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介绍

查看所有
Xochitl Dixon

邓书琪

邓书琪喜欢教导并鼓励读者思想上帝的恩典,帮助他们与耶稣基督和他人建立更亲密的关系。身为作家、讲员和博客作者(www.xedixon.com),她喜欢唱歌、阅读、摄影和育儿,她和她最好的朋友邓艾伦博士结为夫妻。

文章 邓书琪

美善的榜样

玛莎在一所小学当了30多年的助教。每年她都用存下来的钱买新的外套、围巾和手套给那些有需要的学生。在玛莎不敌白血病离世后,我们为她举办一场追悼会,纪念并赞扬她一生为别人所做的付出。与会的人并没有带来花束,而是带来上百件全新的冬季外套,送给玛莎过去数十年间关爱的那些学生们。许多人分享玛莎做过的各样美事,述说她如何透过美好的话语和关怀的举动来鼓励人。在玛莎回天家后的三年里,那些曾与她共事过的老师们,每年都会发起一次外套捐赠活动,借此纪念玛莎。玛莎所留下那美善的榜样至今仍鼓励人们,向那些有需要的人慷慨解囊。

盼望中等候

在一次度假期间,我们遇到了服务人员罗杰。在闲谈中,他感谢耶稣赐福给他,让他拥有一位极富爱心和信心的妻子──凯莉。在他们生下第一个孩子之后,上帝让他们有机会帮忙照顾患有唐氏症的侄女。过了不久,罗杰的岳母也需要居家照护。

暗中付出

德富是名退休老兵,身体的残疾使他越来越难进行日常活动,因他需要花更长的时间来完成每个动作,同时亦增加他的疼痛。尽管如此,他仍尽力地为妻儿付出。每个星期,途经的路人都会看到他迟缓地推着割草机,修割屋前的草坪。

矫正视力

在我做了一个左眼的小手术之后,医生建议我作一次视力检查。我信心满满地遮住右眼,轻松地辨认视力检查表上的每一行字母。但当我遮住左眼时,却倒抽了口气。我怎么一直都没发现自己的视力竟然那么糟?

一起工作

绍文每天工作超过12个小时,而且经常不休息。开展慈善事业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他回到家里,也没什么时间和精神与妻儿共聚。后来绍文因不堪长期的压力而病倒住院,有位朋友提议组织一个团队来协助他。绍文虽不放心交出管理权,但却明白自己早已不堪负荷。于是,他选择相信他的朋友和上帝,并与朋友共同挑选一组人员且将工作交给他们。一年后,绍文承认如果拒绝上帝为他提供的协助,他的慈善事业不可能成功,也不会有美满的家庭。

乘风破浪

当丈夫在美丽的岩滩上漫步,拍摄夏威夷海滩的照片时,我却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为自己又多了一个健康问题而烦恼。虽然我回到家之后才需要去面对这个问题,但此刻我真是需要平安。我望着汹涌的海浪不断地拍打锯齿状的黑色岩石,突然间,浪顶上的一个黑影吸引了我的目光。我用相机的变焦镜头放大观看,发现那是一只正悠哉地冲浪的海龟,它伸展着鳍状的四肢,安稳地随浪载浮载沉。看见此景,让我豁然开朗,在那带着咸味的海风中展露笑颜。

紫色披巾

在离家数百里之外的癌症中心陪侍母亲时,我请主内朋友为我们祷告。几个月过去了,孤独与寂寞消磨我的精神和体力。我实在不知道,在身心灵俱疲的情况下,我要如何继续照顾母亲?

平静安稳

儿子沙维尔是个精力充沛的学龄前儿童,总是想逃避他不喜欢但不可缺少的午休时间。他知道如果安静下来,自己就会不知不觉地睡着。因此,他会在座位上动来动去,滑下沙发,在地板上乱跑,有时还会在房间滚来滚去,吵着说:“妈妈,我饿了!我口渴!我要去洗手间!我想抱抱!”

照亮四周

当我和丈夫准备搬往美国另一端的州属时,我希望仍能与成年的儿子们保持联系。我找到一份特别的礼物,是能透过网络而远程启动的友谊灯。我为自己及儿子们各买了一盏灯并告诉他们,当我触摸我的灯座时,他们的灯也会同时亮起,闪亮的灯光代表我的爱与恒切的祷告。无论我们距离有多远,他们只要轻触灯座,我的灯也会亮起来。尽管我们知道,没有任何事物能取代我们亲密的相处时光,但每当这些灯被点亮时,就能得着鼓励,因为知道有人爱我们并为我们祷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