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的面容

我记得父亲的面容,我通常很难读出他的心思。他很仁慈,但性格内敛、沉默寡言。我在孩提时期,就常试图从他脸上探究一抹微笑或其他的表情。面容表露我们的心思,无论是蹙眉、忧郁、微笑或眯眼,都显露出我们对人的观感。我们的面容足以表露我们的心声。

已蒙赦免!

有时候,我的朋友诺曼下班回家时,会试着给他的家人一个惊喜。他进了家门之后,会大声喊着说:“你们得到赦免了!”其实,他的家人并没有做错什么事,需要诺曼的原谅。他只是在提醒他们,尽管一天当中难免会犯罪,但他们却因上帝的恩典,得着完全的赦免。

云彩

记得多年前的某一天,我和孩子们躺在后院的草坪上,看着天空飘过的朵朵白云。小儿子开口问道:“爸爸,云为什么会飘在空中?”“噢,儿子啊……”原本我打算让孩子们见识一下我的渊博学问,但一时却哑口无言,不晓得如何解释这个问题。最后,我只好坦白地对儿子说:“爸爸也不清楚,但我会帮你们找到答案。”

真正的朋友

诗人山姆·华尔特·福斯(Sam Walter Foss)曾经写道:“我要住在道路旁,成为别人的朋友”(出自《道路旁的房子》)。成为人们的朋友,也是我心中所愿。我想站在路旁,等待疲惫的旅人,关怀那些饱受凌辱、委屈和心灵受创、沮丧忧伤的人。我要陪伴他们一程,用激励人心的言语,滋润他们的心灵,让他们重新得力。虽然我可能无法解决他们的问题,但却可以祝福他们。

永远爱着

想要在一天的生活中完全不被人冷落、漠视或贬低,几乎是不可能的。有时,我们甚至也会贬低自己。

圣人街

我和太太卡洛琳在伦敦市区散步时,经过一条名为圣人街的街道。有人说过去曾有一位圣洁、敬虔的人住在这里,于是他所居住的这一条街,就被称为“圣人的街”。这使我想起一段旧约圣经的记载。

太容易了

在《华盛顿邮报》有篇标题为《科技大亨的最新研究计划:对抗死亡》的报导,提到了数位科技大亨正着手进行一项研究,以延长人类的寿命,他们还预备付出数十亿美元进行研究。

从这里开始

这一天,我到郊外散步,经过一个近乎干涸的池塘,发现一朵独自盛开的莲花。我不禁想起清朝诗人王文治的诗句:“方塘水静无风动,一朵白莲随意开。”我相信很少人会看到这朵花,也无人欣赏。我心想,既是如此,为何要在这样的地方展现芳华?

电闪雷鸣

记得多年前,我和朋友到湖边去钓鱼,突然下起了滂沱大雨,我们赶紧到白杨树下避雨。但雨势并未趋缓,我们只好跑回车上,结束当天的行程。我才刚打开车门,一道闪电如火球般击中了我们刚才躲雨的树丛,劈得树皮四处飞散,残落的枝叶瞬间冒着浓烟烧成焦木。雷电交加之后,大地又一片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