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天堂

故事还未结束

英国警匪剧《重任在肩》的最后一集创下破纪录的高收视率,因为观众都想知道剧中主角与犯罪组织对抗的结果。然而,当故事的结局暗示恶人终将获胜时,许多观众都很失望。一位剧迷说:“我希望将坏人绳之以法,我们需要一个正义的结局。”

天家重聚

我在撰写母亲的讣闻时,为了表示我们与她不是永别,并且我也持有上帝应许将来会在天堂重聚的盼望,于是我写下了:“她已安息主怀,被主接回天家。”尽管如此,有时我看到近期家族的合照都少了母亲的身影,还是会感到悲伤。然而,最近我发现有一位画家能描绘包括过世亲人在内的全家福。这位画家照着我们过世亲人的相片,将他们画进家族画像里。藉着画笔的一笔一划,这名画家呈现了上帝所应许的天堂重聚的景象。一想到能再次看见母亲在我身旁微笑,就让我感激地潸然泪下。

把我接去

我家的老狗坐在我身旁,双眼盯着前方发呆。它在想什么?可以确定的是,它不会想到死亡,因为它的理解非常有限,无法思考未来的事物。但人却不一样,不论年龄大小、健康与否或财富多寡,我们不时地都会思考死亡。诗篇49篇20节说,这是因为我们和动物不同,我们能做深入的思考而有所“醒悟”。我们知道自己终有一死,而且无法做任何事去改变这个事实。没有人能“救赎自己的生命,也无法向上帝付生命的赎价”(7节,当代译本修订版)。无人能凭着钱财买赎自己的生命,而免于死亡。

你会再见到她

我走进昏暗且安静的房间里,拉了一张椅子,坐在我朋友洁琦的床边。在开始与癌症搏斗的三年前,洁琦是个充满朝气的人。我仍然记得她笑逐颜开的样子──眼里洋溢生命光彩,笑容满面容光焕发。现在她静静地躺着,一动也不动,只能在这个提供特别照顾的医疗院等我来探访她。

放手

安宁病房的护士告诉我:“你的父亲已进入弥留状态。”“弥留”是指临死前最后的阶段,对我而言这是个陌生的新名词,让我感到像是进入一条去而不返的单行道。在我父亲离世前,我与妹妹虽不确定父亲是否还听得见,但我们还是坐在他的床边,亲吻他光洁的头顶,轻声告诉他上帝对他的应许。我们吟唱诗歌《祢信实何广大》,又诵读诗篇23篇。我们向他述说,我们爱他,并且谢谢他这位好父亲。我们知道他渴望与耶稣相聚,便告诉他只管放心地离开。我们忍着心中的悲痛说这些话,学习放开父亲的手让他离开。几分钟后,我们的父亲就喜乐地蒙主迎接进入永恒的家。

刀刃天使

当英国各地刀械犯罪案不断攀升时,英国铁器中心便提出一项方案。该中心与警察部队合作,他们打造了两百个收集箱放置在全国各地,藉此鼓励罪犯放下刀械。有10万把刀子被匿名的罪犯缴出,有些刀刃上还存留着血迹。这些刀具后来被交给艺术家阿尔菲.布拉德利(Alfie Bradley),他把刀刃磨钝,并在某些刀子上刻写年轻受害者的名字,还附上前罪犯们所写的悔过书。阿尔菲将10万件刀器焊接在一起,创造出《刀刃天使》,一个约8公尺高的天使雕像,有着闪闪发亮的钢铁翅膀。

团圆

小男孩正拆开他那当军人的爸爸寄来的大盒子,心想爸爸不会回家为他庆祝生日了。他打开大盒子后,发现里面有一个包着礼物纸的盒子,拆开那盒子后又有一个小盒子,小盒子里面只放了一张纸,上面写着:“惊喜!”小男孩正感到困惑,一抬起头来,就看到爸爸走进了房间。男孩泪眼汪汪地跳进爸爸的臂弯,兴奋地大叫:“爸爸,我爱你!我好想你!”

目标与目的

在2018年,耐力运动员科林·奥布拉迪(Colin O'Brady)尝试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徒步之旅。他拉着一个雪橇,上面装满所有的行李和必需品,在54天内独自徒步跋涉1,500公里穿越南极洲。这实在是个挑战耐力极限和勇气的壮举。

已知谁获胜

我的主管是某大学篮球队的超级粉丝。今年这个球队赢得了全国冠军,有位同事就发简讯恭贺他。其实我的主管还没机会看这场决赛,他十分懊恼,因为还没看比赛就已知道结果。但他也承认,等他有机会看这场球赛时,即便比赛接近尾声时两队分数逼近,他也不会紧张,因为他已经知道谁获胜!

我们的新家

在1892年,安妮·摩尔(Annie Moore)是第一位通过爱丽丝岛(Ellis Island)关卡入境美国的移民。当她想到马上就有一个新家和新的开始,一定感到相当兴奋!此后,还有数百万人也都是经过爱丽丝岛进入美国。安妮那时只有十几岁,但却毅然决然地离开爱尔兰艰困的环境,展开新的生活。她手里只拎着一个小袋子,心中怀抱许多梦想、希望和期待,踏上这片充满机会的国土。

转瞬即逝

朋友小佩突然离世的消息,让我惊觉死亡是那么真实,生命是那么短暂。小佩是我儿时好友,在一场因道路结冰而导致的交通意外中不幸罹难,逝世时年仅24岁。她在一个破碎的家庭长大,那时她似乎各方面都刚有好转,而且也才刚信主,怎能这么快就离开人世?

绚丽的世界

泽维十岁生日时收到淑芳阿姨送的一副眼镜,他戴上之后不禁喜极而泣。泽维是天生色盲,在他眼中的世界里只有灰、白、黑三种颜色。但是他戴上这副矫正眼镜后,第一次看到了彩色的景象。他看到周遭美丽事物的兴奋反应,让他的家人觉得仿佛看到了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