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e5%a4%a9%e5%a0%82

涤故更新

在2014年,美国肯塔基州的国家克尔维特跑车博物馆的地面塌陷,出现了一个大坑洞,吞没了8辆珍贵、绝无仅有的顶级跑车。这些车辆遭到严重毁损,有些甚至已经无法修复。

小睡片刻

好几世纪前,一位名叫亨利·德班维的苏格兰牧师曾经提到,在他的牧区里,有一位住在偏远地区的老姐妹,很渴望亲眼看看苏格兰的首府爱丁堡。但她迟迟不敢踏上旅程,因为火车必须经过一个又黑又长的隧道,才能抵达目的地。

渴慕家乡

有一天,妻子走进房间,见我正埋头在家中的落地型老爷钟里。“你在做什么?”她问道。“这座钟有我爸妈以前住的房子的味道。”我红着脸回答,随手关上了老爷钟的门。我对妻子说:“妳就当作我刚回家一趟吧!”

做好准备

我公公去世时,我们在殡仪馆瞻仰他的遗容,我的小叔走到棺木旁,将公公生前常用的铁锤放在他的手边。多年以后,我婆婆去世时,我先生的家人也悄悄地将一副织针放在她的手指下。这些贴心的举动使我们想起他们生前常常使用这些工具,让我们备受安慰。

好得无比

警报声响起,小男孩因为不熟悉这个龙卷风的警报,便问妈妈那是什么。妈妈解释说,那是警告人们,有个威力强大的风暴即将来袭。如果人们不找寻掩护,可能会因此丧命。小男孩回答说:“妈咪,那有什么不好呢?如果我们死了,不是就可以见到耶稣了吗?”

上帝的居所

詹姆士·奥格尔索普(James Oglethorpe,1696-1785年)是英国将军,也是国会议员,他心怀大城市的愿景。当他负责英属殖民地的北美乔治亚州的建设时,就依此愿景规划萨凡纳市(Savannah)。他设计一系列的广场,让每个广场都有一片绿地、教堂和商店街,其余则保留为住宅区。奥格尔索普的高瞻远瞩,缔造了萨凡纳这座美丽、井然有序的城市,今日更被美国人视为南方的一颗珍珠。

耶稣哭了

我正专心地看书,朋友靠过来看我在读什么。她只瞄了一眼,就惊愕不已地看着我说:「哇,你看这么悲惨的书啊!」那时,我正在读《格林童话》的「水晶棺材」,想必是「棺材」两个字让她不安。大部分的人都不喜欢提到死亡,但事实上,人人都免不了一死。

崭新的一页

关于复活节的记载,有个小细节一直让我感到很好奇。那就是耶稣为什么要将钉十字架的伤痕留下来?祂理应可以任意选择复活后的身体和样貌,那祂为何要选择一个有伤痕的身体,让人看见、让人摸着呢?

好戏在后头

在我们家,三月的到来不仅意味着冬季的结束,也代表那称为「疯狂三月」的大学篮球赛季也来到了。身为狂热的球迷,我们追看球赛转播,并且热情地支持我们最喜欢的球队。如果我们提早转到运动频道,可以听到体育主播谈论即将开始的比赛,还能观赏球员的赛前暖身练习,包括练习投篮、与队友一起热身。然而,最精彩的好戏是在后头。

相关主题

> SC-FGSL-ODB

爱的礼物

几年前,年仅七岁的女儿送我一个小礼物,那是由一根鞋带圈住五个小木块的钥匙圈。如今,鞋带已经磨损,木块也已碎裂,但木块上的字“爸爸我爱你”已刻在我的心版上。

爱的语言

当年我祖母来到墨西哥宣教时,西班牙语学得很辛苦。有一天,她上菜市场,在购买肉类时,她把购物清单交给女店员说:“我的西班牙文不好,也许要你向老板稍费唇舌。”老板听到了,却以为我袓母要买牛舌,当时祖母也没发现,直到回家后才知道买错了。她可从来没有煮过牛舌呢!

伟大的牺牲

威廉·史泰德(W.T.Stead,1849-1912年)是著名的英国记者,以报导有争议性的社会议题而闻名。他发表的两篇报导,强调邮轮的救生艇不足,严重威胁乘客的安全。讽刺的是,当铁达尼号于1912年4月15日撞上冰山的那天,史泰德正好也在船上。根据一份报告指出,当时史泰德帮助妇女和儿童搭上救生艇,过后他将自己的救生衣也让给别人,并让出自己在救生艇的位子,牺牲自己的生命,让他人得以获救。

> 灵命日粮

试炼与成长

去年冬天,我参观了科罗拉多州的自然历史博物馆,了解一些关于白杨树惊人的科学真相。一整片修长、银白的白杨树林,竟是从同一颗种子生根发芽,并享有相同的根部系统。这些根部系统能够存活几千年之久,不论白杨树是否还在繁衍新的生命。这些树根沉睡于地底,等待着火灾、洪水或雪崩在成荫的森林中清出一隙空间。当自然灾害开拓出新的空地之后,白杨树的树根也终于可以再次感受到阳光的温暖。于是,树根长出了树苗,并茁壮长成大树。

生命的果实

我从飞机座位的窗口向外俯视,景色令人惊叹。在两座荒山之间,竟是一大片狭长的成熟麦田与果园。潺潺河水穿过山谷,没有这流动的河水,荒山野地就无法结出果实。

形象管理

为了庆贺邱吉尔的八十大寿,英国国会委托画家萨瑟兰为这位政治家画一幅肖像。据称当时邱吉尔曾询问画家:“你要把我画成什么样子?像天使基路伯,还是一只斗牛犬?”即使邱吉尔很喜欢他的这两个公众形象,但萨瑟兰却回答说,他会将自己所看到的画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