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e5%a4%a9%e5%a0%82

看顾麻雀

我的母亲一生高雅端庄,如今却年老体弱,躺卧在安宁病床上。她连呼吸都十分费力,她已是风烛残年、时日无多,与窗外欣欣向荣的明媚春光,形成强烈的对比。

喜乐欢唱

在牙买加的一间医院里,有位名为薇欧莉的老太太坐在病床上,面带微笑地看着前来探视她的一群青少年。日正当中,炎热的天气使得病房里又闷又热,但她并没有任何怨言,反倒绞尽脑汁地想要唱一首诗歌。接着,她开心地唱着:“我就行走着、奔跑着、跳跃着,赞美主!”她一边唱,手臂一边前后摆动就好像正在奔跑一样。此时,周遭的人都不禁落泪,因为薇欧莉没有双腿。她说自己这样唱,原因是:“耶稣爱我,将来在天上,我就有腿能跑了。”

永恒家园

有句话说:“天涯无处胜家园。”这反映了我们内心渴望有个能休憩、生活,并且有归属感的地方。耶稣与门徒共进最后的晚餐之后,祂谈到人心中的这份渴望,以及祂将要面临死亡与复活。虽然祂即将离世,但祂却应许门徒必会再来接他们。祂要为他们预备居住的地方,也就是一个家。

涤故更新

在2014年,美国肯塔基州的国家克尔维特跑车博物馆的地面塌陷,出现了一个大坑洞,吞没了8辆珍贵、绝无仅有的顶级跑车。这些车辆遭到严重毁损,有些甚至已经无法修复。

小睡片刻

好几世纪前,一位名叫亨利·德班维的苏格兰牧师曾经提到,在他的牧区里,有一位住在偏远地区的老姐妹,很渴望亲眼看看苏格兰的首府爱丁堡。但她迟迟不敢踏上旅程,因为火车必须经过一个又黑又长的隧道,才能抵达目的地。

渴慕家乡

有一天,妻子走进房间,见我正埋头在家中的落地型老爷钟里。“你在做什么?”她问道。“这座钟有我爸妈以前住的房子的味道。”我红着脸回答,随手关上了老爷钟的门。我对妻子说:“妳就当作我刚回家一趟吧!”

做好准备

我公公去世时,我们在殡仪馆瞻仰他的遗容,我的小叔走到棺木旁,将公公生前常用的铁锤放在他的手边。多年以后,我婆婆去世时,我先生的家人也悄悄地将一副织针放在她的手指下。这些贴心的举动使我们想起他们生前常常使用这些工具,让我们备受安慰。

好得无比

警报声响起,小男孩因为不熟悉这个龙卷风的警报,便问妈妈那是什么。妈妈解释说,那是警告人们,有个威力强大的风暴即将来袭。如果人们不找寻掩护,可能会因此丧命。小男孩回答说:“妈咪,那有什么不好呢?如果我们死了,不是就可以见到耶稣了吗?”

上帝的居所

詹姆士·奥格尔索普(James Oglethorpe,1696-1785年)是英国将军,也是国会议员,他心怀大城市的愿景。当他负责英属殖民地的北美乔治亚州的建设时,就依此愿景规划萨凡纳市(Savannah)。他设计一系列的广场,让每个广场都有一片绿地、教堂和商店街,其余则保留为住宅区。奥格尔索普的高瞻远瞩,缔造了萨凡纳这座美丽、井然有序的城市,今日更被美国人视为南方的一颗珍珠。

相关主题

> SC-FGSL-ODB

爱的礼物

几年前,年仅七岁的女儿送我一个小礼物,那是由一根鞋带圈住五个小木块的钥匙圈。如今,鞋带已经磨损,木块也已碎裂,但木块上的字“爸爸我爱你”已刻在我的心版上。

爱的语言

当年我祖母来到墨西哥宣教时,西班牙语学得很辛苦。有一天,她上菜市场,在购买肉类时,她把购物清单交给女店员说:“我的西班牙文不好,也许要你向老板稍费唇舌。”老板听到了,却以为我袓母要买牛舌,当时祖母也没发现,直到回家后才知道买错了。她可从来没有煮过牛舌呢!

伟大的牺牲

威廉·史泰德(W.T.Stead,1849-1912年)是著名的英国记者,以报导有争议性的社会议题而闻名。他发表的两篇报导,强调邮轮的救生艇不足,严重威胁乘客的安全。讽刺的是,当铁达尼号于1912年4月15日撞上冰山的那天,史泰德正好也在船上。根据一份报告指出,当时史泰德帮助妇女和儿童搭上救生艇,过后他将自己的救生衣也让给别人,并让出自己在救生艇的位子,牺牲自己的生命,让他人得以获救。

> 灵命日粮

五指祷告

祷告是与上帝谈话,没有一定的公式。然而,有时候我们或许可以用一些方法,让我们的祷告更充实。我们可以用诗篇或其他的经文(譬如主祷文)来祷告,或是用简易祷告法,其顺序为﹕赞美、认罪、感恩和恳求。最近,我还发现可运用一种“五指祷告”的模式,帮助我们为人代祷﹕

甚好!

有时候,生活好像都围绕着某一个主题,上个星期天就是如此。我们的牧师在讲道时,内容是创世记1章,一开始他便播放两分钟缩时摄影的照片,姹紫嫣红的花朵逐渐绽放,美得令人赞叹。接着,我在家中,从社群网站看到许多精美的花朵彩照。稍后,我到森林漫步的时候,春天的野花围绕着我们,有延龄草、立金花以及野生鸢尾。

殷勤牢记

当儿子沙维尔才刚会走路的时候,我们全家人一起去参观蒙特利海湾水族馆。一进入馆内,我指着天花板上悬挂的巨大雕像,说:“你看,一只座头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