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爱上帝

上帝的怜悯

在一个寒冷的冬夜里,有人故意抛掷一块大石头,砸破一个犹太小孩的卧室窗户。那个窗台摆设了大卫之星,以及犹太宗教仪式所用的烛台,表示这户人家正在庆祝哈努卡节,也就是光明节。这个小孩住在美国蒙大拿州的比灵斯城,当时城里有好几千人,包括许多基督徒,都以怜悯回应这充满仇恨的举动。他们对犹太邻居受到的伤害与恐惧感同身受,于是许多人都在自家的窗户贴上烛台的图片。

贝蒂阿姨的爱

在我小时候,每当宠爱我的贝蒂阿姨来访,我就像是过圣诞节一样。她会带星际大战的玩具来,还会在离开时偷塞些现金给我。当我到她家小住时,她会确保冷冻库里有冰淇淋,也从不煮我讨厌的蔬菜。她没有要我遵守太多规矩,还允许我熬夜。我的阿姨很棒,她反映了上帝的慷慨和宽容。但若要健康地长大,我还需要另一种与贝蒂阿姨不同方式的爱。我也需要父母对我和我的行为有所期待,并帮助我达到要求。

打倒球瓶

朋友艾琳的脚踝上有个保龄球击倒球瓶的刺青,令我感到好奇。艾琳说,她这刺青的灵感是来自莎拉·格洛芙斯(Sara Groves)的一首歌。这首歌俏皮的歌词鼓励人从重复的日常事务中找到乐趣,因这些事常让人觉得很没意义,就像是一次又一次把保龄球瓶摆好,只为了把这些球瓶打倒而已。

许多美事

欧洲知名的艺术家和宣教士莉莉亚丝.绰特(Lilias Trotter)在临终时看见异象,她看见窗外来了一辆天堂的马车。据那位为她写传记的作家记录,当时有位朋友问道:“妳看到很多美丽的事物吗?”她回答说:“是的,很多很多美丽的事物。”

任何地方

当我翻看一盒以前的结婚照时,我翻到一张我们夫妻的合照,那时我们俩已念完结婚誓约,完成婚礼。我脸上幸福的表情充分展露出我对他的爱意和忠诚,我愿意跟他去任何地方。

无比的尊崇

我以写作来尊崇、事奉上帝,特别是现在健康不佳、行动不便的情况下,更是如此。因此,当有个相识的人告诉我,他觉得我写的文章没什么价值时,我感到相当挫败。这也让我质疑,我对上帝这微小的献上有何意义。

冬去春来

我来到附近的公园散步,以消除疲惫。当我步下小径,一片青绿引起了我的注意。生命的嫩芽从泥土中迸出,再过几周就会绽放黄澄澄的洋水仙花,预告温暖的春天即将到来。我们又度过一个冬天的考验了!

完美的礼物

在圣诞节过后的几个星期,美国各大商场的商品退回部门是最忙碌的,因为人们都要把不合心意的圣诞礼物退换成需要的物品。然而有少数人所送的礼物却能令人满意,但他们怎么知道对方的喜好,而且还送得恰到好处呢?其实送对礼的关键不在于钱,而在于倾听对方的心声,了解他们真正的喜好。

忠实球迷

在奥克拉荷马州,有个12岁的小男孩凯德·波普(Cade Pope),亲笔写了32封信,分别寄给美国国家美式足球联盟(NFL)32支球队的经理。他写道:“我家人和我都热爱美式足球,每个周末我们都会玩梦幻足球这个游戏,并观赏足球赛……我已经准备好要选一支国家足联队伍,用我一生来为它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