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忧伤

现在开始

在2017年2月底,我大姐的切片报告证实她得了癌症,当时我就告诉朋友们:“从现在开始,我得尽可能多花点时间陪伴大姐。”有些人说,我反应过度了。然而,不到十个月的时间,大姐就过世了。虽然我已经花了许多时间陪伴她,但如果深爱一个人,总还是会觉得爱得不够多,相处的时间不够长。

似乎失去一切

在短短六个月内,明德的生活变得支离破碎。经济危机摧毁了他的事业和财富;一场意外夺走儿子的生命;母亲听到这噩耗,心脏病发作离开人世;妻子陷入忧郁;两个年幼的女儿极度沮丧。他只能重复诗人所说:“我的上帝,我的上帝!为什么离弃我?”(诗篇22篇1节)

石头的渴望

有位葡萄牙诗人在他的诗集中写了一句话:“啊,石砌的码头都充满了渴望!”诗人以码头象征我们看着船逐渐远离时,那种怅然若失的心情。船开走了,码头依然留在原处,成为希望和梦想、分离和渴望的永久标记。分离让我们殷切期盼重逢。

一碗泪水

在麻州的波士顿市有一块石碑,标题是《横渡那碗泪水》,是纪念1840年代后期爱尔兰马铃薯大饥荒中,为了逃出生天而勇敢横渡大西洋的先民。那场饥荒夺走上百万人的性命,另有超过百万人被迫抛弃家园,横渡大海求生,爱尔兰诗人欧莱礼称这浩瀚的大西洋为“一碗泪水”。这些人在面临绝境时,因为饥饿和伤痛,被迫离乡背井,寻找盼望。

正合其时

我的大女儿准备离家上大学,昨天我上网为她订机票时,不舍的情绪油然而生,泪水竟然沾湿了电脑键盘,还好键盘没有坏。过去18年来,我享受与她共同生活的每一个日子,因此想到她要离开就令我悲从中来。但我不会因为思念她,而剥夺她眼前的机会。在她人生的这个路口,我应该要让她去展开新的旅程,学习独立,到其他的城市开拓眼界。

哀伤中的盼望

在十九岁那年,我有一位好朋友在车祸中丧生,在随后的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当中,我感到无尽的哀伤。失去了这么年轻又优秀的朋友,极度的伤痛蒙蔽了我的眼目,使我浑然不见周遭的事物。悲恸更遮蔽了我,让我根本就看不见上帝。

凡事盼望

我从1988年开始撰写《灵命日粮》文章,在数百篇文章中,有几篇至今仍印象深刻。其中一篇是在1990年代中期所写的,文中提到,有一次我的三个女儿因露营或短宣而不在家,我和六岁的儿子史帝夫因此有了单独相处的时间。

无所不在

有一位朋友也像我们一样,因为一场车祸而痛失爱女。她在当地的报纸上,刊登一篇追思女儿琳赛的文章。文中她提到家中摆放了许多女儿的照片和纪念品,然后她说了一句扣人心弦的话:“处处都留下她的倩影,却寻寻觅觅不见人影。”

永恒的盼望

圣诞节前一周,我的母亲刚过世二个月,我仍沉溺在哀伤中,圣诞购物和家庭布置,完全被我抛诸脑后。我拒绝丈夫的安慰,为着失去坚定爱主的母亲而伤痛。当我们的儿子赛维尔将圣诞灯饰挂在家里的墙壁上时,我愠怒不语。儿子没有说什么,只在他和我丈夫出门上班之前,将灯饰接上电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