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归档: 2017年9月3日

无比的尊崇

我以写作来尊崇、事奉上帝,特别是现在健康不佳、行动不便的情况下,更是如此。因此,当有个相识的人告诉我,他觉得我写的文章没什么价值时,我感到相当挫败。这也让我质疑,我对上帝这微小的献上有何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