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e5%ad%a4%e5%8d%95

孤单的圣诞节

我曾在加纳北边我祖父的小村屋里,度过最寂寞的圣诞节。那年我刚满15岁,父母和兄弟姐妹离我大约有一千公里远。以前我跟家人及村里的朋友在一起时,圣诞节总是既盛大又令人难忘的节日,但这一年的圣诞节却是一片寂静凄凉。在那个圣诞节清晨,我躺在地垫上,想起一首当地人唱的歌:一年又过去,圣诞节来临;上帝爱子降生,平安喜乐归于人。我沮丧地唱着,一遍又一遍。

无人眷顾

小时候,每当我觉得孤单、不被接纳而自怨自艾时,母亲想让我打起精神来,就会念这段顺口溜给我听:“一条鱼,水里游,孤孤单单在发愁。两条鱼,水里游,摆摆尾巴点点头。三条鱼,水里游,快快活活笑开口。许多鱼,水里游,大家都是好朋友。”等我哭丧的脸上绽放笑容后,她便会引导我,使我想起其实我身边仍有许多值得感恩的人事物。

满足的喜乐

原本应该是我生命中最兴奋的时刻,但却成了最寂寞的一段时间。令我不禁自问:这是个正确的决定吗?这是我大学毕业后第一份正式的工作,工作的地点离我家有数百公里远。对于踏出人生一大步的兴奋感很快就消失了。我住在空荡荡的狭小公寓里,对这个城市也十分陌生,而且连一个朋友也没有。工作虽然有趣,但孤独寂寞却让我感到无比沮丧。

领我走过

最近,我偶然找到了一些大学时期的日记,忍不住花些时间翻阅。读着读着,我发现从前我对自己的看法和现在很不同。那时我十分孤单,甚至对信仰质疑,几乎快要崩溃了。回顾这一切,让我清楚明白,上帝如何带领我来到一个更美好的境地。看见上帝温柔地领我经过那段岁月,也提醒我,现在我无法负荷的一切挣扎,将来有一天也会成为我经历上帝医治大爱的宝贵见证。

深深被爱

多年前,我的办公室位于波士顿,在那里可以眺望安葬诸多美国民族英雄的「谷仓墓园」。墓园里可以找到签署美国独立宣言的约翰·汉考克和山缪·亚当斯的墓碑,而爱国志士保罗·列维尔的墓碑也竖立在几呎之外。

孤单的人

圣诞节过后,我在堆积如山的信件里发现一件宝物,那是一张利用旧卡片重新彩绘的圣诞卡。简洁的水彩笔触描绘出冬日寒山与苍松翠柏。在底下正中的位置,有个以冬青树的红果实画成的框框,里面写了一句:祝你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