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摩亚族的年轻男孩大多都会纹身,象征他们对族人与酋长的责任。因此,萨摩亚男子橄榄球队队员的手臂上也刺满了花纹。当这些球员前往日本时,他们意识到身上的图纹可能会给接待的主人带来困扰,因为在日本,刺青带有负面的含义。于是,他们穿戴了肤色袖套以遮盖图纹,表现了宽宏的友好态度。他们的队长说:“我们尊重与留意日本人的想法和习惯,确保我们的表现和举止都没问题。”

在强调自我表现的时代,最难能可贵的就是自我约束,这观念也是保罗在罗马书提到的。他说,有时我们要因爱的缘故而放下自己的权利;爱不是要我们享受最大的自由,而有时是要我们约束自己。使徒保罗解释,教会中有些人相信“百物都可吃”,但有些人“只吃蔬菜”(罗马书14章2节)。虽然这似乎是细枝末节,但在第一世纪时,如何持守旧约的饮食律法却引发争议。保罗先教导大家“不可再彼此论断”(13节),接着才对那些吃喝都自由的人说:“无论是吃肉,是喝酒,是什么别的事,叫弟兄跌倒,一概不做才好。”(21节)

有时候,爱别人意味着限制我们自己的自由。我们可以自由去做的事,不见得都要去做。有时爱就是自我约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