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

陈先生离开家乡多年,一天他重回旧地,发现记忆中深爱的城市已经不复存在,沧海桑田,人事全非,就连他自己也变了很多。在与老同学聚会时,他说:“回到曾经深爱的城市,看不到昔日的街景,难免令人不胜唏嘘。”的确,旧地重游,往往让人百感交集,带来的多半是失落与伤感。我们的年华消逝,而曾经对我们意义非凡的地方,也不再像以前那样了。

不是徒然

我认识的一位理财顾问,曾经这么描述投资理财的现实层面,他说:“抱最好的希望,作最坏的打算。”的确,在生活中,几乎我们所做的每一个决定,都无法确定会带来什么后果。然而,有一个我们所做的决定,其结果是肯定的,不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都可以确信所付出的努力,到最后都不是徒然。

赤露敞开

在2015年,某国际研究公司声称,全球已架设2亿4500万支监视器,并以每年15%的速度往上攀升。此外,每天也有亿万人使用智慧型手机,随时捕捉各种画面,小自庆生场合,大至银行劫案。不论我们是欢迎与日俱增的安全感,或是谴责那逐渐消失的隐私权,我们的确处于摄影机高度普及化的社会。

完美的礼物

在圣诞节过后的几个星期,美国各大商场的商品退回部门是最忙碌的,因为人们都要把不合心意的圣诞礼物退换成需要的物品。然而有少数人所送的礼物却能令人满意,但他们怎么知道对方的喜好,而且还送得恰到好处呢?其实送对礼的关键不在于钱,而在于倾听对方的心声,了解他们真正的喜好。

普世欢腾

我参加了在新加坡举行的基督教出版业大会。在最后一天,来自50个国家的280名与会者,聚集在饭店户外广场拍摄团体照。摄影师在二楼阳台,从不同的角度拍摄许多照片后,终于宣布:“完成了!”这时有人如释重负大声喊道:“真是普天同庆!”有人随即以圣诞诗歌回应:“普世欢腾,救主降临!”其他人也开始一起唱这首熟悉的圣诞颂歌,歌声充满和谐之美。这一幕展现令人动容的合一与喜乐,令我毕生难忘。

牢狱的圣诞

知名的德国牧师马丁·尼莫拉(Rev. Martin Niemoller),曾因公开反对希特勒而在纳粹集中营待了将近八年。1944年的平安夜,他向同样被关在达豪集中营的人说了这段充满盼望的话:“我亲爱的朋友们,在今年圣诞节……让我们从伯利恒婴孩的身上,认识那位来到世上与我们一同背负重担的主……上帝亲自搭起这座从祂通向我们的桥梁!清晨的日光从高天临到我们身上!”

好消息!

世界各地的新闻透过网路、电视、广播和手机,不断对我们进行疲劳轰炸。其中报导的多半是负面消息,如犯罪、恐怖主义、战争和经济问题。不过,在悲伤和绝望的黑雾中,总会传出好消息,如无私的善行、医学的突破,或饱受战乱的地区逐步迈向和平。

圣诞佳礼

美国乡村歌手梅尔·哈格德(Merle Haggard)的一首老歌《我们可否捱过十二月》,说到有名男子被工厂裁退,没有钱买圣诞礼物给他的小女儿。虽然十二月应该是欢乐的时节,但他的生活却灰暗而悲凉。

天外视野

太空人查尔斯·伯尔登(Charles Frank Bolden Jr.)曾说:“当我第一次上外太空时,我对地球的观点有了彻底的转变。”的确,从距离地球644公里的太空遥望地球,一切看来是如此的平静与美丽。然而,伯尔登后来回忆说,当太空梭飞越中东地区时,他突然醒悟回到现实,因为想到这地区正饱受战争的摧残。伯尔登在接受电影制作人杰瑞德·莱托(Jared Leto)的访谈中,提到他从太空中看着地球的那一刻,心中浮现了地球应有的样貌。这让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尽一切所能,使地球变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