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e8%8b%a6%e9%9a%be

恩福之谷

法国艺术家亨利·马谛斯(Henri Matisse)认为他最后几年的作品,最具代表性。在那段时间,他尝试新的艺术创作,以彩色纸张取代颜料,创作出各样色彩缤纷的大型画作。他房间的墙壁上,满是这些明亮的图像。这对他深具意义,因为当时他已罹患癌症,只能长期卧床。

在风中茁壮

试想在一个没有风的世界,湖面平静,落叶纹丝不动。在凝滞的空气中,怎么会有许多树木轰然倒下呢?然而这样的事却发生在亚利桑纳州沙漠的温室。这个占地三英亩的玻璃圆顶温室巨大无风,其中所种植的树木,生长速度比在一般环境中更快,可是最后树木却突然倒下来。研究人员最终得出结论:这些树木需要经历强风,才能更加茁壮。

记得那时⋯⋯

我的儿子为了戒掉毒瘾,奋战了七年。记得在那段时间,我和太太也经历了艰苦难熬的日子。我们除了不断祷告,期待他能脱离毒品的控制,也学会了为每一个小小的胜利而赞美。如果在24小时内,他没有出任何状况,我们就会对彼此说:“今天真是美好!”这短短的一句话提醒我们,要为上帝在这些小事上所赐的帮助心怀感恩。

互相效力

我的妻子做的炖肉十分美味。她把肉、马铃薯、地瓜、芹菜、蘑菇、胡萝卜和洋葱切块,一起放进慢炖锅中。六、七个小时之后,整个房子香气四溢,让人不由得食指大动。唯有耐心等待,让慢炖锅中所有的食物互相融合,才能创造出这单一食材无法达到的美味。

眼见为实?

在苏格兰南拉纳克郡的农场内,有一只名叫铛铛的边境牧羊犬。有天早上,它的主人汤姆开着小货车,带着铛铛一起去巡视农场。到了农场后,汤姆把铛铛留在车上自己下了车,但他却忘了拉手煞车。当时,铛铛坐在驾驶座上,小货车从小山坡上滑下来,经过了两个车道才安全地停下来。路过的司机所看到的景象,是一只牧羊犬一早开着车自己出来兜风。然而,眼见不一定为实。

畅饮河水

查罕达山矗立在爱达荷州我家北边,高耸的山坳里静卧着一个冰川湖。若有人要前往冰川湖,就须行经巨岩与碎石路,攀上陡峭裸露的山脊,这实在是一条艰困的登山路径。

到我这里来

我和孩子们在公园里散步,碰到一群狗儿在自由嬉戏,而狗主人正在闲聊,没发现其中一只狗正对着我的小儿子呲牙裂嘴。小儿子试着以嘘声把那只狗赶走,但狗儿却反倒更靠近他。

最后,小儿子开始害怕,慌张地跑开了。他越跑越远,那只狗就越追越紧。我赶紧对小儿子喊说:“到我这里来!”他才跑回我的身边,不再慌张。那只狗也转而寻找别的目标,结束这场追逐。

代祷

我在报上看到一篇记念艾伦·南宁加的悼文。在悼文中,有一段关于艾伦的描述:“最值得一提的是,他一直热心地为基督作见证。”在讲述艾伦的家庭生活以及职业生涯之后,文中还提到近十年来,他的健康状况不断地衰退。文末的结语是:“艾伦在住院期间,关心其他的病人,被其他人誉为‘祷告的病人’。”在艾伦饱受病痛磨难的日子里,他仍为周遭那些有需要的人祷告,并且也带领他们一同祷告。

人生旅程

我成长于叛逆的六十年代,曾经背弃信仰。我从小就开始上教会,但直到二十多岁遇上一次惨痛的意外之后,才真正认识耶稣。自从那时候起,我就将所有的岁月用来传讲耶稣对人们的爱,这就是我的人生旅程。

相关主题

> SC-FGSL-ODB

爱的礼物

几年前,年仅七岁的女儿送我一个小礼物,那是由一根鞋带圈住五个小木块的钥匙圈。如今,鞋带已经磨损,木块也已碎裂,但木块上的字“爸爸我爱你”已刻在我的心版上。

爱的语言

当年我祖母来到墨西哥宣教时,西班牙语学得很辛苦。有一天,她上菜市场,在购买肉类时,她把购物清单交给女店员说:“我的西班牙文不好,也许要你向老板稍费唇舌。”老板听到了,却以为我袓母要买牛舌,当时祖母也没发现,直到回家后才知道买错了。她可从来没有煮过牛舌呢!

伟大的牺牲

威廉·史泰德(W.T.Stead,1849-1912年)是著名的英国记者,以报导有争议性的社会议题而闻名。他发表的两篇报导,强调邮轮的救生艇不足,严重威胁乘客的安全。讽刺的是,当铁达尼号于1912年4月15日撞上冰山的那天,史泰德正好也在船上。根据一份报告指出,当时史泰德帮助妇女和儿童搭上救生艇,过后他将自己的救生衣也让给别人,并让出自己在救生艇的位子,牺牲自己的生命,让他人得以获救。

> 灵命日粮

共享的宝藏

在1974年3月,几名中国农民在凿井时,竟挖掘出惊人的发现。他们在陕西省临潼县干燥的土壤下,发现一批兵马俑。这些追溯到公元前三世纪,按照真人尺寸制成的塑像,包括了8,000名士兵、150匹战马,以及130辆驾驭520匹马的战车。此后,这些兵马俑遗址成了中国著名的观光景点,每年都吸引超过百万人前来参观。这些曾经掩埋在地底数百年之久的珍宝,现已成为世人共享的宝藏。

深远影响

几年前,我跟妻子在英国偏远的约克郡谷地的民宿过夜。当天入住的还有四对素不相识的英国夫妇。晚饭后,大家坐在客厅里享用咖啡,有人问:“您从事哪一行?”于是,大家开始聊起自己的工作。当时我是慕迪圣经学院的校长,我以为他们没人知道这所学院,及其创办人慕迪(D. L. Moody)。可是我一提到校名,他们立刻惊讶地问:“是慕迪跟桑基(Ira Sankey)的慕迪圣经学院吗?”还有人说:“我们有一本桑基写的赞美诗,我们全家经常弹唱他所写的诗歌呢!”120多年前,布道家慕迪与他的搭档福音歌手艾拉·桑基,曾多次在英伦三岛举办布道会,我真没想到,至今他们的影响力依然存在。

新的生命

父亲的话让拉维深受伤害。“你真是失败!你让家族蒙羞!”和其他才华洋溢的兄弟姐妹相比,拉维被视为家中的耻辱。他尝试在运动方面有所成就,结果也做到了,但仍觉得自己是个失败者。他常想:我有什么前途吗?我真的一无是处吗?能不能干脆毫无痛苦地死掉?这些念头总是在他的脑海盘绕,但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他的文化背景不允许他诉苦,因为男儿有泪不轻弹,打落牙齿和血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