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位好父亲,而从各方面来看,我也是个尽责的儿子。但我们的关系并不亲密,我从未向他倾吐心声。

我父亲很沉默,我也同样寡言。我们经常并肩工作数小时,却难得讲一句话。他从来不问,我也从未告诉他,我最深的渴望与梦想、我的希望与害怕。

后来我终于从自己的沉默中醒悟过来。我开始有这样的感受,可能是在大儿子出生的时候,也可能是因为儿子们接二连三出世,让我有这种感觉。我但愿自己能对父亲敞开,做个更贴心的儿子。

在父亲的丧礼上,我站在他的棺木旁边,想到有许多事都应该告诉他,以及有许多事他本来可以告诉我。我试着厘清自己的情绪,妻子轻轻地说:“太迟了,是不是?”“没错。”我回应。

但有一件事实让我感到欣慰,将来在天家我们再也不会有遗憾,因我们的眼泪在那里都会被擦去(启示录21章4节)

对相信耶稣的人来说,死亡并非情感的终点,而是永生的起点。在那里,不再有误会、关系得到恢复,并且爱要不断地增长;在那里,父亲的心转向儿女,儿女的心转向父亲(玛拉基书4章6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