仆人领袖

我们教会为新上任的长执同工举行了委任仪式。为了表明他们“仆人领袖”的身分,教会里的长执都参与了一个极有纪念性的洗脚仪式。全体的教会领袖,包括牧师,在会众面前彼此洗脚。

相像

有人说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分身”,就是有一个跟我们长得很像,却毫无血缘关系的人。

喜乐欢唱

在牙买加的一间医院里,有位名为薇欧莉的老太太坐在病床上,面带微笑地看着前来探视她的一群青少年。日正当中,炎热的天气使得病房里又闷又热,但她并没有任何怨言,反倒绞尽脑汁地想要唱一首诗歌。接着,她开心地唱着:“我就行走着、奔跑着、跳跃着,赞美主!”她一边唱,手臂一边前后摆动就好像正在奔跑一样。此时,周遭的人都不禁落泪,因为薇欧莉没有双腿。她说自己这样唱,原因是:“耶稣爱我,将来在天上,我就有腿能跑了。”

学习语言

在一间牙买加的小教堂中,我站在会众面前,尽我所能以当地的方言向大家问安:“哇关,牙买加?”回应比我预期的好,会众都报以微笑以及热烈的掌声。

怜悯的心

我们夫妻俩和一群朋友共七个人,在人山人海的游乐园里观赏音乐表演。因为想要坐在一起,我们就试着挤在一排。但有位女士却硬要插入我们当中,我太太告诉她我们七个人想要坐在一起。但那位女士只是随口说:“是喔!”接着,就和她另外两个朋友坐了下来。

这不适合我

最近度假时,我决定留胡子,就将刮胡刀束之高阁。虽然朋友和同事的反应不一,但多属好评。但有一天,当我照镜子时,感觉“这不适合我”,于是我又再度使用刮胡刀。

有盼望

在2002年的一场车祸,我们失去了年仅十七岁的女儿梅莉莎。即使过了这么多年,我仍会陷入“如果”的思潮。有时在忧伤中,我会想起那年六月的傍晚,如果能将一些事重新安排,悲剧也许就不会发生,梅莉莎说不定就会平安到家。

全然献上

当我参加大学篮球校队时,在每个球季的开始,我都会立下决心,要走进体育馆全心投入训练,完全顺从教练的指示,达成他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