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介绍

查看所有
David Roper

罗大卫

罗大卫(David H. Roper)曾牧会30余年,目前负责管理美国爱达荷州一项事工(Idaho Mountain Ministries),专为牧师或传道夫妻提供一个安静退修之处。他喜欢钓鱼,以及跟妻子卡洛琳在山林溪谷边漫步。

文章 罗大卫

随手行善

有人说,美国作家爱恩·贺伯(Anne Herbert)曾于1982年在某家餐厅的餐垫上写下:“随心随手行善、流露美好行为。”自此,影片及文学作品便开始宣传这样的情操,使“随手行善”成为我们常用的词汇。

小睡片刻

好几世纪前,一位名叫亨利·德班维的苏格兰牧师曾经提到,在他的牧区里,有一位住在偏远地区的老姐妹,很渴望亲眼看看苏格兰的首府爱丁堡。但她迟迟不敢踏上旅程,因为火车必须经过一个又黑又长的隧道,才能抵达目的地。

常存恩慈

小时候,我最喜爱阅读李曼·法兰克·鲍姆(L. Frank Baum)创作的奥兹国系列童话故事。最近我看到鲍姆附有插图的原作《奥兹国的林奇汀奇国王》(Rinkitink in Oz),不禁莞尔。他笔下的林奇汀奇国王诙谐滑稽,又是个好心肠、豪迈直爽、热心善良的人。书中年轻的印加王子对这位国王的形容最为贴切,他说:“他心存恩慈,待人温柔,这远比有智慧来得好。”

年老却喜乐

几年前,我偶然地读到希腊作家伊良(Aelian)的作品,提到公元二世纪的钓鱼轶闻:“在波洛卡与帖撒罗尼迦两地之间有一条河,河里有许多身上有斑点的鱼(也就是鳟鱼)。当地的钓客为了增加渔获量,便设计一个诱饵。他们在鱼钩上绑着深红色的羊毛和两根羽毛后,再掷入河中。果然,河里的鱼被鲜艳的颜色所吸引,一口咬住鱼饵。”(摘录自《论动物的特性》)

畅饮河水

查罕达山矗立在爱达荷州我家北边,高耸的山坳里静卧着一个冰川湖。若有人要前往冰川湖,就须行经巨岩与碎石路,攀上陡峭裸露的山脊,这实在是一条艰困的登山路径。

每一站

在阅读圣经时,我们可能会不假思索地就跳过民数记33章。从表面看来,这一章不过是一长串的地名,记载以色列人从埃及的兰塞起行,跋涉到摩押平原的过程。然而这一章必定是重要的记载,因为民数记中唯有这一段写道:“摩西遵着耶和华的吩咐,记载……”(2节)

这个恩赐

好几年前,我写了一篇关于我收集各式拐杖的散文,当时我想也许有一天我也会用到这些助行器。果然,这一天来了。如今各种背部问题和周边神经病变,让我行走时需要使用三轮助行器。我不能健行也不能钓鱼,许多原本会让我开心的事情我现在都不能做了。

受造之美

爱德华·艾比(Edward Abbey)曾担任犹他州拱门国家公园的管理员,他将那几年的经历写成《旷野旅人》一书。艾比对于美国西南方栩栩描摹的巧语,让这本书值得一读。

雕琢

我和妻子于1995年在维吉尼亚州见到包恩,他是位出色的雕刻家,可惜已在2002年过世。包恩的作品简直就是原物的翻版,他说:“雕刻一只鸭子很简单,你只要看着木头,想着鸭子的样子,然后除去所有不像鸭子的部分就行了。”

相关主题

> SC-FGSL-ODB

爱的礼物

几年前,年仅七岁的女儿送我一个小礼物,那是由一根鞋带圈住五个小木块的钥匙圈。如今,鞋带已经磨损,木块也已碎裂,但木块上的字“爸爸我爱你”已刻在我的心版上。

爱的语言

当年我祖母来到墨西哥宣教时,西班牙语学得很辛苦。有一天,她上菜市场,在购买肉类时,她把购物清单交给女店员说:“我的西班牙文不好,也许要你向老板稍费唇舌。”老板听到了,却以为我袓母要买牛舌,当时祖母也没发现,直到回家后才知道买错了。她可从来没有煮过牛舌呢!

伟大的牺牲

威廉·史泰德(W.T.Stead,1849-1912年)是著名的英国记者,以报导有争议性的社会议题而闻名。他发表的两篇报导,强调邮轮的救生艇不足,严重威胁乘客的安全。讽刺的是,当铁达尼号于1912年4月15日撞上冰山的那天,史泰德正好也在船上。根据一份报告指出,当时史泰德帮助妇女和儿童搭上救生艇,过后他将自己的救生衣也让给别人,并让出自己在救生艇的位子,牺牲自己的生命,让他人得以获救。

> 灵命日粮

共享的宝藏

在1974年3月,几名中国农民在凿井时,竟挖掘出惊人的发现。他们在陕西省临潼县干燥的土壤下,发现一批兵马俑。这些追溯到公元前三世纪,按照真人尺寸制成的塑像,包括了8,000名士兵、150匹战马,以及130辆驾驭520匹马的战车。此后,这些兵马俑遗址成了中国著名的观光景点,每年都吸引超过百万人前来参观。这些曾经掩埋在地底数百年之久的珍宝,现已成为世人共享的宝藏。

深远影响

几年前,我跟妻子在英国偏远的约克郡谷地的民宿过夜。当天入住的还有四对素不相识的英国夫妇。晚饭后,大家坐在客厅里享用咖啡,有人问:“您从事哪一行?”于是,大家开始聊起自己的工作。当时我是慕迪圣经学院的校长,我以为他们没人知道这所学院,及其创办人慕迪(D. L. Moody)。可是我一提到校名,他们立刻惊讶地问:“是慕迪跟桑基(Ira Sankey)的慕迪圣经学院吗?”还有人说:“我们有一本桑基写的赞美诗,我们全家经常弹唱他所写的诗歌呢!”120多年前,布道家慕迪与他的搭档福音歌手艾拉·桑基,曾多次在英伦三岛举办布道会,我真没想到,至今他们的影响力依然存在。

新的生命

父亲的话让拉维深受伤害。“你真是失败!你让家族蒙羞!”和其他才华洋溢的兄弟姐妹相比,拉维被视为家中的耻辱。他尝试在运动方面有所成就,结果也做到了,但仍觉得自己是个失败者。他常想:我有什么前途吗?我真的一无是处吗?能不能干脆毫无痛苦地死掉?这些念头总是在他的脑海盘绕,但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他的文化背景不允许他诉苦,因为男儿有泪不轻弹,打落牙齿和血吞。