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e5%a4%a9%e5%a0%82

涤故更新

在2014年,美国肯塔基州的国家克尔维特跑车博物馆的地面塌陷,出现了一个大坑洞,吞没了8辆珍贵、绝无仅有的顶级跑车。这些车辆遭到严重毁损,有些甚至已经无法修复。

小睡片刻

好几世纪前,一位名叫亨利·德班维的苏格兰牧师曾经提到,在他的牧区里,有一位住在偏远地区的老姐妹,很渴望亲眼看看苏格兰的首府爱丁堡。但她迟迟不敢踏上旅程,因为火车必须经过一个又黑又长的隧道,才能抵达目的地。

渴慕家乡

有一天,妻子走进房间,见我正埋头在家中的落地型老爷钟里。“你在做什么?”她问道。“这座钟有我爸妈以前住的房子的味道。”我红着脸回答,随手关上了老爷钟的门。我对妻子说:“妳就当作我刚回家一趟吧!”

做好准备

我公公去世时,我们在殡仪馆瞻仰他的遗容,我的小叔走到棺木旁,将公公生前常用的铁锤放在他的手边。多年以后,我婆婆去世时,我先生的家人也悄悄地将一副织针放在她的手指下。这些贴心的举动使我们想起他们生前常常使用这些工具,让我们备受安慰。

好得无比

警报声响起,小男孩因为不熟悉这个龙卷风的警报,便问妈妈那是什么。妈妈解释说,那是警告人们,有个威力强大的风暴即将来袭。如果人们不找寻掩护,可能会因此丧命。小男孩回答说:“妈咪,那有什么不好呢?如果我们死了,不是就可以见到耶稣了吗?”

上帝的居所

詹姆士·奥格尔索普(James Oglethorpe,1696-1785年)是英国将军,也是国会议员,他心怀大城市的愿景。当他负责英属殖民地的北美乔治亚州的建设时,就依此愿景规划萨凡纳市(Savannah)。他设计一系列的广场,让每个广场都有一片绿地、教堂和商店街,其余则保留为住宅区。奥格尔索普的高瞻远瞩,缔造了萨凡纳这座美丽、井然有序的城市,今日更被美国人视为南方的一颗珍珠。

耶稣哭了

我正专心地看书,朋友靠过来看我在读什么。她只瞄了一眼,就惊愕不已地看着我说:「哇,你看这么悲惨的书啊!」那时,我正在读《格林童话》的「水晶棺材」,想必是「棺材」两个字让她不安。大部分的人都不喜欢提到死亡,但事实上,人人都免不了一死。

崭新的一页

关于复活节的记载,有个小细节一直让我感到很好奇。那就是耶稣为什么要将钉十字架的伤痕留下来?祂理应可以任意选择复活后的身体和样貌,那祂为何要选择一个有伤痕的身体,让人看见、让人摸着呢?

好戏在后头

在我们家,三月的到来不仅意味着冬季的结束,也代表那称为「疯狂三月」的大学篮球赛季也来到了。身为狂热的球迷,我们追看球赛转播,并且热情地支持我们最喜欢的球队。如果我们提早转到运动频道,可以听到体育主播谈论即将开始的比赛,还能观赏球员的赛前暖身练习,包括练习投篮、与队友一起热身。然而,最精彩的好戏是在后头。

相关主题

> SC-FGSL-ODB

爱的礼物

几年前,年仅七岁的女儿送我一个小礼物,那是由一根鞋带圈住五个小木块的钥匙圈。如今,鞋带已经磨损,木块也已碎裂,但木块上的字“爸爸我爱你”已刻在我的心版上。

爱的语言

当年我祖母来到墨西哥宣教时,西班牙语学得很辛苦。有一天,她上菜市场,在购买肉类时,她把购物清单交给女店员说:“我的西班牙文不好,也许要你向老板稍费唇舌。”老板听到了,却以为我袓母要买牛舌,当时祖母也没发现,直到回家后才知道买错了。她可从来没有煮过牛舌呢!

伟大的牺牲

威廉·史泰德(W.T.Stead,1849-1912年)是著名的英国记者,以报导有争议性的社会议题而闻名。他发表的两篇报导,强调邮轮的救生艇不足,严重威胁乘客的安全。讽刺的是,当铁达尼号于1912年4月15日撞上冰山的那天,史泰德正好也在船上。根据一份报告指出,当时史泰德帮助妇女和儿童搭上救生艇,过后他将自己的救生衣也让给别人,并让出自己在救生艇的位子,牺牲自己的生命,让他人得以获救。

> 灵命日粮

共享的宝藏

在1974年3月,几名中国农民在凿井时,竟挖掘出惊人的发现。他们在陕西省临潼县干燥的土壤下,发现一批兵马俑。这些追溯到公元前三世纪,按照真人尺寸制成的塑像,包括了8,000名士兵、150匹战马,以及130辆驾驭520匹马的战车。此后,这些兵马俑遗址成了中国著名的观光景点,每年都吸引超过百万人前来参观。这些曾经掩埋在地底数百年之久的珍宝,现已成为世人共享的宝藏。

深远影响

几年前,我跟妻子在英国偏远的约克郡谷地的民宿过夜。当天入住的还有四对素不相识的英国夫妇。晚饭后,大家坐在客厅里享用咖啡,有人问:“您从事哪一行?”于是,大家开始聊起自己的工作。当时我是慕迪圣经学院的校长,我以为他们没人知道这所学院,及其创办人慕迪(D. L. Moody)。可是我一提到校名,他们立刻惊讶地问:“是慕迪跟桑基(Ira Sankey)的慕迪圣经学院吗?”还有人说:“我们有一本桑基写的赞美诗,我们全家经常弹唱他所写的诗歌呢!”120多年前,布道家慕迪与他的搭档福音歌手艾拉·桑基,曾多次在英伦三岛举办布道会,我真没想到,至今他们的影响力依然存在。

新的生命

父亲的话让拉维深受伤害。“你真是失败!你让家族蒙羞!”和其他才华洋溢的兄弟姐妹相比,拉维被视为家中的耻辱。他尝试在运动方面有所成就,结果也做到了,但仍觉得自己是个失败者。他常想:我有什么前途吗?我真的一无是处吗?能不能干脆毫无痛苦地死掉?这些念头总是在他的脑海盘绕,但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他的文化背景不允许他诉苦,因为男儿有泪不轻弹,打落牙齿和血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