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归档: 2017年12月19日

不惜一切

几年前,我有个朋友在乘客熙来攘往的芝加哥联合车站里,跟她年幼的儿子走散了。这实在是个可怕的经历。朋友发狂似地喊着儿子的名字,跑回刚走过的电扶梯,在原路上努力找回她的小孩。她与孩子分开不过几分钟,但却觉得像经过了好几个小时一样。感谢主,最后她儿子突然从人群中冲出来,奔向她的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