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指挥

世界著名的小提琴家约书亚.贝尔(Joshua Bell),以不寻常的方式指挥圣马丁学院室内乐团的44位成员。他不是挥舞指挥棒,而是拉着他那把著名的斯特拉迪瓦里小提琴,一边与其他小提琴家一起演奏,一边引导团员诠释乐曲。贝尔告诉科罗拉多公共广播电台说:“即使我在演奏时,也可传达各种讯息和指令,唯有团员能辨识出来。他们从我拉小提琴的细微倾斜、扬眉或拉弓等姿态,明白我要传达的讯息。他们清楚知道我要求整个乐团所奏出的和谐曲调。”

仔细阅读

在讨论电影《魔戒》三部曲时,一个年轻人说他比较喜欢原著小说而不是电影。当被问及理由时,这年轻人答道:“看书的话,我可慢慢仔细阅读,多久都没关系。”的确,开卷有益,慢慢仔细阅读圣经,更是大有益处。

与人同哀

在2002年,妹妹和妹夫意外丧生后几个月,朋友邀请我参加教会举办的“走过哀伤成长小组”。我虽不情愿,但仍然答应参加第一次聚会,而且也不打算去第二次。出乎意料之外,我发现小组的人互相关怀,大家都努力透过上帝和他人的帮助,面对失去至亲的伤痛。这个小组吸引我每星期都来参加,透过大家彼此分担各自的忧伤,我逐渐能接受亲人离世的事实,心中也有了平安。

休息

著有《大脑超载时代的思考学》一书的丹尼尔·列维廷(Daniel Levitin)说:“我们在过去五年内所创造的资讯,远胜于过往人类历史的资讯总和,每天都不断地冲击我们⋯⋯在某种层面上来说,我们已沉迷在过度刺激之中。”我们所思所想,都是媒体的报导和流传的消息。在今日媒体轰炸的环境中,我们越来越不容易找到时间安静、默想和祷告。

仆人君王

在今天这个崇拜名人的文化里,名人的私人时间和关注也可以当成商品兜售。美国一份杂志提到,只要花一万五千美元,就可以与歌手夏奇拉单独会面;花一万两千美元,可以让你邀请11位嘉宾,与名厨麦可·齐亚雷洛一同在他的私人豪宅共进午餐。

温和

美国高尔夫名人赛开始于1934年,至今只有三位球员能连续两年夺得冠军奖杯。2016年4月10日,22岁的乔丹.史匹斯(Jordan Spieth)原本有望成为蝉联冠军的第四位球员,但可惜他后来表现失常,最后只是与人并列第二。史匹斯虽难掩失望,但仍温和地恭贺丹尼.魏列特(Danny Willett)获得冠军。史匹斯还特地恭贺他喜获麟儿,因为这比获得冠军更值得庆贺。

存到万代

我的父母结婚时,正是1933年经济大萧条的时代。我和妻子都是属于二战后出生率达到巅峰的婴儿潮世代。我们的四个女儿,则出生于1970和1980年代,属于X和Y世代。在不同的时代中成长,我们对许多事情自然就有不同的看法!

领悟什么?

约翰·伯恩斯为《纽约时报》报导国际时事将近四十年,他在2015年退休后写了一篇文章,提到一位罹患癌症的密友兼同事曾经说过:“人生就像一趟旅程,重要的不是你走了多远,而是你领悟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