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的名

岳飞、爱迪生、莎士比亚、李小龙和比利,他们都是家喻户晓的人物。只要一提到他们的名字,大家立刻记得他们是谁,他们做了什么。然而,有一个名字远远超过世上任何其他的名字!

完工之时

每当来到年底,那些尚未完成的事总会重压在心头,家庭和工作上的责任似乎永无止境,今天未完成的事明天还是得做。然而,在我们信仰的旅程中,有时候我们应当稍停片刻,称颂上帝的信实,并为已完成的任务感谢上帝。

心灵沉静

早在约瑟夫·莫耳和弗兰兹·格鲁伯创作大家耳熟能详的圣诞颂歌《平安夜》之前,波兰修士安格勒斯·希莱修斯(Angelus Silesius)就写下了这首诗:

不仅是英雄

世界各地的星际大战迷,正热切期待《星际大战8:最后的绝地武士》上映。人们追溯至1977年,分析这部系列电影成功的因素。有新闻评论者指出:当世界正渴望一位带来新希望和正义的英雄时,《星际大战》恰好满足了人们的渴求。

好消息!

看哪!有报好信、传平安之人的脚登山。 —那鸿书1章15节

世界各地的新闻透过网路、电视、广播和手机,不断对我们进行疲劳轰炸。其中报导的多半是负面消息,如犯罪、恐怖主义、战争和经济问题。不过,有时在悲伤和绝望的黑暗时刻里,也会传出一些好消息,如无私的善行、医学的突破,或饱受战乱的地区逐步迈向和平。

旧约圣经记载了二位先知的预言,就带给困顿忧伤者极大的盼望。当先知那鸿预言上帝将审判傲慢、残暴的亚述国时,他说:“看哪!有报好信、传平安之人的脚登山”(1章15节)。这个消息让那些受到残酷欺压的人得着盼望。

以赛亚书也有类似的话语:“那报佳音、传平安、报好信、传救恩的……这人的脚登山何等佳美!”(52章7节)

那鸿和以赛亚带着盼望的预言,在救主基督降生的那一天确实应验了。天使对牧羊人说:“不要惧怕!我报给你们大喜的信息,是关乎万民的。因今天在大卫的城里,为你们生了救主,就是主基督。”(路加福音2章10-11节)

在我们每日的生活中,最重要、最好的消息就是救主基督已经降生!

世上空前绝后的好消息,就是耶稣因爱降生!

设身处地

穿上这套R70i(虚拟实境)年龄体验服,你立刻感到老了四十岁,因为你体验到视力退化、听力受损和行动不便。这套年龄体验服,旨在帮助护理人员能更了解他们的病人。有位《华尔街日报》的特派记者在试穿之后,写道:“这是个令人难忘,又不时令人感到沮丧的体验。这套虚拟实境的设备不单让我们明白何谓老化,更能让我们有同理心,且影响我们对周遭环境的看法。”

直升机种子

我们的孩子还小的时候,邻居家有一棵高大的银枫树,孩子们最喜欢接住从树上落下的“直升机种子”。银枫树的种子长得就像一对翅膀,在春末的时候,它们就会像直升机的旋翼桨叶一样旋转落地。这些种子飘下来不是为了要飞翔,而是要落到土里,生长成树。

求就得着

在1915年10月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章伯斯到了埃及开罗附近的军事训练中心泽图恩营地,他以基督教青年会的牧师身分来服事不列颠联邦的士兵。当他举办一场周间晚上的崇拜时,占地不小的基督教青年会屋舍挤满了400人,为要听他分享《祷告有什么好?》。在那之后,每当他单独和这些在战乱中寻求上帝的士兵谈话时,他总是引用路加福音11章13节劝勉他们:“你们虽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东西给儿女,何况天父,岂不更将圣灵给求祂的人吗?”

成为无名氏

我很喜爱一篇标题为《成为无名氏》的文章,这是简.约伦(Jane Yolen)多年前登载在《作家》杂志上的文章。她说,最好的作家,在内心深处会渴望成为一个无名氏,因为故事本身才是重点,而不是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