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介绍

查看所有
Sheridan Voysey

霍薛顿

霍薛顿现居英国牛津,是位作者、讲员和广播员。他有多本著作,其中包括探索丛书《当上帝说“不”时》,这本书讲述了他和妻子茉琳的特殊人生历程。他曾在澳洲一个现场谈话性节目(Open House)担任主持人多年,每周日晚上与来宾一同探讨生命、信仰和文化的课题。他常在世界各地的研讨会和活动中担任讲员。他拥有神学和传播的学位,并在许多教会和福音机构担任领袖。你可以上网sheridanvoysey.com浏览和收听他的网志与播客,也可透过面簿(facebook.com/sheridanvoysey)和推特(@sheridanvoysey)进一步了解他。

文章 霍薛顿

真正的快乐

在公元十世纪,阿卜杜·拉赫曼三世(Abd al-Rahman III)是西班牙哥多华的统治者。拉赫曼成功治理哥多华五十年,得到臣民的爱戴,敌人对他畏惧,也受到盟友的敬重。后来,拉赫曼深入审视自己的一生,在谈到自己享有的特权时,他说:“财富与尊荣,权柄与享乐,尽在我掌握之中!”然而,当他计算这五十年有多少真正快乐的日子时,只算出14天。真是发人深省!

新起点效应

在步入三十岁时,宝妮对自己还在做不喜欢的销售工作而感到难过,她决定停止拖延,开始寻找新工作。在除夕夜,达威对着镜中的自己发誓,新的一年一定要减重。一个月又过去了,但家铭依然暴躁易怒,他保证自己下个月会更努力地控制情绪。

圣诞婴孩

你能想像吗?那位让雪松从种子中生长出来的上帝,竟成为人类婴孩的胚胎;那位创造繁星的上帝,竟纡尊降贵由母腹而生;那位充满诸天的上帝,竟然愿意成为现今超音波上的一个小点。耶稣虽有上帝的本质,却甘愿放下一切(腓立比书2章6-7节)。这是多么不可思议啊!

我是他的手

住在中国河北省的贾海霞在2000年完全失明,他的朋友贾文其则从小就失去双臂,但他们找到克服身体残疾的方法。海霞说:“我是他的手,他是我的眼。”他们互相扶持,一起改造了他们所居住的村庄。

好消息

在1941年希特勒不断在欧洲扩张军事统治时,有人请求德裔美籍小说家史坦贝克(John Steinbeck)协助抵抗暴政。但不是要他去前线作战或劳军,而是请他写个故事。于是他写下《月落》(The Moon Is Down),讲述一块和平之地遭邪恶政权入侵。地下出版社印制了这本书,秘密地分送到被纳粹占领的国家,为传递一则信息:盟军要来了,透过仿效小说中的人物,读者就能获得自由。藉着《月落》,史坦贝克为那些被纳粹统治的人们带来好消息──他们就要得自由了!

苦难的原因

我去一个教会讲道,聚会结束后和一位姐妹讨论我分享的信息,她说:“你的意思是,也许这不是我的错!”她的回应让我感到意外。她说她有慢性疾病,并经常为此祷告、禁食、认罪,而且她一听到有人说要怎么做才能得医治,她就全都照做,但还是没得痊愈,所以她觉得一定是自己犯了错。

预备牺牲

在2020年2月新冠病毒的危机刚开始时,报纸上一则专栏触动我心。文中谈到,我们是否愿意主动隔离,改变自己的工作、旅游和消费习惯,来维护别人的健康?作者认为:“病毒不仅测试医疗资源,还反映出我们是否愿意为人牺牲自己的权益。”突然间,美德的必要性成了热门的话题。

无限大能

我就坐在那儿,在购物商场的美食广场上,为着迫在眉梢的工作期限而全身紧绷,压力更使我的胃揪成一团。当我拿出汉堡咬了一口,看着行色匆匆的路人从我身边走过,发现他们也为着自己的苦差事而烦恼。人类是何等的有限啊!我不禁想到,我们的时间有限,体力和能力也都受限。

得以完全

在一部热门电影中,男主角是位一心追求功成名就,但婚姻却开始出现问题的运动经纪人。他在试图挽回妻子桃乐丝的心时,深情地望着妻子说:“妳使我得以完全。”这句感动人心的话,与希腊哲学中的一则故事相呼应。根据那则神话,我们每个人都只是“半个人”,必须找到自己的“另一半”,才能成为完全。

不要报复

早晨,农夫驾着卡车开始视察农作物。当他到达农场最远的边界时,发现有人再次利用农场的偏僻位置而非法倾倒垃圾,使他怒不可遏。

谁为大?

库斯伯特(Cuthbert)在北英格兰颇受人敬爱。在7世纪时,他主要负责在北英格兰传福音,而他也是君主的顾问,影响国家事务。在库斯伯特去世后,人们也为了记念他而建立了现在的杜伦市。但这些荣誉远不及他留下的伟大典范。

克服嫉妒

在电影《莫扎特传》中,年迈的作曲家安东尼奥·萨列里(Antonio Salieri)为到访的神父弹奏自己的作品。神父尴尬地表示他未能认出那首乐曲时,萨列里随即转而弹奏另一首人们所熟悉的乐曲。神父说:“啊,原来这首大作是你的作品!”萨列里说:“不是,这是莫扎特写的!”接着,观众便看到萨列里因嫉妒莫扎特的成就,而设计谋害莫扎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