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归档: 2017年11月24日

安歇之所

多年来,我们饲养了一只西高地小猎犬,这种猎犬小而精悍,善于刨挖地道、直捣獾的洞穴,将獾逮个正着。我们的小猎犬虽然已远离正统血源,但它深植的本能却丝毫未减。有一次,它被我们后院石头下的“小东西”给吸引住了,就一心要找到它,任谁也阻止不了它。它拼命在石头下方不断地挖啊挖的,甚至挖出一条几公尺长的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