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介绍

查看所有
Keila Ochoa

欧凯拉

欧凯拉(Keila Ochoa)的第一篇《灵命日粮》文章將会在3月刊出。她和丈夫住在墨西哥,他们有两个小孩。凯拉有多本著作,目前,她协助国际媒体协会(MAI)培训世界各地的作家。

文章 欧凯拉

聆听主声

我年幼的儿子喜欢听见我的声音,除了我大声严厉地喊他的名字,又接着问:“你在哪里?”之外。通常我会这样大声呼唤他,是因为他调皮捣蛋做错事,想要躲着我的时候。我要孩子听到我的声音,因为我关心他,不想让他受到伤害。

宝藏

在1932年,墨西哥考古学家艾方索·卡索(Alfonso Caso)在该国瓦哈卡州的阿尔班山上,发现了七号坟墓。他在那里找到了四百多件文物,包括上百件在西班牙统治前的珠宝,他将之称为“阿尔班山宝藏”,这是墨西哥考古界中一个重要的发现。我们可以想像当卡索手握着纯净的玉杯时,心情是多么兴奋!

生命的粮

我住在墨西哥一个小城市里。每天早上和傍晚,我都可以听到小贩的叫卖声:“面包!面包!”在小贩的自行车上有个很大的篮子,里面装着各式各样、甜咸口味的新鲜面包。面包是我每天必备的粮食,以前我住在大城市里,必须亲自到面包店去购买。所以,现在有新鲜的面包送上门,真是太好了。

学习数算

我儿子正在学从一数到十,他每件东西都要数,从玩具到树木,几乎全都数过一遍。他所数算的东西有很多是常被我忽略的,例如上学途中看到的野花,或我的脚趾头。

再接再厉

我的儿子很喜欢阅读。如果他阅读的书籍超过学校指定阅读的数量,学校就会颁发一张奖状给他。这样的鼓励,促使他继续保持阅读的好习惯。

馨香之气

有一位美国纽约的香水师宣称,她能辨识某些香水中的成分,猜出那款香水的制造师。她只要闻一下就能知道,这香水是哪一位大师的作品。

属乎上帝

我在18岁时得到了第一份全职工作,也学会了储蓄这个重要的功课。那时我努力地工作,并存够了一年的大学学费。不久,我母亲需要紧急开刀治疗,我发现我银行里的存款正好足够支付手术费。

警醒祷告

从我房间的窗口眺望,可以看见墨西哥1700公尺高的绵羊山(Cerro del Borrego)。在1862年,法军入侵墨西哥。当时墨军驻守于绵羊山顶上,而敌军则驻扎在欧瑞扎巴公园。然而,墨军将领疏于防范,于是法军趁墨军熟睡时,一举攻上山顶,导致两千名墨军士兵不幸阵亡。

因为我爱祂

在我丈夫出差回来的前一天,儿子对我说:“妈妈!我希望爸爸赶快回来。”我问他为什么,我以为他可能会说:爸爸每次都会带礼物回来,或是想和爸爸一起玩球。但是,我猜错了。他慎重认真地回答我说:“我希望爸爸快点回来,因为我爱他!”

相关主题

> SC-FGSL-ODB

爱的礼物

几年前,年仅七岁的女儿送我一个小礼物,那是由一根鞋带圈住五个小木块的钥匙圈。如今,鞋带已经磨损,木块也已碎裂,但木块上的字“爸爸我爱你”已刻在我的心版上。

爱的语言

当年我祖母来到墨西哥宣教时,西班牙语学得很辛苦。有一天,她上菜市场,在购买肉类时,她把购物清单交给女店员说:“我的西班牙文不好,也许要你向老板稍费唇舌。”老板听到了,却以为我袓母要买牛舌,当时祖母也没发现,直到回家后才知道买错了。她可从来没有煮过牛舌呢!

伟大的牺牲

威廉·史泰德(W.T.Stead,1849-1912年)是著名的英国记者,以报导有争议性的社会议题而闻名。他发表的两篇报导,强调邮轮的救生艇不足,严重威胁乘客的安全。讽刺的是,当铁达尼号于1912年4月15日撞上冰山的那天,史泰德正好也在船上。根据一份报告指出,当时史泰德帮助妇女和儿童搭上救生艇,过后他将自己的救生衣也让给别人,并让出自己在救生艇的位子,牺牲自己的生命,让他人得以获救。

> 灵命日粮

共享的宝藏

在1974年3月,几名中国农民在凿井时,竟挖掘出惊人的发现。他们在陕西省临潼县干燥的土壤下,发现一批兵马俑。这些追溯到公元前三世纪,按照真人尺寸制成的塑像,包括了8,000名士兵、150匹战马,以及130辆驾驭520匹马的战车。此后,这些兵马俑遗址成了中国著名的观光景点,每年都吸引超过百万人前来参观。这些曾经掩埋在地底数百年之久的珍宝,现已成为世人共享的宝藏。

深远影响

几年前,我跟妻子在英国偏远的约克郡谷地的民宿过夜。当天入住的还有四对素不相识的英国夫妇。晚饭后,大家坐在客厅里享用咖啡,有人问:“您从事哪一行?”于是,大家开始聊起自己的工作。当时我是慕迪圣经学院的校长,我以为他们没人知道这所学院,及其创办人慕迪(D. L. Moody)。可是我一提到校名,他们立刻惊讶地问:“是慕迪跟桑基(Ira Sankey)的慕迪圣经学院吗?”还有人说:“我们有一本桑基写的赞美诗,我们全家经常弹唱他所写的诗歌呢!”120多年前,布道家慕迪与他的搭档福音歌手艾拉·桑基,曾多次在英伦三岛举办布道会,我真没想到,至今他们的影响力依然存在。

新的生命

父亲的话让拉维深受伤害。“你真是失败!你让家族蒙羞!”和其他才华洋溢的兄弟姐妹相比,拉维被视为家中的耻辱。他尝试在运动方面有所成就,结果也做到了,但仍觉得自己是个失败者。他常想:我有什么前途吗?我真的一无是处吗?能不能干脆毫无痛苦地死掉?这些念头总是在他的脑海盘绕,但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他的文化背景不允许他诉苦,因为男儿有泪不轻弹,打落牙齿和血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