是真的喜欢郁金香,但小女儿从阿姆斯特丹返家时,特别买了一份包装好的球茎送给我。因此当我收到她的礼物时,我表现得很兴奋,就像是开心地与她团聚一般。其实我最不喜欢郁金香,因它们大都提早开花且花期甚短,再加上七月的天气过于炎热,而不适宜栽种。

爱使人勇敢

二战期间的四位随军牧师虽未曾被称为“英雄”,但他们的牺牲却令人动容。1943年2月一个寒冷的夜晚,当这四位牧师搭乘的运输船多切斯特号在格陵兰海岸附近被鱼雷击中时,他们竭尽所能安抚数百名惊慌失措的士兵。一名幸存者说,船舰逐渐下沉时,许多受伤的人争先恐后地跳到拥挤的救生艇上,但他们却鼓励众人要勇敢面对危机,安定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