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介绍

查看所有

文章 guestauthor

以爱心传扬真理

分享基督的福音

分享福音,是我们与他人之间最重要的对话。而分享的方式与分享完整的内容同样重要。要传递着改变生命的信息,意味着我们要成为众人谦卑的仆人,要了解对方所担心和关切的事,并要有创意地找到一扇敞开的门,向他们表明,耶稣基督就是他们所要寻找的答案。然后,我们就可以分享福音:我们因为罪而与上帝隔离,但耶稣已经为我们成就了一切,让我们可以与上帝和好。

我们的上帝是谁?

不同人对上帝有不同的看法。有人认为上帝只不过是股力量,没有位格也没有感情。有人认为上帝遥不可及,无法认识。人们对上帝的看法受到文化传统的影响,地区不同,种族不同,对上帝的概念也不同。当然,不相信有上帝的也大有人在。而你呢?你觉得上帝是谁?

约翰福音3章16节开宗明义说「上帝……」,这个字非常重要,因为经文一开始就表明确实有上帝。上帝不但存在,祂还创造了你和我(创世记1章1 节)。而我们之所以有感情、有意志,正因为你我是按照祂的形象受造(创世记1章27节)。单单这一点,就足以证明上帝绝对不是一股没有感情的力量。

上帝有位格、有感情,意思是祂能跟你我建立关系,我们也能认识祂。彼得前书5章7节说:上帝顾念我们,哥林多后书5章20节说:上帝希望与我们和好,可见上帝的心意正是要我们来认识祂。这是何等大的恩典!

所以即便我们悖逆(罗马书5章8节),但上帝依然锲而不舍,主动拯救,使我们脱离罪恶的咒诅,不再失丧绝望。

这就是我们的上帝。能邀请人一起来认识祂,真是何等荣幸!

古道今声

很多人都阅读圣经,但却觉得圣经不易理解,也不知如何将其中的真理与教导应用在每日生活中。这本小册子摘录自古杰克所著的英文书《英语圣经》 (Applying the Bible),其中提供了阅读圣经及理解真理的方法。对于一些常见的圣经难题,他所提供的方法能帮助你克服障碍,明白上帝的话语与我们生活在现今文化的人有何关联。

古杰克是美国密西根州大湍市贝克出版集团(Baker Publishing Group)的执行副忠裁兼发行人。他曾撰写多本英文研经工具书,如《活用圣经全接触》(Taking the Guesswork Out of Applying the Bible)。

世界之光—经历圣诞的光辉

在圣诞节期里,我们当中有许多人,常常为了选购家人或亲友的礼物而烦恼,结果对圣诞节不再感到喜悦,也不那么期待了。这本探索丛书是摘录自达恩‧ 薛华( D an Schaeffer)的著作《寻找圣诞真谛》(In Search Of The Real Spirit Of Christmas)。在本书中,达恩会带领我们寻回那我们所失去的、奥妙又难以言喻的喜悦。我们因自己有限的认知,而深陷于困惑晦暗之中,当这晦暗的心遇见了这神奇故事的世界之光时,你今年的圣诞节将会过得比往年更加光彩明亮。──马汀•狄汉二世(Martin R. De Haan II)

相关主题

> SC-FGSL-ODB

爱的礼物

几年前,年仅七岁的女儿送我一个小礼物,那是由一根鞋带圈住五个小木块的钥匙圈。如今,鞋带已经磨损,木块也已碎裂,但木块上的字“爸爸我爱你”已刻在我的心版上。

爱的语言

当年我祖母来到墨西哥宣教时,西班牙语学得很辛苦。有一天,她上菜市场,在购买肉类时,她把购物清单交给女店员说:“我的西班牙文不好,也许要你向老板稍费唇舌。”老板听到了,却以为我袓母要买牛舌,当时祖母也没发现,直到回家后才知道买错了。她可从来没有煮过牛舌呢!

伟大的牺牲

威廉·史泰德(W.T.Stead,1849-1912年)是著名的英国记者,以报导有争议性的社会议题而闻名。他发表的两篇报导,强调邮轮的救生艇不足,严重威胁乘客的安全。讽刺的是,当铁达尼号于1912年4月15日撞上冰山的那天,史泰德正好也在船上。根据一份报告指出,当时史泰德帮助妇女和儿童搭上救生艇,过后他将自己的救生衣也让给别人,并让出自己在救生艇的位子,牺牲自己的生命,让他人得以获救。

> 灵命日粮

毫无拦阻

几年前,一位朋友邀我一起去看职业高尔夫球赛。初次参与这样的盛会,我不知道会碰到什么情况。没想到当我们一抵达球场,就立即收到赠品、文宣资料和导览地图。最令我感到受宠若惊的,莫过于在球赛结束后,我们还可以进入贵宾专属的休憩区,能好好地坐下来享受免费的美食。按理我是没资格进入贵宾专属招待区,但关键就在我的朋友,因他的缘故,我也得到完全相同的礼遇。

全心全意!

迦勒是“全心全意”的人。他和约书亚并其他十位探子,窥探了应许之地后,向摩西和以色列全会众汇报。迦勒说:“我们立刻上去得那地吧!我们足能得胜”(民数记13章30节)。但其他十位探子却说,他们不可能成功。尽管上帝已应许,他们却只看到阻碍(31-33节)。

有盼望

在2002年的一场车祸,我们失去了年仅十七岁的女儿梅莉莎。即使过了这么多年,我仍会陷入“如果”的思潮。有时在忧伤中,我会想起那年六月的傍晚,如果能将一些事重新安排,悲剧也许就不会发生,梅莉莎说不定就会平安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