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归档: 2017年10月26日

白发为尊荣 是老也是宝

我们应该如何面对家中或其他的长者?在暮年岁月,长者当如何看待自己?

远远超过

我妈妈生日的隔天就是我的生日。在我青少年时期,我总是仓促想出一个在我预算之内,又能讨妈妈欢心的礼物。妈妈总是会谢谢我买礼物送她,然后隔天,她也会送我一份生日礼物。每一次妈妈送的,都远远超过我送给她的礼物。妈妈并不是要贬低我给的礼物,她只是大方地按着她能力所及送礼物给我。显然,她的能力远超过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