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美国独立战争因英国出人意表的投降而结束后,许多政客与军事将领试图让乔治 · 华盛顿将军成为新的君王。当时,世人都在观望,想知道当华盛顿掌握了绝对的权力时,是否仍能坚守他开放、自由的理念。但英国国王乔治三世却有不同的看法,他认为如果华盛顿能抵挡权力的诱惑,返回维吉尼亚州的农庄,华盛顿才算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这位国王知道,拒绝权力的诱惑所体现的伟大,才是真正的崇高与恢宏的象征。

保罗也了解这个真理,并且鼓励我们追随基督谦卑的样式。即使耶稣“本有上帝的形象”,但祂“却不坚持自己与上帝平等的地位”(腓立比书2章6节,新译本),反倒放弃自己的权力,变成“奴仆”,并且“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7-8节)。耶稣拥有全部的权力,却为着爱的缘故放下一切。

不过,上帝却以最极至的翻转,从处死罪犯的十字架上提升了耶稣基督,“将祂升为至高”(9节)。耶稣本可命令我们颂赞祂,强迫我们顺服祂,但祂却以令人意想不到的行动放下自己的权力,并藉此赢得我们的崇敬与爱戴。耶稣透过绝对的谦卑,展现真正的伟大,全然地翻转了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