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归档: 2017年11月20日

领个号码牌

我们家后院有一棵很老的樱桃树,它曾经茂密繁盛,如今看来却垂垂死矣。我请了专家来看看,他检查了就跟我们说,这棵树承受的“压力过大”,需要我们立即照料。当时,我妻子卡洛琳也面对极大的压力,禁不住对那棵树嘟哝了一句:“领个号码牌,到后面排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