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归档: 2017年9月25日

离而不弃

在侄女准备到麻州就读波士顿大学研究所的前夕,我在向她道别的那一刻,不禁哽咽。虽然读大学的那四年她就已离家,但当时还未跨出州境,只要两个半小时的车程就能和她碰面,可是现在她将离家1,200公里了。我们再也无法经常见面聊天,我只能相信上帝必看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