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归档: 2017年12月18日

永恒的盼望

圣诞节前一周,我的母亲刚过世二个月,我仍沉溺在哀伤中,圣诞购物和家庭布置,完全被我抛诸脑后。我拒绝丈夫的安慰,为着失去坚定爱主的母亲而伤痛。当我们的儿子赛维尔将圣诞灯饰挂在家里的墙壁上时,我愠怒不语。儿子没有说什么,只在他和我丈夫出门上班之前,将灯饰接上电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