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活像基督

难相处的人

露西·沃斯利(Lucy Worsley)是英国历史学家,也是电视节目主持人。身为公众人物,她有时会收到一些令人难受的邮件。她因为有轻微的语言障碍,所以卷舌音的发声不准确。有名观众写道:“露西,我直话直说,拜托妳改善妳的懒音,或干脆删掉妳稿件中所有卷舌的字词。我真受不了妳的节目,这种口齿不清的说话听了就让人生气!达伦”

光明之子

每次搭飞机去到不同的时区时,我都千方百计地想调整时差。我大概什么方法都试过了!有一回,我决定要将机上用餐时间调整到我即将前往的时区。因此在晚餐时间,我没有和其他乘客一起享用晚餐,而是一直看电影并试图入睡。这种选择性的禁食实在难熬,即使在降落前提供的早餐也不够我填饱肚子。然而,让自己和身边的人“不同步调”的这招却真的奏效了,我颠覆了生理时钟而适应了新的时区。

照亮四周

当我和丈夫准备搬往美国另一端的州属时,我希望仍能与成年的儿子们保持联系。我找到一份特别的礼物,是能透过网络而远程启动的友谊灯。我为自己及儿子们各买了一盏灯并告诉他们,当我触摸我的灯座时,他们的灯也会同时亮起,闪亮的灯光代表我的爱与恒切的祷告。无论我们距离有多远,他们只要轻触灯座,我的灯也会亮起来。尽管我们知道,没有任何事物能取代我们亲密的相处时光,但每当这些灯被点亮时,就能得着鼓励,因为知道有人爱我们并为我们祷告。

像耶稣一样

美国神学家布鲁斯·威尔(Bruce Ware)在小时候,看到彼得前书2章21-23节教导我们的言行要像耶稣一样,感到很气馁。威尔在他的著作(The Man Christ Jesus)中写下自己年少时的懊恼:“我认为这太不合理了,尤其是这段经文指出,要像『并没有犯罪』的耶稣一样,跟随祂的脚踪,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上帝怎么可能要我们这么做呢?”

非常手段

十六世纪末,威廉·奥伦治亲王(William of Orange)刻意引海水淹没大部分的国土。这位荷兰君王采取如此激烈的手段,为要试图驱逐入侵的西班牙人。然而,这方法行不通,还造成大片优质的农田都被海水吞噬。这就是人们所谓的:“非常时期要用非常手段。”

不同思维

大学期间,我在委内瑞拉待了大半个暑假。当地的食物美味可口、人们亲切和善,有浓厚的人情味和舒爽宜人的天气。但一两天后我就发现,我和我的新朋友对时间管理的认知大相径庭。如果我们打算中午一起吃午餐,意味着中午十二点到下午一点之间任何一个时间点。会议或旅行亦然,他们对时间观念是差不多就好,毋须严格守时。我这才意识到,原来我对“准时”的概念,是如此深受本身文化的影响。

一个模子印出来

我们全家在某次出游时,遇到了一位女士,她在我丈夫小时候就认识他的家人了。她看看我丈夫艾伦和儿子沙维尔,她说:“沙维尔跟他爸,就像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沙维尔的眼睛和笑容,看起来就跟他爸爸一模一样。”那位女士欣喜地发现他们父子俩长得极为相似,甚至性格也雷同。虽然他们在许多方面都很像,但我儿子还是没有完全反映出他父亲的形象。

往上看

斜眼鱿鱼(cockeyed squid)住在海洋里的“弱光区”,阳光难以穿透深海照射到那个区域。这鱿鱼的绰号,来自它极为不对称的双眼:左眼会随着时间越长越大,甚至几乎是右眼的两倍大。研究软体动物的科学家推断,这种鱿鱼是用比较小的右眼,往下看漆黑的深海处,而用比较大的左眼向着阳光,往上看。

信从这光

当天,气象预报说会有炸弹气旋(bomb cyclone),这是当冬季风暴随着气压下降而急剧增强时会产生的现象。当夜幕降临,加上暴风雪肆虐,使得前往丹佛国际机场的高速公路上,能见度几乎是零。虽然“几乎”什么都看不清楚,但若你的女儿此时正飞回家来,你就会尽量做你该做的。你会带几件备用的衣物和饮用水(以免被困在高速公路上动弹不得),你会把车开得极慢,不停地祷告,但最重要的,就是要相信你的车头灯。有时候,你这样就能完成那几乎不可能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